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時事

哥哥遭弟割頸斷氣 母庭上求法官輕判「只剩一個兒子」

桃園
哥哥遭弟割頸斷氣 母庭上求法官輕判「只剩一個兒子」

去年桃園徐姓男子將鐵捲門斷電後在家午睡,他的哥哥爬窗進屋卻被徐男割斷氣管致死,桃園地方法院考量徐男患有思覺失調症,將他判刑15年。(圖/報系資料照片)

去年桃園徐姓男子將鐵捲門斷電後在家午睡,他的哥哥爬窗進屋卻被徐男割斷氣管致死,桃園地方法院考量徐男患有思覺失調症,將他判刑15年,上訴後,台灣高等法院召開準備庭,徐的母親哭訴只剩一個兒子,求法官輕判。

這起殺人案導因徐的父母回家後等不到開門,轉請鎖匠開門,發現大兒子死在屋內,檢警調查後發現,徐男殺死哥哥後從後門逃離現場,桃園地院將徐男判刑15年。

高院13日進行準備程序,徐男說他當時在屋內睡覺,聽到有人開窗以為是小偷,才持刀殺對方,否認殺害自己親哥哥;徐的母親則說,已經失去大兒子,小兒子還要關這麼久,請求法官能輕判小兒子,讓其去醫院治療,且判輕一點。

桃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