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就是不願講清楚 一張接種順序表掩護「特權與插隊」

BNT 台灣民意調查基金會 游盈隆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疫苗
就是不願講清楚 一張接種順序表掩護「特權與插隊」

首批輝瑞BNT疫苗今天早上由盧森堡國際貨運航空班機載運,6時59分運抵桃園國際機場。(圖/張文玠攝)

台灣民意調查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批評,BNT接種決策,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成立以來,做過「最愚蠢,最粗糙,最令人氣憤的」,足以走上街頭抗爭的決策之一。

我部分同意,理由有三:

一、 將可供混打的mRNA疫苗,優先施打於染疫風險較低的青年學生,讓染疫,重症,與死亡風險較高的年長者持續苦等第二劑,但從風險控管與社會成本的角度思考,年輕人染疫,輕症甚至無症狀的機率高;年長者染疫,重症或者死亡的風險都大,還可能引發壓垮醫療量能的連鎖效應。

二、 國際上關於「防疫韌性」,「疫苗覆蓋率」的計算與評比,都是以至少接種兩劑,取得相對完整保護力的人口。但台灣追求的卻是接種過第一劑的人數,然後就藉以「驕其妻妾」。這在公衛上沒太大意義,卻是內宣的好題材,試想「20%人口有保護力」,與「70%的人接種過疫苗」,哪個聽起來比較威風?但威風卻無助防疫,又是政治凌駕專業!

施打疫苗示意圖,圖為圓山花博接種站。(圖/林士傑攝)
施打疫苗示意圖,圖為圓山花博接種站。(圖/林士傑攝)

三、 民進黨政府用一張接種順序表,掩護特權與插隊,如今BNT疫苗到貨,百姓都擔心又被「做掉」。但民進黨政府面對質疑聲浪,不是力求公開透明釋疑,卻是斷章取義,公布所謂造冊清單,藍營縣市「官員」打的最多。結果被點名的彰化,雲嘉等縣市紛紛自清,那都是真正在第一線奔走,協助檢疫隔離者餐食,收垃圾的鄰長們,而且指揮中心老早同意!這心態與手法,就不免更讓人懷疑,如果不是為了掩蓋貓膩,又何必以攻擊取代防禦,抹黑取代釋疑。

而之所以「部分同意」,「部份不同意」就在於,我並不完全反對讓年輕人接種,因為真正理想的狀態是,每位台灣人都能在醫學專業的指引之下,接種到國際認證,且能自由選擇的疫苗。所以我實在不忍見到,政府造的孽,沒有準備充足的疫苗,人民卻弱弱相殘,彼此數落誰不該先打。

終究,不根據科學決策,沒採購並催到足夠疫苗,才是禍首,即便是特權,也該譴責訂出規則掩護的人,而不是任何族群或者職業別。

BNT 台灣民意調查基金會 游盈隆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