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3C

顛覆性產業1/目標打破社群「限制級規範」 OnlyFans挑戰內容網站霸主

專題 OnlyFans 疫情經濟 成人平台 社群守則 色情
顛覆性產業1/目標打破社群「限制級規範」 OnlyFans挑戰內容網站霸主

在這次疫情中,表現最為突出的平台,莫過於就是OnlyFans。(圖/翻攝自OnlyFans)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人們因為不能出門,連帶地帶動了線上成人平台的業績。其中,成長驚人的OnlyFans成為不容忽視的存在,國外媒體也不斷報導OnlyFans上的「創作者」是如何從主婦、長期失業者、卡債族等平凡素人晉身百萬富豪的故事。這一切的一切,都與OnlyFans的特殊制度「創作者經濟」有著直接的關係。

所謂的「創作者經濟」,也稱為「粉絲經濟」、「網紅經濟」,主要核心概念就是擺脫主流媒體的束縛,將創作者本身的作品直接提供給粉絲進行交易,只要雙方談妥價錢,粉絲還可以對創作者提出創作要求。而提供交易管道的平台,則要具備有「低抽成」與「完整金流」兩個條件。

在2016年時,「創作者經濟」的概念才剛開始成形,27歲的斯托克利(Timothy Stokely)跟時下一般人一樣沒事就會看看推特、刷刷IG,不同的是,斯托克利有著創業的雄心!他注意到有許多成人片女星會在社群平台上發表一些大尺度的影片與照片來吸引粉絲,但卻因為社群平台嚴格的「限制級規範」而備受打擊,於是,斯托克利創立了OnlyFans,希望讓「備受爭議的創作者」能更加自由。

在創立OnlyFans之前,斯托克利就有幾次創業的經驗。他在2011年時就曾研究過網路上「戀物癖」的群體,並針對這些特殊族群推出「GlamWorship」。之後也針對成人片明星推出「Customs4U」,讓粉絲可以透過這個平台,直接跟心儀的成人片明星索取一些客製化內容,「Customs4U」也被外界視為是OnlyFans的前身。

OnlyFans創辦人斯托克利。(圖/翻攝自IG)
OnlyFans創辦人斯托克利。(圖/翻攝自IG)

其實斯托克利一開始並沒有要把OnlyFans打造成成人內容平台,他只是想打造一個讓創作者可以感覺自由的平台,並提供創作者可以向粉絲(追蹤者)收取報酬的金流服務。創作者可以自行決定收費方式,不論是月費制、單曲制,甚至是免費公開自己的創作內容,僅收取粉絲的小費贊助,OnlyFans都有完善的付費機制,且抽成費用不高,因此一開始還有許多音樂家、歌手、畫家、攝影師等創作者加入。但由於OnlyFans對色情內容沒有限制,所以意外成為許多成人內容的付費出口。

上線3年,OnlyFans在2019年時用戶人數突破1000萬人,擁有高達6萬名創作者,成長速度已是相當驚人。但新冠肺炎及封城,讓OnlyFans更是獲得爆炸性成長,截至2020年12月為止,每月平均新增用戶為1500萬人,創作者人數也超過100萬人,交易量達到了約23億美元,利潤則接近4億美元;今年銷售額更預期可達59億美元,利潤上看12億美元。

由於大量的情色內容,許多人會把OnlyFans比喻為廉價版的PornHub或是成人版的IG,但相較於服飾到演員姿勢都是按照大數據來設計的PornHub,或是動不動就判定內容違規刪除帳號的IG,OnlyFans更重視創作者與粉絲的互動。小至為粉絲的朋友錄製祝福影片,大到按照粉絲腦袋中的幻想完成作品,有時不但能激出不一樣的創作火花,也能帶來更大的利益,對粉絲與創作者都是雙贏,也正是OnlyFans的成功之因。

專題 OnlyFans 疫情經濟 成人平台 社群守則 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