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特輯

乞丐趕廟公1/士林夜市地主悲控遭惡意檢舉「逼拆」

士林夜市 攤商 地主 逼拆 國產署
乞丐趕廟公1/士林夜市地主悲控遭惡意檢舉「逼拆」

看著租賃多年的土地被要求解約並拆遷,陳先生滿臉無奈,感嘆前後租金繳交千萬,「誠實」的下場反被追殺影響生計。

士林夜市地主兼攤商陳老先生八年多前向國產署承租土地,並為協助弱勢無償出借使用,卻遭人惡意檢舉「違法轉租」、「不法牟利500萬元」,申訴無門後又突遭解約,臨時要求一個月內拆遷完畢,地主之子相當無奈,至今仍不敢告知高齡90、仍在住院的老父,大嘆「乞丐趕廟公」,繳交千萬租金反被追殺。

包含大東路與文林路101巷口這處L型土地,陳先生感嘆,當初「主動坦承」違建向國產署承租,沒想到好意卻惹來無止盡的風波。
包含大東路與文林路101巷口這處L型土地,陳先生感嘆,當初「主動坦承」違建向國產署承租,沒想到好意卻惹來無止盡的風波。

「唉…檢舉人跟媒體講的都是假的,我們前後付了一千萬租金,她付了什麼?只有一張嘴!」精神萎靡、口氣明顯流露出無奈的陳先生,帶著我們來到士林區大東路及文林路101巷口,他指著這塊L型土地,感嘆地指出,八年前向國產署租地,沒想到演變至最後卻成了跳進黃河也說不清的糾紛。

文林路101巷早期為大水溝,四十年前填平後成為攤商聚集之處。
文林路101巷早期為大水溝,四十年前填平後成為攤商聚集之處。

大水溝變平地 攤商進駐營生
文林路101巷過去原為大水溝,約莫多年前填平後,政府便提供該處予早市攤商營業。陳先生指出,其父親陳益堂位於大東路及文林路101巷口的屋子有鐵皮搭建加蓋,直至八年多前覺得白白使用國家土地多年不應該,便主動就加蓋部分進行承租,因戶籍位於大東路上,國產署雖因住家租金優惠將每月七萬餘元租金,降至六萬餘元,但仍追溯前五年使用之補償金,「光五年補償金我們就繳付三百八十餘萬,加上承租至目前八年四個月,前後已付了上千萬。」陳先生表示,若當初選擇繼續違規沉默,便不會有糾紛,也省下高額租金,但沒想到自己的「誠實」,卻因為惡意檢舉與媒體不實爆料,風雲變色。

陳先生強調,早市這群攤商早在其承租前便已存在,他不忍承租後趕人,無償讓攤商使用,卻遭檢舉轉租、不法牟利500萬元。
陳先生強調,早市這群攤商早在其承租前便已存在,他不忍承租後趕人,無償讓攤商使用,卻遭檢舉轉租、不法牟利500萬元。

不法牟利500萬?檢舉人扣帽引糾紛
陳益堂老先生後來遭顏姓女子向有關單位檢舉與媒體爆料,指控其不僅「違法轉租」,多年來並累積「不法牟利500萬元」,違背國有土地承租後不能再轉租的規定,讓陳家一時間飽受媒體圍剿,更遭國產署再以「非自用」追回194萬的租金優惠,後來更以「遮雨棚也算租用範圍」為由,再要求補繳兩百多萬使用費,突如其來變故讓陳先生焦頭爛額,至今仍不敢跟住院老父提及,而關於這些「指控」,他更感到無奈。

為了讓攤商能繼續擺攤,不影響生計,陳先生與攤商透過「雇傭關係」解決轉租爭議,然而審計部並不承認攤商切結書的效力。
為了讓攤商能繼續擺攤,不影響生計,陳先生與攤商透過「雇傭關係」解決轉租爭議,然而審計部並不承認攤商切結書的效力。

「我父親在未承租土地前,這些攤販便已在此早市擺攤,承租後我們秉著照顧弱勢族群的想法,並未向攤商收取任何租金,僅有其中三攤因需要使用遮雨棚與水電,收取一些合理補貼,連租金都沒收,因此何來500萬不法暴利可言?」陳先生解釋,按照正常作法,他大可圍地趕人,只是如此一來,市井攤商生存便出問題,他甚至於去年協調會時,建議國產署讓他透過「雇傭關係」破解轉租難題,「國產署當時也同意,但我沒想到這樣的好意卻變成最後解約的主因。」

面臨老父親臥病在床、租金追繳超過四百萬,加上一紙公文要求當月拆遷,陳先生心力交瘁,希望審計部與國產署能夠釐清事實,還陳家一個清白。
面臨老父親臥病在床、租金追繳超過四百萬,加上一紙公文要求當月拆遷,陳先生心力交瘁,希望審計部與國產署能夠釐清事實,還陳家一個清白。

陳先生秀出門諾基金會匯款證明指出,他後來以「士林早市愛心市集」名義,要求每個攤位以每月2000元盈餘作為愛心捐款,並未再收取任何金錢,且都取得攤商們的切結書,但後來審計部卻表示攤販的僱用關係切結書不足以證明僱用關係事實,並要求附上薪資轉帳及勞健保投保證明。陳先生無奈嘆氣,想不到原本想透過雇傭關係來幫攤商解套求生存,最後卻作繭自縛,反成啞巴吃黃蓮的投訴無門。

陳先生提出匯款證明,表示並未收取攤商費用,而是將愛心市集盈餘捐出作為捐款。
陳先生提出匯款證明,表示並未收取攤商費用,而是將愛心市集盈餘捐出作為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