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疫變運毒路3/前科男抄心經在家裝乖 透過視訊軟體販毒約拍性愛片樣樣來

疫變運毒路3/前科男抄心經在家裝乖 透過視訊軟體販毒約拍性愛片樣樣來

不少販毒集團為因應疫情,改以網路招攬生意,以視訊議價及討論交易地點。(圖/本刊繪圖組)

疫情升級3級警戒後,酒店、夜店和KTV等較常被毒販利用的通路,都被迫暫時歇業,有毒販不甘坐以待斃,除了利用通訊軟體的視訊功能招攬毒蟲下單,還趁機進行性交易,一位專責毒品案的檢察官憂心地表示,「疫情改變了毒品銷售模式,檢警更難查緝!」

北市警方曾查獲住在桃園的楊姓男子,涉嫌透過LINE招攬毒品生意,並以視訊議價、討論交易地點,充分利用了社群軟體的「優點」;而為了逃避查緝,他則以情趣用品的名稱當成毒品的暗號。此外,若買家是女性,楊男還會自稱是毒品大盤商,自我哄抬身價後再進一步邀約出遊或性交易。

警方搜索楊男住家時,在他的書桌底下查獲安非他命、K他命、FM2(約會強暴丸)、春藥和吸食器等證物。警方懷疑,他除了兼賣春藥,還涉嫌和網友交流自拍的色情影片。

據悉,楊男早有毒品前科,遭逮獲時仍是有案在身的交保期間。更離譜的是,他為了不讓十分寵溺他的母親發現自己還在做壞事,經常抄寫、背誦心經,努力營造改過向善的形象,真的是欺人欺佛。

在警方破獲的大宗毒品案中,有毒販利用通訊軟體販毒,以隱晦的代號當作毒品暗號,更模仿起百貨公司樓層介紹文宣。(圖/報系資料照)
在警方破獲的大宗毒品案中,有毒販利用通訊軟體販毒,以隱晦的代號當作毒品暗號,更模仿起百貨公司樓層介紹文宣。(圖/報系資料照)

此外,高雄警方在網路巡邏時,發現黃姓和陳姓男子,在楠梓一帶利用通訊軟體,發出販毒資訊,招攬毒蟲,販毒的範圍囊括整個大高雄,還自行成立外送平台,以租賃車為外送毒品的交通工具,進行「毒品外送」服務。

警方潛入黃、陳等人的毒品群組後,透過長期跟監埋伏,趁黃、陳等人外出購買毒品返家之際攻堅,當場查獲含有第2、3級毒品的咖啡包,共286包(毛重共2200公克),還有疑似毒品口膠糖54包,及K他命等證物,市值約10多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