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
精品

細數GPHG錶界奧斯卡入圍(四) 複雜功能男錶

GPHG 手錶 錶界奧斯卡 複雜功能 男錶

日內瓦鐘錶大賞2018年頒獎典禮現場。(圖/GPHG提供)

GPHG最早只有「複雜功能」單一一個獎項,後有因為市場大量擴張,才分出男女和計時、曆法、創新等等不同項目。而「男性複雜功能(MEN’S COMPLICATION)」向來是最受重視的項目,因為它最能表現傳統機械錶的價值與獨到之處,反映在市場上也是最熱門的。但這個獎項也是最難評斷的,根據GPHG大會公布的標準,它包含所有傳統或創新的複雜功能及指示方式,從簡單的兩地時間、碼錶、萬年曆到超複雜,只要不符合基本款為主的最佳男錶和獨特機械結構(Mechanical Exception)兩個獎項,都可以報名參加。兩地時間和陀飛輪究竟要怎麼比較優劣,可能評審團自己也説不出個所以然來。

Audemars Piguet/Code 11.59 Minute Repeater Supersonnerie(圖/GPHG提供)

無論如何,隨著幾屆競爭加上針對計時等特定功能新獎項的增加,錶廠也逐漸形成默契,傾向只有陀飛輪、問錶這兩種傳統高階複雜功能會來競逐,結合三種以上的超複雜通常會報名參加獨特機械結構,這讓競賽規則變得比較明確一點,同樣的功能,如果內部結構有特別的改良或是視覺配置特殊者,會有較大的機會出現。

Czapek Genève/Place Vendôme “Ombres"(圖/GPHG提供)

依照這個原則,ZNEITH用兩組陀飛輪分別控制走時和計時,雖然相似概念有過前例,但以陀飛輪取代一般擒縱的實際作法卻是首創,得獎機會頗高。愛彼、雅典和江詩丹頓的入圍錶款純屬改款,愛彼的Supersonnerie機芯之前裝在皇家橡樹錶殼裡,甚至已經得過獨特機械結構獎項,這次就可能機會不大。至於Czapek Genève及D.Candaux外觀上確實有獨立製錶的強烈風格,就看評審眼中,獨立製錶熱潮和傳統大廠品牌價值的份量熟輕熟重了。

D.Candaux/DC6-Solstice(圖/GPHG提供)
Ulysse Nardin/Freak X(圖/GPHG提供)
Vacheron Constantin/Overseas Tourbillon(圖/GPHG提供)
Zenith/Defy El Primero Double Tourbillon(圖/GPHG提供)
GPHG 手錶 錶界奧斯卡 複雜功能 男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