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裸死奇案2/家屬控草率「沒用證物袋、未採指紋」 警:全依程序辦理

竹聯幫太極堂 八德分會 特種部隊 太極弘 中毒性休克 虐打 新興毒品 無外傷 毒打 偵查不公開 賭場恩怨 不採指紋
裸死奇案2/家屬控草率「沒用證物袋、未採指紋」 警:全依程序辦理

家屬表示陳男身上有多處瘀血,包括手臂上有明顯2條瘀痕,懷疑他是被報復或尋仇。(圖/家屬提供)

經營賭場、竹聯幫太極堂綽號「太極弘」的陳姓男子(38歲),8月20日返家途中失聯,接著在30多公里外的新竹山區被找到屍體,家屬發現他身上有多處瘀傷、懷疑生前遭人虐打,加上血液中含有新興毒品,質疑案情不單純,陳妻和陳弟更控訴警方草率辦案,手機未裝進證物袋,連車輛上的指紋都未採集,一味要求結案,簡直草菅人命。

據了解,陳男是特種部隊出身,身強體壯卻突然變成冰冷屍體,讓家屬難以接受,而法醫第一時間告知「陳男身上沒有外傷」,但陳弟幫哥哥穿壽衣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瘀青,包括屁股到大腿的大片紅色瘀青,以及手臂上有條狀黑色瘀痕,疑似曾遭受毒打。

陳妻曾調閱相關監視器,發現案發當天陳男熟門熟路飛車上山,當時手臂上並沒有傷痕。(圖/家屬提供)
陳妻曾調閱相關監視器,發現案發當天陳男熟門熟路飛車上山,當時手臂上並沒有傷痕。(圖/家屬提供)

再加上11月初出爐的驗屍報告,研判其死因為「中毒性休克致死」,陳男血液中被驗出新興毒品成分,但又被認定為「意外死亡」,家屬質疑說法不一、前後矛盾。

更奇怪的是,陳妻曾調閱附近監視器,清楚拍下陳男當天開車上山的最後身影,當時車窗開著,可以清楚看到陳男手臂上並沒有條狀瘀血,巧的是陳男上山的時間點,另有2輛車往山上開,其中1輛在陳男上山1個半小時後,下山離開,「我們已經把可疑的人、自己調的所有監視器畫面都交給警方,但想問相關細節,都被以『偵查不公開』,拒絕透露」,讓焦急找真相的陳妻相當不解。

不只如此,陳弟質疑整起事件疑點太多,推測哥哥可能是遭熟人設局,步向死亡陷阱。

首先,陳男多年來外出均有小弟隨行,但他當天連續加班後相當疲憊,竟獨自飛車10幾分鐘,前往與住家反方向的新竹山區,可能是被熟人約到該處。第二,陳男車子停在民宅前,在300公尺外找到遺體,而他的上衣和球鞋在另一處,但其腳底完全沒有傷痕,手機又在其他地方被找到,可能有人故布疑陣。

第三,附近鄰居曾聽聞3、4個人的吵架聲,甚至有人看到陳男揮手求救,當時狀況應該不單純。第四,陳男血液中驗出毒品反應,弟弟質疑為何要大老遠到山上吸毒,不如返家不是更隱密、舒適?

此外,陳男是賭場大總管,每日經手數百萬元,7月間曾有道上兄弟在賭場鬧出糾紛,而不到一個月,陳男竟陳屍新竹。家屬也懷疑陳男的死和賭場恩怨脫不了關係。

家屬認為陳男死因不單純,但警方辦案方式更讓他們傻眼。陳妻說警方找到老公手機後,她被叫到警局協助了解,但驚訝發現「我老公的手機竟沒用證物袋裝起來,就大辣辣地放在辦公桌上,感覺隨便人都能拿來看,如果上面原本有兇手指紋,怎麼辦?」

陳弟表示哥哥多年來出門都有小弟跟著,這次獨自上山卻送命,死後又被驗出血液中含有新興毒品,推測可能是被熟人設下圈套。(圖/張文玠攝)
陳弟表示哥哥多年來出門都有小弟跟著,這次獨自上山卻送命,死後又被驗出血液中含有新興毒品,推測可能是被熟人設下圈套。(圖/張文玠攝)

員警離譜辦案還不只這一件,陳弟表示,一開始警方告知要採集車上指紋,但是根本沒有鑑識人員出現,最後派出所要求家屬打開後車廂,陳弟特地去配了一把鑰匙從桃園送到新竹山上,豈料後車箱一開,所長拍了張照片後告訴他,「這樣可以了,車子可以領走了」,他痛批「這可能是命案,連指紋都不採集,警方這樣是不是太草率?」

針對該起命案,新竹縣警方表示目前案件尚在偵辦中,不便透露。對於家屬指控「未用證物袋」以及「未採指紋」,承辦的林姓員警表示,當時手機有用證物袋裝著,家屬也都在現場,不清楚為何有這樣的說法;而車輛指紋採集第一時間已由專人採證完畢,警方都有依照程序處理並未潦草辦案。

竹聯幫太極堂 八德分會 特種部隊 太極弘 中毒性休克 虐打 新興毒品 無外傷 毒打 偵查不公開 賭場恩怨 不採指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