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進擊的螯蝦4/預算審查期成物種防治空窗 經費沒到位縣府還向學校借錢

螯蝦 埃及聖䴉 林務局 綠鬣蜥 生態保育
進擊的螯蝦4/預算審查期成物種防治空窗 經費沒到位縣府還向學校借錢

外來種生物綠水龍在台灣山林肆虐,其攻擊力強食量又大,造成台灣原生種生物巨大災難。(圖/黃耀徵攝)

在台灣西部族群越來越大的外來物種埃及聖䴉屬於林務局管轄,林務局在110年度預算中,雖針對外來物種編列近二億元的預算,但該筆預算還同時要支應房屋租金、國外旅費、獎補助和研修等,以及持續支援移除埃及聖䴉工作,都已占掉大部分預算,但林務局負責主管的外來物種並不僅有埃及聖䴉而已,其他外來物種還能分配到多少研究、移除經費?至於也與外來物種防治有關的防檢局今年度預算,則仍集中在防治非洲豬瘟,無暇管到已經入境的外來物種問題。

南臺灣「綠鬣蜥」防治同樣束手無策,嘉義大學生物資源學系暨研究所助理教授陳宣汶帶領的團隊,多年來研究防治綠鬣蜥,許多研究生因綠鬣蜥議題與台灣本土生態有了更多的接觸與瞭解,使命感大增下,在研究之餘也常自告奮勇協助移除作業。

大安森林公園螢火蟲生態池已遭大理石紋螯蝦攻陷,隨便一撈就一大堆,相當驚人。(圖/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提供)
大安森林公園螢火蟲生態池已遭大理石紋螯蝦攻陷,隨便一撈就一大堆,相當驚人。(圖/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提供)

一位研究生告訴本刊,要觀察、移除綠鬣蜥,必須在夜間進行,配合綠鬣蜥習性,由於綠鬣蜥喜歡在靠山區、樹林多的地方,因此常常只能靠一支手電筒,慢慢尋找其蹤跡,南部天氣熱夏天溫度高、蚊蟲多,其實是相當辛苦的工作,但為了讓台灣生態更好,沒有人喊苦。

「嘉義縣政府也很有心要移除綠鬣蜥,但縣府財力有限,只能逐年編列預算,並仰賴中央補助。問題是,每到年底核銷預算的時段,往往也是進入綠鬣蜥繁殖高峰期之際,預算卻得面臨斷炊,大家都覺得很可惜」。陳宣汶說。他指出,不忍心見到縣府防治工作作一半,也不希望防治工作作作停停,研究團隊只好先向學校勻支經費確保替學生辦理保險,這段時間學生們就當成做「志工」,等到新年度縣府經費撥下後再歸墊。

但墊支僅能偶一為之,不可能變成常態,陳宣汶因此表示,當然樂見中央政府能給與地方更多補助防治外來物種,雖然他知道有些學者比較悲觀的認為「外來物種怎麼抓也抓不完」,但是國際上確實已經有撤底成功移除外來物種的成功案例,台灣若能比照埃及聖䴉有專案編組及預算,相信也可以複製法國徹底防治埃及聖䴉、紐西蘭移除外來種老鼠等成功經驗,加速讓綠鬣蜥密度下降至生態可容忍的程度,讓台灣原生種動植物可以永續存活。

生態保育的重要性,人人都能琅琅上口,面對外來種入侵威脅持續升高,台灣生態也面臨新一波挑戰,政府能否展現更多防治魄力,外界都在等著看。

螯蝦 埃及聖䴉 林務局 綠鬣蜥 生態保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