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題

星裡話/波波蓁陷低潮求助身心科 加入夜市幫:我還沒放棄!

波波蓁 夜市幫 Ciao俏女孩 身心科 安眠藥 大秦賦 阿爾發 交感神經失調 黃金歲月 楚宣 黃文星 盡力而為
星裡話/波波蓁陷低潮求助身心科 加入夜市幫:我還沒放棄!

波波蓁對自我要求高,曾因此壓力大到無法入眠只得求助身心科。(圖/林士傑攝)

波波蓁以女團「Ciao俏女孩」團長身分出道,抱著音樂夢的她對自己太過要求,坦言除了曾讓團員壓力大到討厭她之外,也因時常和別人比較,導致身心疲乏甚至無法入睡,加上前年和唱片公司解約後零工作陷入低潮,波波蓁當時只能求助身心科吃安眠藥。還好她的歌唱老師看出她的不對勁,勸她:「突破舒適圈不是要逼自己做到多困難或是多麼偉大的事情,只要天天進步一點點,累積起來都是自己的。」

「因為以前剛開始進入演藝圈,常常覺得自己憑著一股熱情進來,但是唱歌好像普通、跳舞厲害的大有人在、美不過人家、身高還特別嬌小,找不到自己的特色,不知道該怎麼跟別人競爭,但一直有一個站上舞台的夢想,所以一直沒放棄,只是競爭激烈,時常要跟別人比較,導致身心都很疲乏,甚至沒辦法睡著。」

波波蓁赴新疆拍攝《大秦賦》,穿上古裝的模樣毫無違和。(圖/波波蓁提供)
波波蓁赴新疆拍攝《大秦賦》,穿上古裝的模樣毫無違和。(圖/波波蓁提供)

「2019年離開阿爾發後我沒有經紀公司,當時零收入外還要花錢上歌唱、跳舞課,那時候每天都大概睡不到三小時,但都沒有累的感覺,應該是交感神經失調了。後來零散接戲客串,因為要到新疆拍《大秦賦》,怕狀態不好去看了身心科,但醫師沒有了解我的問題,直接開安眠藥給我,讓我狀況更糟,那種吃藥直接睡著的感覺很可怕,而且就算吃了藥我最多也只能睡四個小時。」

2019年因離開經紀公司零收入,波波蓁因為沒有目標、工作陷入低潮。(圖/林士傑攝)
2019年因離開經紀公司零收入,波波蓁因為沒有目標、工作陷入低潮。(圖/林士傑攝)

「拍戲回來之後,有天上歌唱課時一直唱不到對的音,老師發現異樣叫我先緩緩、要我要放輕鬆,她告訴我成功不是跟別人比較來的,而是比昨天的自己好一點,幸好我聽了她的話,學著把握好每一次我有的機會,加上接觸健力運動適時的紓壓,讓我心態保持健康,才有辦法一直到今日,我還沒有放棄!」

波波蓁(左一)與黃文星、楚宣、郭忠祐在八點檔《黃金歲月》裡組成夜市幫。(圖/民視提供)
波波蓁(左一)與黃文星、楚宣、郭忠祐在八點檔《黃金歲月》裡組成夜市幫。(圖/民視提供)
靠著歌唱老師的鼓勵,波波蓁學會放鬆做自己,反倒獲得更多正面評價。(圖/林士傑攝)
靠著歌唱老師的鼓勵,波波蓁學會放鬆做自己,反倒獲得更多正面評價。(圖/林士傑攝)

「我很幸運能加入《黃金歲月》和楚宣姊他們組夜市幫,其實第一天進劇組我非常緊張,還好文星哥、楚宣姊都很好笑,主動找我講話讓我比較自在,下戲後我們也都會繼續搞笑、玩鬧在一起很開心!不然我可能又要吃安眠藥了(哈哈)。現在我慢慢懂得觀眾緣還有自我特色這些,有時候不是努力就有的,很需要看機運,這樣想讓我比較放鬆,表現也更自然了!我看網友對我的角色評價也很正面。」

與劇組到海邊打沙灘排球慶功,波波蓁大方穿上比基尼秀身材。(圖/民視提供)
與劇組到海邊打沙灘排球慶功,波波蓁大方穿上比基尼秀身材。(圖/民視提供)

「作為藝人,目前還不敢說滿意我的狀態,例如表演上還要再努力、身材還可以再結實一點、皮膚可以再更好、生活作息要再規律點,也想多一點時間精進自己,再練練舞、或是能多上不同類型的節目或工作,更希望能接到代言,我還有很多很想完成的目標,不過我不至於太貶低自己,凡事都盡力而為,只期許自己越來越好,持續有不一樣的挑戰、更棒的作品呈現給大家。」

波波蓁如今樂觀看待工作,喊著:「我還沒有放棄!」(圖/林士傑攝)
波波蓁如今樂觀看待工作,喊著:「我還沒有放棄!」(圖/林士傑攝)
波波蓁 夜市幫 Ciao俏女孩 身心科 安眠藥 大秦賦 阿爾發 交感神經失調 黃金歲月 楚宣 黃文星 盡力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