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生吃人肉、戀母情結道出脫序人性 韓國首位三大影展滿貫名導金基德因疫情客死異鄉

韓國 金基德
生吃人肉、戀母情結道出脫序人性 韓國首位三大影展滿貫名導金基德因疫情客死異鄉

《聖殤》劇照。(圖/可樂電影提供)

南韓導演金基德去年因新冠肺炎客死異鄉拉脫維亞,享年59歲。他其實是很早就在國際受到肯定的作者型導演,金基德念過軍校、神學院,至巴黎學習畫畫而後半路出家拍電影。作品通常成本不高,採取寫實路線,擅長透過底層人物,描寫人性與情慾最直接的愛恨掙扎,往往在電影中展現殘酷犀利的力道與痛楚,教人不忍直視。他從90年代起就在國際走紅,雖在南韓因性騷擾案與另類作風而毀譽參半,但仍被視為韓國最具代表性的創作者之一。

四月份「中山73」聚焦在2012年後的金獎作品讓影迷回顧。2012年榮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聖殤》,使他成為南韓首位坎城、威尼斯、柏林三大影展滿貫殊榮的導演,此片更接連奪下2012青龍電影獎最佳影片、2013大鐘獎最佳女主角及評審團特別獎。故事講述以暴力討債為生的男子,某天一名聲稱是自己生母的神秘女子出現,他從一開始的無情回絕到最後產生母愛依賴,但女子卻突然遭到綁架,越來越多不為人知的祕密開始被一一揭露。該片首映後被認為尺度大膽挑釁,甚至挑戰不倫禁忌,蔚為一時的國際影展熱門話題。

2014年的《莫比烏斯》也是影不驚人死不休的代表作品之一。描繪一名妻子得知丈夫出軌,悲憤交加地決定閹割熟睡中的丈夫未果,竟將屠刀指向兒子。兒子拖著殘缺的身體長大,性格也逐漸扭曲,多年後離家的妻子回來,與兒子竟開始產生曖昧情愫。具有挑戰倫理的敘事風格,當時除了再度入圍威尼斯影展正式競賽,亦入圍2013青龍電影獎最佳新人男演員。而2017年《困獸之網》則挑起敏感的南北韓議題,講述一名北韓漁夫不慎誤闖南韓水域,遭懷疑是間諜因而被拷問盤查,南韓政府不惜羅織罪行,宣稱為”解救”同胞脫離獨裁,要求漁夫輸誠轉向,但心繫親人還在北方的他在不願投誠,身心飽受煎熬。《困獸之網》以國界疆域對人性的限制與扭曲為題旨,透過影像做出了極具力量的政治隱喻,也一舉獲邀至威尼斯、多倫多、金馬等影展首映。

首度於台灣大銀幕映演的遺作2017年《末日飛船》,則是由張根碩主演,敘述一艘軍艦駛向大海,三教九流的乘客沉溺於酒精、毒品和性之中,人類的種種醜態盡現,整晚瘋狂施暴、縱慾之後,早上乘客一覺醒來,卻發現整艘軍艦飄浮在空中,不知身在何處、驚慌失措的乘客開始騷亂不安,艦上的存糧更只能撐一個月,孤立無援的情況下一切開始失控,人們開始為了生存而不擇手段。片中生吃人肉、隨意發狂殺人的行為,建構一個道德早已脫序的世界,宛如社會集體精神病的縮影。即便是金基德在南韓執導的最後一部作品,仍讓影迷見識到絲毫不減、特屬於金基德的風格—深度刻畫小人物面對階級困境的激進批判意識,每每驚世駭俗的批判力道與人倫禁忌,都與他一生的際遇和名聲同樣飽受爭議。

「中山73影視藝文空間」四月講座「來自社會底層的嘶吼—金基德」,邀來前台北電影節策展人、資深影評人塗翔文,引領影迷重溫這位影像犀利、飽受爭議卻在國際圈粉無數的電影大師。他提到金基德,如果看過他的任一部作品就知道他不是「正常人」,一定是經歷過許多轟轟烈烈的事情才能拍出這樣令人「不舒服」的作品。金基德拍片的特色是人員和金錢很少、速度很快,最高紀錄是兩到三天就拍完一部片。塗翔文也提到,他的作品常常挑戰人倫、暴力的極限,很注重底層邊緣人的故事,主角常是流氓、殺手、妓女,但也常對主流價值提出質疑,電影裡黑白是非沒有絕對,不倚賴語言和配樂,很簡單地用人物的情感去反映議題,同時也常善用空間與水的意象。

塗翔文也惋惜金基德導演的逝去,以他的年紀應可再拍出更多好作品,也推薦初次接觸的影迷可以依照《困獸之網》、《聖殤》、《末日飛船》、《莫比烏斯》這樣的順序觀影。而他也舉西方的拉斯馮提爾和台灣的楊德昌導演,與金基德分別作相似與相反的對照。前者和金基德一樣,很敢挑戰人性的極限,很多我們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竟跨越了道德界線,可以從他們的作品看到現實跟殘酷;後者則很不一樣,楊德昌講城市故事、處理中產階級,對台灣近代社會有很多分析跟針貶,和金基德極簡又講底層社會的風格渾然不同。

韓國 金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