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大條

【體力有凍頭1】會完女友猛哈啾 直擊!周湯豪夜夜夜戰

周湯豪 比莉 雀斑小姐 打噴嚏 婁峻碩 CHING G SQUAD
【體力有凍頭1】會完女友猛哈啾 直擊!周湯豪夜夜夜戰

本刊直擊雀斑小姐拉著行李箱走出周湯豪工作室後,周湯豪隨後離開,神情疲憊還拉下口罩猛打噴嚏。(圖/本刊攝影組)

周湯豪憑著在YouTube突破1億點擊率的神曲〈帥到分手〉,攀上事業高峰。近日結束宣傳期的他,休閒生活也是行程滿滿,白天當個乖兒子陪媽媽比莉血拚用餐,晚上則經常與友人相約夜店同歡,甚至一晚連趕數攤,可說夜夜夜戰,而和他傳過訂婚消息的「雀斑小姐」,更被本刊直擊從周湯豪的工作室離開!看來周湯豪把友情、親情和感情全都顧牢牢!

十月十八日晚間八點四十五分,周湯豪結束育達高職的校園演唱會後,搭乘一輛休旅車前往台北市大安區,在他的工作室附近下車。直到隔天下午一點五十分,周湯豪才走出門口,與一名女子幾番耳語叮嚀,接著目送對方拉著行李走到巷口搭車離去。本刊記者原以為周湯豪有了新戀情,但仔細比對後,發覺該女子竟是曾和他傳過訂婚消息的網紅「雀斑小姐」。

雀斑小姐離開工作室不到一分鐘,周湯豪緊接著出門,身上穿的和前晚一模一樣,全身包得密密實實。期間他頻頻脫下口罩猛打噴嚏,感覺相當虛弱,前一夜應是在工作室奮戰多時,才會如此疲累。

從工作室返家後,周湯豪休息到晚上七點多時,又變身一尾活龍出門趴趴走,一身時尚裝扮的他,獨自前往台北市通化街的酒吧。三個小時後,周湯豪和饒舌歌手婁峻碩一同離開,兩人邊走邊聊,步行至周湯豪工作室所在的大樓。直到凌晨兩點,兩人才出門搭計程車,前往信義區的知名夜店,與稍早在通化街酒吧同歡的友人會合。

夜晚行程滿滿的周湯豪,19日晚上先是和友人在通化街的酒吧外騎樓聊天,半夜又趕場到信義區的夜店。(圖/本刊攝影組)
夜晚行程滿滿的周湯豪,19日晚上先是和友人在通化街的酒吧外騎樓聊天,半夜又趕場到信義區的夜店。(圖/本刊攝影組)
夜晚行程滿滿的周湯豪,19日晚上先是和友人在通化街的酒吧外騎樓聊天,半夜又趕場到信義區的夜店。(圖後排中-婁峻碩,圖後排右-周湯豪)(圖/本刊攝影組)
夜晚行程滿滿的周湯豪,19日晚上先是和友人在通化街的酒吧外騎樓聊天,半夜又趕場到信義區的夜店。(圖後排中-婁峻碩,圖後排右-周湯豪)(圖/本刊攝影組)

過了大約半小時,周湯豪和一票友人走出夜店,他與婁峻碩搭程計程車離開,回到自家附近的便利商店,邊聊邊嗑超商的食物,這一聊又是一個多小時,直到凌晨四點多才各自回家休息。兄弟倆天南地北聊個沒完,顯然私交很不錯,體力也很驚人。

其實早在十月十日,本刊也曾直擊周湯豪的過人精力,他在陪母親比莉逛街三小時後,回家換裝打扮又再獨自出門,前往十月十九日他現身的通化街酒吧。期間周湯豪騎著友人的單車,在附近繞了一圈便回到店內,不久又和兩名女子一同上了友人的賓士車;一行人離開酒吧後,竟直奔基隆市七堵去接朋友,顯見他對朋友非常重視。朋友上車後,賓士車便原路折返回酒吧,眾人直到清晨五點才解散,周湯豪獨自回返家休息。

隔天,周湯豪於晚間七點外出,前往饒舌團體「CHING G SQUAD」的發片派對,並和友人到大安區一家餐酒館用餐。吃完飯後,一行人在門口聊得眉飛色舞,接著徒步走進一家SPA館紓壓,經過約兩個半小時,眾人在凌晨一點半轉戰到通化街的酒吧續攤,到凌晨兩點半才各自返家休息。

周湯豪和友人11日在大安區吃完飯後,邊聊邊散步到SPA館紓壓。(圖/本刊攝影組)
周湯豪和友人11日在大安區吃完飯後,邊聊邊散步到SPA館紓壓。(圖/本刊攝影組)
周湯豪和友人11日在大安區吃完飯後,邊聊邊散步到SPA館紓壓。(圖/本刊攝影組)
周湯豪和友人11日在大安區吃完飯後,邊聊邊散步到SPA館紓壓。(圖/本刊攝影組)
新專輯宣傳期結束後,周湯豪近來的通告以時尚趴或校園演唱為主。(圖/報系資料庫)
新專輯宣傳期結束後,周湯豪近來的通告以時尚趴或校園演唱為主。(圖/報系資料庫)
周湯豪 比莉 雀斑小姐 打噴嚏 婁峻碩 CHING G SQU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