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倒霉夫妻2/裝修工程行拿錢搞失蹤 小夫妻花光積蓄苦喊:像被榨乾的白帶魚

詐騙 花蓮新城鄉 透天老宅 存證信函 國稅局 裝潢蟑螂 透天厝
倒霉夫妻2/裝修工程行拿錢搞失蹤 小夫妻花光積蓄苦喊:像被榨乾的白帶魚

小凱買的透天厝因工程行許姓負責人拿錢卻罷工,導致頂樓樓梯沒有屋頂,下雨天時水都會灌進家裡。(圖/讀者提供)

花蓮1對夫妻小凱、小梅,一直夢想能擁有自己的房子,2019年夫妻倆終於以貸款買下花蓮新城鄉1棟透天老宅,也花了100萬修繕,豈料,承諾半年完工的工程行許姓負責人,卻在收取4次工程款約95萬後開始擺爛,以各種理由拖延交屋時間、頻頻失蹤,300多萬買下的房子如今卻因工程停滯,屋內滿是青苔及蚊子,夫妻倆花光積蓄,有家卻歸不得,小凱無奈的說:「我就像一隻被榨乾的白帶魚,身上的油都沒了。」

小凱表示,他承諾要給家人1個完整的家,但卻遇上不斷拖延交屋、搞失蹤的工程行許姓負責人,小凱一邊擔心房子,同時要擔心懷孕的妻子,心力交瘁的他惡夢連連。而貸款買下的透天老宅,也因為施工到一半,頂樓未搭建鐵皮,雨水流入室內,還長了青苔,小凱說:「每次去看我們的家這幅景象,真的越看越心疼。」

而許男從原本答應的2019年底交屋,改口稱2020年7月交屋,結果再度跳票,無助的夫妻倆,寄發存證信函給許男,希望能夠到調解委員會調解。但調解日當天,許男卻帶著妻子出現,反責怪小凱夫妻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小凱說:「我告訴他(許男)如果沒有心要做我的房子,就把第2次的工程款全部還給我,我可以找別人做,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浪費彼此的時間。」

然而,許男卻表示自己會完成工程,且廚具也已定好只剩安裝,雙方因此決議10月底交屋,而許男若是未完成則必須償還所有已收取的工程款,許男還拉著妻子當保證人,並向小凱夫妻表示他的房子、車子、公司全都是在自己的名下,因此不用擔心找不到人賠償。

小凱與小梅花了百萬買房,卻因為遇到裝修蟑螂,讓一家三口有家歸不得,不僅要扛房貸、房租,還要應付各式大筆的生活開銷。(圖/讀者提供)
小凱與小梅花了百萬買房,卻因為遇到裝修蟑螂,讓一家三口有家歸不得,不僅要扛房貸、房租,還要應付各式大筆的生活開銷。(圖/讀者提供)

豈料,10月一到,許男再次失蹤,且未依約安裝任何廚具,也沒有依照調解書上交屋,小凱再次寄出存證信函,夫妻倆帶著年幼的孩子東奔西跑,持調解文件到國稅局查了許男的財產,才知道他當初信誓旦旦所說的名下財產,全是謊言。

本刊致電該工程行許姓負責人公司,接電話的男子表示無法聯繫到許男,記者留下電話後,直至截稿前仍沒有任何回應。

詐騙 花蓮新城鄉 透天老宅 存證信函 國稅局 裝潢蟑螂 透天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