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和楊惠姍一起打坐養生 張毅病逝甜蜜過往成追憶

張毅 楊惠姍 打坐養生
和楊惠姍一起打坐養生 張毅病逝甜蜜過往成追憶

金馬導演張毅和妻子楊惠姍相守34年感情甜蜜。(圖/本報資料照片)

金馬導演、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10月27日傳出病危消息,妻子金馬影后楊惠姍10月29日透過琉璃工房臉書為丈夫集氣祈福,祈求菩薩分一點張毅的痛給她,令人看了心酸不捨,但張毅仍在11月1日清晨在楊惠姍、女兒張源,及家人們的陪伴下辭世,享壽69歲。楊惠姍感謝這幾日來自全球各地朋友的關心集氣與助念,後續相關事宜安排處理中。

張毅能編能導,很早就展現才華,1979年在報紙連載小說《源》受好評,與張永祥一起改編拍成電影《源》,拿下第28屆亞太影展最佳編劇奬,評論家認為,張毅的文字是「張愛玲、白先勇之後,少見的中國文字風格」。張毅之後與楊德昌、陶德辰、柯一正等合作拍《光陰的故事》四段式電影,開始導演生涯,而《光陰的故事》也是台灣新浪潮電影的代表作。張毅先後創作《玉卿嫂》、《我這樣過了一生》、《我兒漢生》及《我的愛》等經典作品,其中的《玉卿嫂》、《我這樣過了一生》及《我的愛》被譽為「女性電影三部曲」。

張毅和楊惠姍、當時的妻子作家蕭颯在《我這樣過了一生》中合作,有鐵三角之稱,在片中,楊惠姍懷孕,因此需增肥20多公斤,《我這樣過了一生》一鳴驚人獲得第22屆金馬獎最佳影片,張毅獲金馬獎及亞太影展最佳導演獎,楊惠姍也憑藉此片繼《小逃犯》之後再度封金馬影后,張毅和蕭颯一起獲得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

張毅和楊惠姍因工作日久生情,蕭颯在1986年《我的愛》上映前,以題為《寫給前夫的一封信》的文章,揭露張毅婚外情,張毅和楊惠姍於是退出影壇。《我的愛》被美國紐約綜藝雜誌年鑒評選為台灣電影百年﹙1895-1995﹚十大電影傑作之一。

張毅和楊惠姍在拍攝《我的愛》時接觸到水晶玻璃,因此開始對琉璃的探索,1987 年,張毅與楊惠姍一同投入現代琉璃藝術創作,創立亞洲第一個琉璃藝術工作室「琉璃工房」。張毅和楊惠姍沿用漢代以來對玻璃的稱呼,將「玻璃」定義為「琉璃」,除了表達對思想和情感的自我定義與期許,更強調了民族文化的使命感,作品曾獲上海世博會中國館、中國美術館、法國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等收藏。美國紐約時報將張毅評論為「亞洲工作室玻璃運動之父」。

張毅年輕時罹患罕病高安氏症,曾進行腎動脈截換手術,又兩度因心肌梗塞動刀,3度在鬼門關前徘徊,卻也因為病痛讓他對生命有豁達的體悟,他曾灑脫說:「這樣活那樣活都是活一次,不要太在乎。」張毅曾表示靠吃素和打坐養生,和楊惠姍睡前有打坐的習慣,「她就唸大悲咒,我就數一到十」。兩人在一起34年來,感情始終甜蜜,張毅曾自爆和楊惠姍是韓劇迷,每晚會一起追劇,兩夫妻追起劇不輸年輕哈韓族,平均一週能看9部劇,「有一部韓國版的《深夜食堂》,我兩天就把20集看完!」楊惠姍則以「狼吞虎嚥」、「有什麼就看什麼」來形容自己對韓劇的狂熱,如今張毅離世,夫妻生活的鶼鰈情深成追憶。

張毅 楊惠姍 打坐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