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跨海橋偷工2/吃人夠夠!工程太黑心工人拒作 棄酬勞拿器材走人還遭包商告侵占

南星聯外橋樑 防鏽 明正營造 辰澤 鋅粉底漆 紅丹防鏽漆 環氧樹脂中塗漆 環境污染
跨海橋偷工2/吃人夠夠!工程太黑心工人拒作 棄酬勞拿器材走人還遭包商告侵占

承攬高雄南星聯外橋樑油漆及防鏽工程的鄭姓小包商指控,上游承包商為了盡快拿到工程款,竟要求他們在防鏽工程上偷工減料。(圖/宋岱融攝)

南台自貿港一軍的高雄「南星計畫區」唯一聯外鋼拱橋被爆偷工減料。據查,負責該鋼拱橋防鏽及油漆等修繕工程的承包商,為了早一點拿到款項,竟要求小包商省略三道防鏽工法,小包商不想昧著良心賺黑心錢放棄酬勞,拿回器材離開,事後竟遭到成傷提告侵占,小包商無奈說「簡直是吃人夠夠。」

本刊調查,該鋼拱橋由「明正營造」(明正)建造,總工程款1億8千萬元,已在2014年竣工,卻因周邊建設尚未完備,遲遲未通車。管理機關台灣港務公司高雄分公司去年檢查時發現,橋梁結構出現鏽斑,且面漆嚴重掉落,於是發包由「辰澤工程行」(辰澤)負責修繕,辰澤取得修繕工程後,再以180萬元發包給鄭姓小包商(鄭男)。

小包商鄭先生出示對話紀錄,顯示辰澤疑似要他省略幾道塗裝工法。而他拒做後,辰澤找來臨時工隨便上漆,如今橋面螺絲連接處已掉漆、出現鏽斑。(圖/宋岱融攝、讀者提供)
小包商鄭先生出示對話紀錄,顯示辰澤疑似要他省略幾道塗裝工法。而他拒做後,辰澤找來臨時工隨便上漆,如今橋面螺絲連接處已掉漆、出現鏽斑。(圖/宋岱融攝、讀者提供)

鄭男指出,由於該鋼拱橋臨海,如果沒有多道漆面保護,不但會影響原來的設計強度,也會縮短耐用性,甚至發生不可預期的意外,所以施作相當費工。

按照正常工法,施作防鏽和面漆之前,應先以高壓水刀或噴砂方式,徹底清除橋面上的鏽片、鬆屑、油脂、塵垢及一切有害附著物,直至鋼材露出光潔表面,並在規定時程內,才能噴上「鋅粉底漆」與「紅丹防鏽漆」,前者是為了讓日後噴漆時不易脫落,後者是在保護鋼材不受海水侵蝕;接著還得上一道「環氧樹脂中塗漆」,填補不平整的瑕疵,最後才會上2道灰白色面漆。

「辰澤一直催我們要在農曆年前完工,但防鏽、面漆的施作有時間性,哪可能1、2周就搞定?所以初期防鏽才施作3分之1,辰澤就叫我們直接上面漆,讓大家都傻眼。」鄭男接著無奈地說,辰澤還叫油漆工不用鋪設隔離布,無視底漆和防鏽漆直接掉進海裡,「這樣會造成環境汙染他們(辰澤)不知道嗎?」

鄭男表示,他與夥伴無法忍受昧著良心完成黑心工程,後來拒絕施工,結果因為沒完成塗層,辰澤就片面扣180萬元工程款,「所有的辛苦等於是做白工。」

鄭男表示,辰澤叫他們塗裝橋樑時不要使用隔離布,任由鋅粉漆或是防鏽底漆直接滴落造成環境污染,造成海邊的消坡塊都是油漆痕跡。(圖/宋岱融攝)
鄭男表示,辰澤叫他們塗裝橋樑時不要使用隔離布,任由鋅粉漆或是防鏽底漆直接滴落造成環境污染,造成海邊的消坡塊都是油漆痕跡。(圖/宋岱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