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人物

新住民好苦1/三級警戒圍封68天! 日拚14hr吃剩食度日

剩食 新住民 按摩 失婚 做黑的 三級警戒 補助
新住民好苦1/三級警戒圍封68天! 日拚14hr吃剩食度日

六合夜市沒了往日的觀光人潮,近來甚至有高達40多間店面降價出租,卻仍乏人問津。(圖/宋岱融攝)

歷經二個多月的三級警戒,不僅業主受不了,社會底層勞工也喘不過氣,新住民的生計更是雪上加霜。本刊實地走訪數名新住民婦女,有人為了餬口,每天工作十四個小時自製糕點販售,有人則靠著賣場剩食溫飽全家。這些飄洋來台落地生根的「油麻菜籽」,面對「二級警戒加強版」即使憂心忡忡,但為了家人,始終甘願搏命求生!

「總算可以做生意了!」身材纖瘦的小雁(化名)拉起厚重的鐵門,採訪當天正好是她二個多月以來,第一次重開按摩店。

十年前,小雁從越南嫁到屏東,約四年前離婚,目前和前夫共同扶養十四歲的女兒。失婚初期為求溫飽,小雁白天在鋁工廠打工,晚上在按摩店當學徒,假日還去參加美容課程,「在阿嚕咪(台語「鋁」)工廠上班時,常被割到流血,皮都裂開,幾乎每天去急診室縫針。」小雁以拗口的中文一邊說著,一邊摸著手指上的痂痕。

小雁指著空蕩蕩的按摩床說,自從5月停業以來,生活陷入困境,紓困補助拿來繳房租,也早已用完。(圖/宋岱融攝)
小雁指著空蕩蕩的按摩床說,自從5月停業以來,生活陷入困境,紓困補助拿來繳房租,也早已用完。(圖/宋岱融攝)

在省吃儉用下,小雁二年前在屏東市租下一棟屋齡逾四十年的透天厝,並花了四十萬元裝潢,開始經營按摩店,但過程並不順遂,先是不明人士多次在店門口聚集,接著又有警察上門懷疑店內「做黑的」,她認為應該是同業不滿市場被瓜分而發出的「警告」。

「去年八、 九月疫情爆發之後,有時連一個客人也沒有,宣布三級警戒後更無法營業,一直在吃老本。」小雁回憶五月十九日宣布三級警戒當天,傍晚六時左右,一名顧客前腳剛走,門外就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原來是派出所管區來下最後通牒,「警察告訴我,如果再幫客人按摩就要罰錢了,我只好馬上取消下一位客人。」

「政府雖然補助了三萬元,但我一個月的房租和水電費就要二萬元了,我也沒有田可以種,這陣子真的不知道能做什麼賺錢?」小雁希望三級警戒千萬不要捲土重來,否則真的會坐吃山空。

剩食 新住民 按摩 失婚 做黑的 三級警戒 補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