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海上監獄1/台北港「活體漂流」21個月 外籍船員餓到跟釣客討魚吃

德運輪 奈奈翁 欠薪 破產 外籍民事合約糾紛 打地鋪 蚊蟲咬 協力廠商
海上監獄1/台北港「活體漂流」21個月 外籍船員餓到跟釣客討魚吃

德運輪在台北港已停泊將近2年,由船東「惡意遺棄」,船員們遭欠薪千萬、有家歸不得,他們的衣物因長期無法更換,已出現大洞。(圖/趙文彬攝)

國內新冠肺炎疫情露出曙光,緬甸疫情卻依然嚴峻,加上軍政府政變,當地民眾生活苦不堪言,而德運輪緬甸籍船長奈奈翁(音譯)此時本該是妻小最堅強後盾,但他和其他7名外籍船員卻因船東惡意欠薪,被遺棄在台北港長達21個月,晚上睡甲板,還一度得向釣客討魚維生,處境宛如「海上孤兒」,更有人曾絕望到跳海,船員如今只盼船東能出來面對,讓他們可以早日回家。

本刊於7月14日上午抵達台北港,奈奈翁已率領其船員在甲板等候,他們的衣物因長期無法更換,袖口衣角已出現大片破洞,而當日天氣晴朗、萬里無雲,在太陽底下站五分鐘就已全身冒汗,船艙內並無冷氣,全船8人只能靠1台小電扇苦苦支撐,船上生活之艱辛讓人難以想像。

德運輪船艙的冷氣故障多時,8名船員白天只能靠一台小電扇對抗高溫,經常熱到發暈,在船艙內奄奄一息。(圖/讀者提供)
德運輪船艙的冷氣故障多時,8名船員白天只能靠一台小電扇對抗高溫,經常熱到發暈,在船艙內奄奄一息。(圖/讀者提供)

「一般人過一天都受不了的日子,我們過了一年半。」奈奈翁透過僑生張如明翻譯表示,德運輪是雜貨輪,他在2019年1月上船,一路到仁川、香港和高雄等地載運貨物,並於同年十月抵達台北港,船員在台生活由自稱船東友人的賴男負責,船東聲稱2019年底將結清薪水,又以疫情為由拖延至今,2020年開始更是不發薪水,積欠總額至今已近千萬元。

而船東在外聲稱破產,還曾有買家來看過船,卻疑似因船隻太過老舊而買賣破局,航港局曾找來船東在台代表協商,該代表態度強硬,表示只願出3成薪資,船員們不甘努力付諸流水,雙方談判破裂,船東則擺爛至今。

由於德運輪在台北港的停泊費用都有繳納,且船上有人就能靠港,此案又屬外籍民事合約糾紛,雙方皆非國人,台灣各單位鞭長莫及,船員處境宛如海上孤兒,只能等待船東「大發慈悲」出面解決,甚至大陸籍船員阿樹(化名)甚至在自覺前途無望下二度輕生,所幸皆被及時救起。

船上生活到底有多苦?阿樹說,賴男每半個月會來補給一次,但送來的食物量不足,往往到月底就不夠果腹,只能麵條拌鹽巴「將就吃」,船長還得向釣客懇求魚獲好讓船員補充營養,輪船晚上為省油而斷電,唯一的電風扇也不能使用,全組人只能到甲板打地鋪,每個人都被蚊蟲咬的叫苦連天,太陽一出來又要立刻回房內,連好好睡覺都是奢望。

為了省油,船員們一到晚上便關起電扇,跑到甲板睡覺,忍受蚊蟲叮咬,連睡個好覺都是奢望。(圖/讀者提供)
為了省油,船員們一到晚上便關起電扇,跑到甲板睡覺,忍受蚊蟲叮咬,連睡個好覺都是奢望。(圖/讀者提供)

此外,船員們未通過檢疫,人身自由被限制在船艙和甲板間,每日睜眼舉目所及只有茫茫大海與水泥鋪成的堤防,與台灣相處21個月,卻始終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對家人椎心刺骨的思念更是每分每秒都在侵蝕著船員的心,船東更疑似打定主意要「耗下去」,想逼他們放棄薪資主動回國。

「一年多沒拿錢回去,我兒子才3歲,老婆只能把房子賣掉養家。」奈奈翁提到,緬甸政局紛亂且疫情嚴峻,妻子在走投無路下變賣家產,另名船員的太太也出售房屋,帶著2名年幼女兒搭帳篷度日,他們身為家中頂梁柱,看著妻兒受苦卻無法相助,大家自責氣憤,常躲著偷偷哭泣、幾乎崩潰。

即使船東將他們無情拋棄,奈奈翁對船隻和船員仍有強烈責任感,其手掌還在保養船時受傷,至今仍留下蜈蚣般蜿蜒的傷痕,他們唯一的希望是船東能拿出誠意協商,好讓他們結束這段惡夢般的旅程,能夠早日重返家人的懷抱。

賴男公司回應,大陸籍船東近日曾向船員表示,月底將結清船員薪水,最好的情況下將給足全額,最差也會支付6成到8成薪資,而賴男只是船東在台協力廠商,無法代替船東發言,後續也將向船東追討代墊款項。

德運輪 奈奈翁 欠薪 破產 外籍民事合約糾紛 打地鋪 蚊蟲咬 協力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