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曾因擴大篩檢做學術研究被打壓 疫情終究「還」了他遲來的公道

曾因擴大篩檢做學術研究被打壓 疫情終究「還」了他遲來的公道

(圖/林士傑攝)

連續數日,確診爆發,疫情蔓延中南部,有張熟悉的臉孔又重新進入大眾視野,就是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

隨著在地葡萄商家族感染擴大,又波及千人婚宴,葉局長愈見頻繁地舉行記者會,宣布匡列作為,公布確診者足跡,並且冷靜地回答記者問題,也細心地安撫民眾。

但你還記得,在此之前,他因為擴大篩檢做學術研究,是如何地被中央打壓,被移送政風,被側翼追殺,被網軍霸凌,最終在鏡頭前近乎向陳時中「討饒」,請求高抬貴手,兩度哽咽說自己「只是想為防疫多做一點事」。

直到萬華疫情爆發,台北市長柯文哲下令設站快篩,這才讓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過去把頭埋在沙裡的顢頇露了餡,擴大篩檢有其必要,我們竟然長時間蒙著眼睛打仗。

結果,所有曾經張牙舞爪的側翼,職業正好是醫師的黨工們,要不是不見人影,要不就是顧左右言他,隔江猶唱後庭花,教大家減肥。

終究是疫情,還了葉彥伯局長一個遲來的公道,而更令人敬佩的是,他有沒有出來邀功?有沒有出來討拍?沒有!他還是繼續如他所信仰的做好本份,繼續試著「為防疫多做一點事」。一個國家推崇什麼樣的典範,往往就是這個國家興衰的徵象。

對了!

我昨天也去接受快篩了,因為工作性質得到處奔波,擔心家人,也想保護所有與我接觸的好朋友。

我不是「普篩仔」,也不是「柯韓粉」,更不是「中共同路人」,只是一個想陪孩子長大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