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魏德聖《臺灣三部曲》 重現400年前台灣生活樣貌

魏德聖 臺灣三部曲 重現 台灣 生活樣貌
魏德聖《臺灣三部曲》 重現400年前台灣生活樣貌

《臺灣三部曲》美術陳設的細節必須經過多次的討論。(圖/米倉影業提供)

魏德聖導演團隊傾全力打造的《臺灣三部曲》今釋出「美術設計-西拉雅篇」花絮,為重現400年前西拉雅族的生活樣貌,光搜集考據資料就是龐大工作,接著展開建部落、造溪流等工程,負責西拉雅組的美術指導周志憲坦言:「每個電影都會遇到很多問題,我就是來解決問題,只是這個案子問題特別多、特別大。」

《臺灣三部曲》分別從西拉雅人、漢人、荷蘭人三個角度講述400年前發生在台灣這塊土地的故事,仰賴美術組透過陳設打造年代氛圍,當中西拉雅部落從零到有的建造過程是最大挑戰。西拉雅組美術指導周志憲曾參與《賽德克·巴萊》有過類似實戰經驗,但他笑說:「這次故事年代比《賽德克·巴萊》更久遠,考察文獻的難度也高上好幾倍。」

第二度與魏導工作,周志憲形容導演「是個蠻頑強的人」,並表示:「魏導非常有想法,每次跟他報告進度,心裡都是緊張的,不過他做決策也很果斷,身為領導者有這樣的特質很棒。」對魏導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製作《賽德克·巴萊》的某個夜晚,在宜蘭山上一個滿天星空的停車場,魏導突然講起自己為什麼要拍電影,周志憲說:「魏導講故事的方式雖然很平實,沒有特別修飾,但聽起來很美,那個夜晚至今仍讓我難以忘懷。」

《臺灣三部曲》的美術團隊十分堅強。(圖/米倉影業提供)
《臺灣三部曲》的美術團隊十分堅強。(圖/米倉影業提供)

周志憲大約10年前就知道《臺灣三部曲》的計畫,從最初在辦公室看到美術氛圍圖,到現在接近開拍,部落、村落逐漸成形,他表示:「一般人沒有進來工作或是看到這個規模,可能無法想像,我們真的有機會做到。」同時將近八、九個場景在動工,美術組承受不小的壓力,尤其年代久遠,保留文獻並不完整,使得資料考據難度大增,只能藉由清代人、荷蘭人的古畫等,抓出400年前西拉雅人的色彩與定位。

西拉雅美術組首要挑戰是在高雄南星計畫區打造佔地300公頃的「麻豆社」聚落,光平面圖就來回修改20、30次,除了建築物本身,房舍周圍的植物也是不可忽略的重點,包括植物種類、種植位置與房子比例都對整體呈現有極大影響。周志憲不諱言:「要做出原始部落的感覺,其實很難,導演對植物的要求都是合理的,不到高,因為植物可以襯托出部落的原始故事性。」

周志憲(左)與魏德聖導演等人勘景。(圖/米倉影業提供)
周志憲(左)與魏德聖導演等人勘景。(圖/米倉影業提供)

除了植物,美術組甚至要挖水池造碼頭,還要人工造出一條溪流,周志憲講起《賽德克·巴萊》當時跨國合作從韓國人、日本人身上學到許多經驗,那些養分都能應用在《臺灣三部曲》,卻又笑說:「我不是土木專家,對造溪流超陌生,但概念是先挖再說吧,不挖開做測試也不知道最終會怎樣,很多線索都是一個個解開的。」至於許多人好奇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實景搭建,難道不能用CG解決嗎?周志憲表示,這部電影就是要反應真實,如果演員全在一個綠幕前演戲、對話,情緒、情感一定會有問題,當然考量到預算,有些地方也會與CG配合,雙方合作找出最好的模式。

魏德聖 臺灣三部曲 重現 台灣 生活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