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
精品

細數GPHG錶界奧斯卡入圍(八) 獨特機械結構獎

錶界奧斯卡 獨特機械結構 GPHG Mechanical Exception Innovation

日內瓦鐘錶大賞2018年頒獎典禮現場。(圖/GPHG提供)

獨特機械結構(Mechanical Exception)這個獎項,根據GPHG說明,只要是「創新或複雜的顯示方式、活動人偶、報時、履帶傳動的機芯,或是任何原創或獨特的鐘錶學概念」,都可以報名參加。之前我們已經介紹了男性及女性複雜功能錶的入圍名單,這兩個獎項並不限制創新設計參加,所以和獨特機械幾乎沒有實際差別,只是最佳複雜功能更偏向傳統一點而已。

之所有設立這個獎項,基本上是用要取代之前的「創新(Innovation)」獎。從設計的角度來看,真正的創新應該要同時包含實質功能和外觀形式兩個層面,但在製錶業能達到其中一項就已經很不容易了。通常都是機械結構、原理相同,只是改了在錶盤上的配置,或用視窗代替指針這種非常表面的形式手法,所以才會改用「獨特」這樣更廣泛的標準。

而所謂的獨特也有很多不同的表現方式,愛彼入圍的皇家橡樹乍看沒什麼不同,機芯厚度由4.31mm驟減到2.89mm,成為世上最薄的自動萬年曆,表現的是製作難度上的獨特。寶格麗的Octo超複雜結合陀飛輪、萬年曆、三問、大小自鳴,再加上碳纖維錶殼對報時音質錦上添花,雖然不是首創,但是市場稀有性及零件結構複雜程度來論,也是當之無愧的獨特,但從創新的角度就很難與雅典、江詩丹頓及URWERK相提並論。

01
AUDEMARS PIGUET/Royal Oak Selfwinding Perpetual Calendar Ultra-Thin(圖/GPHG提供)
02
BVLGARI/Octo Roma Grande Sonnerie Perpetual Calendar(圖/GPHG提供)

江詩丹頓首創史上核心振頻高低切換的結構,類似手機待機省電的概念,將儲能時間由正常的4天延長到65天,實用性自不待言。URWERK的AMC採用寶璣大師Sympathique的子母鐘概念,日間佩戴的手錶晚上可以放在原子鐘的台座上,進行自動校時。它比寶璣更厲害的地方是,Sympathique只是調整懷錶上的指針指示位置,AMC則是連機芯內部擺輪的振頻快慢一併微調,讓傳統機械錶在使用上與現代科技完全結合。

05
URWERK/AMC(圖/GPHG提供)
06

 

 

而雅典今年有兩款不同的Freak,分別入圍最佳男性複雜功能及獨特機械結構兩個獎項。Freak本身在現代製錶裡就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存在,首先它是對傳統旋轉擒縱結構的另類詮釋,首創將機芯主結構變成時間指示,更是業界第一只使用矽材質零件的手錶。延續這樣的創新脈絡,Freak NeXt採用新開發「飛行振盪器(flying oscillator)」及一體成形的錨式均力擒縱,探索現代科技(矽)在傳統鐘錶學上更大的運用潛力,加上它是不對外販售的概念錶,看在行家眼裡,肯定不是只用獨特就能形容的。

04
ULYSSE NARDIN/Freak NeXt(圖/GPHG提供)

相對在外行人眼裡,今年最特別的應該是GENUS GNS1.2,只見錶盤上複雜奇怪的零件結構,恐怕連怎麼看時間都搞不懂。錶盤最外圈的數字配合9點鐘位置的箭頭指出小時;12個帶有菱形箭頭的小圓錐會沿著中央兩個轉盤所構成的8字形軌道繞行,最靠近第一個圓錐上白色箭頭的數字就代表分鐘的十位數(所以其個11個藍色箭頭純粹是作效果用的),分鐘的個位數則由3點鐘的數字顯示。設計這只GENUS的Sébastien Billières最擅長這類奇特的時間顯示裝置,曾受僱於URWERK,為HARRY WINSTON製作Opus 5,所以有些錶友或許會有deja vu的感覺。雖然實際功能也就只有指示時鐘和分鐘而已,但獨特性絕對不在其他入圍者之下。

03
GENUS/GNS1.2(圖/GPHG提供)
錶界奧斯卡 獨特機械結構 GPHG Mechanical Exception Inno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