國際
大陸

幽默是剛需!新冠疫情大家需要「共鳴」 陸脫口秀節目收視量破億

脫口秀 奇葩說 吐槽大會
幽默是剛需!新冠疫情大家需要「共鳴」 陸脫口秀節目收視量破億

脫口秀節目漸成大陸民眾的新寵,《脫口秀大會》第3季受歡迎。(圖/取自新浪微博@脫口秀大會官微)

近年來,發源歐美的脫口秀節目漸成大陸民眾新寵,《奇葩說》、《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等節目廣受歡迎。據統計,《脫口秀大會》第3季平均每期播放量超1.1億,節目播出期間共拿下97個微博熱搜。北京、上海、深圳、成都、西安等地的線下脫口秀俱樂部也如雨後春筍破土而出。

一項名為《2018中國年輕態喜劇受眾消費大數據報告》顯示,在當下快節奏的生活中,78%的城市居民明顯感受到生活壓力大,影視綜藝和遊戲等休閒娛樂活動成為他們的首選減壓方式,而在各種影視或綜藝節目中,搞笑幽默類的內容最受追捧。

「連宇宙都有盡頭,但是北京的地鐵沒有」、「世界以痛吻我,你扇他巴掌啊」、「我買一個人生哲理,左拐也是一種右拐」等《脫口秀大會》節目中誕生的金句,在社交媒體廣泛傳播。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商家願意為幽默買單。大陸各大品牌商已經瞄上了脫口秀節目,許多脫口秀節目的贊助商名單越拉越長。

美式喜劇短視頻平台「混逗騾」創始人張海洋表示,脫口秀在大陸的走紅原因很簡單,「幽默是剛需」,他可以透過共鳴幫我們消解掉一部分生活的殘酷。

舉辦「慕思睡前寵粉大會」的慕思寢具總裁姚吉慶指出,雖然大陸國內脫口秀尚為新興行業,但熱愛並願意投身於此的人並不少,正是基於這些演員的努力付出,脫口秀文化才能一步步走進大眾視野,實現「出圈」的傳播效果。姚吉慶說,脫口秀節目的走紅,與當下人們壓力越來越大有關。

姚吉慶表示,今年疫情肆虐對社會心理造成創傷,而脫口秀可以用喜劇方式解讀嚴肅的生活議題,並用幽默化解負面情緒,給予年輕人有價值、有方向的引導,讓大家卸下隱形的壓力,睡得更好一點。

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文藝學講師、獨立戲劇創作人、評論人孔德罡說,中文互聯網語境下的脫口秀已經成為當代青年群體最易接受和傳播的語言喜劇形式。以美式「單口喜劇」形式為表演基礎,以5分鐘為時限,以現場聆聽觀眾的投票為依據,以嚴苛的選秀競賽為流程模式的脫口秀綜藝,完全是從大陸的語境內部獨立發展出來的,世界其他地方鮮有其例。

每一期《脫口秀大會》的播出都伴隨著輸出觀點和價值觀的段落,被剪輯成短片登上熱搜,為喧囂的中文網路討論空間提供新一輪的水花與流量,這種中國特色的「脫口秀」。

當今觀眾對於情緒「共鳴」的需求,已經超越對脫口秀本身表演個性的需要。與其說互聯網的傳播力量促使年輕一代人的笑點和審美日漸扁平和趨同,不如說脫口秀從業者們尋找到了有針對性的、更加階層固化的情緒共鳴方式。

孔德罡說,對於工作的厭倦,對加班的厭惡,對於老闆的負面情緒,作為乙方對甲方的憤怒與無奈,對於掌握權力者的不滿,對於某些社會現象的疑惑與質疑等,在這個生活吐槽大會的操演邏輯裡,喜劇性實際上是退居二線的,攻擊性(冒犯)和對大眾負面消極情緒的抒發,占據了更加重要的位置,「好笑」的評判標準逐漸讓位於情緒的「共鳴」。

當今觀眾對於情緒「共鳴」的需求,已經超越對脫口秀本身表演個性的需要。與其說互聯網的傳播力量促使年輕一代人的笑點和審美日漸扁平和趨同,不如說脫口秀從業者們尋找到了有針對性的、更加階層固化的情緒共鳴方式。

一個「憤怒」的脫口秀演員,如果其觀點被觀眾認同,對情緒的煽動力量是難以估量的,因此極力打造能夠激發「共鳴」的共性內容,成為當前脫口秀創作的必然選擇。

脫口秀 奇葩說 吐槽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