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官員逼死我爸3/缺錢就來找麻煩 原墾農女兒控:把我們當肥羊宰

黃文基 林務局 黃漢 黃煥宗 國有地 拆屋還地 日月潭發電廠 黃齡鋒 造林 擺攤賣香腸 輕生抗議
官員逼死我爸3/缺錢就來找麻煩 原墾農女兒控:把我們當肥羊宰

黃文基次女黃齡鋒指控,早年的林務局官員缺錢就會來「找麻煩」,這早已是當地公開的秘密。(圖/張文玠攝)

南投縣魚池鄉原墾農黃文基不滿林務局多年來索討祖傳土地,上月底選擇輕生抗議,黃文基次女黃齡鋒控訴,林務局長期的「追殺」行動讓父親身心俱疲,官員早年更時常上門「找碴」,要求父親給「回饋」,父親送錢送車只求能保住自己的家,如今卻被判拆屋還地,在心灰意冷下才會走上絕路。

黃齡鋒表示,其祖先原本在日月潭擁有大片土地,日治時期因興建發電廠而被迫搬遷,國民政府時期並未償還土地,不識字的祖父黃煥宗因而以造林為名,與林務局簽訂租約。

黃齡鋒提到,黃家所在的土地屬於旱地,只能栽種果樹等經濟作物,但林務局每次來便開始挑東揀西,稱阿公和父親沒有盡到保育職責,而在違建觀念還不興盛的60、70年代,官員更是不時會來找麻煩,指他們擴建的遮雨棚等設施不合規定,裝腔作勢的要將租約收回。

黃家被判拆屋還地,黃文基三子黃鍾賢(左)其實已買好房子要奉養父母,但黃文基不捨祖宗基業,上月底輕生抗議。(圖/讀者提供)
黃家被判拆屋還地,黃文基三子黃鍾賢(左)其實已買好房子要奉養父母,但黃文基不捨祖宗基業,上月底輕生抗議。(圖/讀者提供)

「官員不直接收鈔票,會說你去找誰,他『很厲害』,能幫你們解決問題。」黃齡鋒回憶,長輩們怕土地真的被收走,對官員都唯唯諾諾、不敢反抗,官員們則會假意要「指點迷津」,安排他們去找某位有力人士「想辦法」,塞錢塞禮後便會安靜一陣子,等下次哪個大官缺錢再來找麻煩。

「我們家那時候連車都送了,爸爸才很不甘心。」黃齡鋒提到,家裡以前是賣伴手禮和給觀光客的點心,當時主要是日本遊客,父母半夜看到遊覽車來就要起來煮湯煮魚丸,一碗一碗的攢下積蓄,看起來生意興隆,其實也就圖個薄利多銷,卻也因此成為官員眼中的肥羊,這也早已是南投當地「不能說的秘密」。

黃家祖父黃煥宗在不識漢字的情況下,與林務局以造林為由簽訂租約,卻就此成為官員眼中的「肥羊」。(圖/讀者提供)
黃家祖父黃煥宗在不識漢字的情況下,與林務局以造林為由簽訂租約,卻就此成為官員眼中的「肥羊」。(圖/讀者提供)

黃齡鋒說,爸爸退休後,家裡人幫他安排一個香腸攤,讓他可以烤烤香腸、跟客人聊聊天,每次講到這段過往,他的心情都會沉重很久,原以為司法會還大家公道,沒想到最終仍落得要拆屋還地的下場,爸爸也因此走上絕路,希望用生命對這個「只許州官放火」的社會抗議。

林務局表示,對黃老先生的離開甚表遺憾,但根據黃家提供的證據,他們在清朝和日治時期只有土地的耕種權而非「所有權」,而黃家早年的確曾與林務局有過租約,但符合《國有林地墾地補辦清理作業要點》規定的部分不在此次拆屋還地範圍內,林務局是因黃家人後來又再擴建才要求他們拆屋,法院一審已判決要還地,預計9月二審開庭,林務局將會尊重法院判決結果。

黃文基退休後在家人的安排下擺攤賣香腸,並時常與客人談到被家族被欺壓的過往,他最終則選擇以生命抗議。(圖/讀者提供)
黃文基退休後在家人的安排下擺攤賣香腸,並時常與客人談到被家族被欺壓的過往,他最終則選擇以生命抗議。(圖/讀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