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題

星品味3/「麋先生」喆安視鏡如命 逸凡抱棒當老婆

麋先生 金曲獎 The Ni9ht 今天我們長成什麼樣子 長成什麼樣子算愛情 喆安 聖皓 強尼戴普 約翰藍儂 眼鏡 藍芽耳機 掉進馬桶 逸凡 鼓棒 護身符 咖啡濾杯 夢幻逸品
星品味3/「麋先生」喆安視鏡如命 逸凡抱棒當老婆

麋先生曾拿下金曲獎最佳樂團,演唱和創作實力備受肯定。(圖/莊立人攝)

今年是麋先生成軍九周年,他們將於12月10日舉辦「The Ni9ht — 今天我們長成什麼樣子」線上演唱會,當天更將首唱9周年主題曲〈長成什麼樣子算愛情〉。麋先生的歌幾乎由喆安包辦作曲,最初也是他和聖皓組成了兩人團,再逐步發展成五人樂團。

「喆安、喆安」

「喆安?喆安!」

一件事情大約要重複兩次以上,才能確實傳達到喆安心裡。他做什麼事情都非常專心,有時沉浸在自己世界,不是故意的,太喜歡音樂了而已。

吉他手喆安是團員中唯一戴近視眼鏡的,他表示眼鏡就是他的生命。(圖/莊立人攝)
吉他手喆安是團員中唯一戴近視眼鏡的,他表示眼鏡就是他的生命。(圖/莊立人攝)

他是唯一戴近視眼鏡的團員,掛在臉上的物體,讓他充滿安全感,「感覺彈琴變特別帥了。」六年前購入的這副眼鏡,是木吉他手喆安的自信來源,可能因為,強尼戴普和約翰藍儂都戴過同款式。

這副眼鏡和強尼戴普、約翰藍儂同款,喆安相當喜歡。(圖/莊立人攝)
這副眼鏡和強尼戴普、約翰藍儂同款,喆安相當喜歡。(圖/莊立人攝)

兩眼近視都五百度,表演時戴隱形眼鏡會不會更方便?他搖搖頭,「我第一次戴差點拔不出來,而且我覺得自己不戴眼鏡很奇怪,很沒有安全感。」曾經表演到一半鏡框斷掉,他頓時僵在原地,不敢亂動免得眼鏡飛出去,緊張得汗涔涔。

「所以,如果要對付我,就把我的眼鏡摘掉就好。」認真暴露自己弱點的喆安,此時有點像一隻主動翻肚的倉鼠,「總之,眼鏡就是我的生命!」

喆安的藍芽耳機,據他表示曾掉進馬桶,撈出來後還在播放音樂。(圖/莊立人攝)
喆安的藍芽耳機,據他表示曾掉進馬桶,撈出來後還在播放音樂。(圖/莊立人攝)

在生命中扮演舉足輕重角色的還有耳機,以及結合錄音和耳機功能的迷你效果器,「用這個東西寫歌不會吵到別人,因為以諾睡覺很容易驚醒,有時外出表演和他住一間房,我就用這個錄下靈感。」

至於耳機,有運動習慣的喆安非常講求防水功能,現在使用的這對耳機有次不小心掉進馬桶,他連忙用手撈起,發現耳機還在播放音樂,讚賞不已;有潔癖的他還要強調一個重點:「我撈起耳機的時候,馬桶是乾淨的,我家的馬桶水乾淨到貓也會去喝。」

喆安會隨身攜帶的迷你效果器,隨時可以錄下寫歌靈感,也不怕吵到旁人。(圖/莊立人攝)
喆安會隨身攜帶的迷你效果器,隨時可以錄下寫歌靈感,也不怕吵到旁人。(圖/莊立人攝)

麋先生應該是個十分缺乏安全感的樂團,聖皓的墨鏡、喆安的眼鏡,鼓手逸凡也說,手上沒有鼓棒就沒有安全感。身為團裡唯一的人夫,逸凡睡覺除了抱老婆,還得抱著鼓棒睡才有安全感。

鼓手逸凡是團員中唯一的人夫,問到何時生子,他說順其自然。(圖/莊立人攝)
鼓手逸凡是團員中唯一的人夫,問到何時生子,他說順其自然。(圖/莊立人攝)

「這是我剛開始學鼓時買的鼓棒,當時也不知道什麼牌子,很隨性地選了它,我成為麋先生的一員後,竟然成為該牌網站上的代言人。從一個愛用者到為它背書,甚至也許能夠影響一些人,是很大的成就感。」

如今逸凡當然擁有更厲害的鼓棒,但當初的這一對,是至今出門都要帶在身邊的「護身符」,「出去表演我都要帶著它,演出前用它來暖身,還會抱著它睡覺,我已經習慣手上一定要握著東西,喜歡敲敲打打,會有安心感。」

逸凡買的第一對鼓棒,他外出時一定要帶著,否則沒有安全感。(圖/莊立人攝)
逸凡買的第一對鼓棒,他外出時一定要帶著,否則沒有安全感。(圖/莊立人攝)

喜歡喝咖啡的逸凡,近來收了一個咖啡濾杯,被形容是「濾杯界的夢幻逸品」,這濾杯缺貨許久,怎麼搜尋都找不到,九月時帶老婆去花東玩,隨性查了在地的一間特色咖啡小店,沒想到一進去,就看到夢寐以求的濾杯,「更巧的是老闆剛好有多一個,我立刻問他能不能割愛賣我。」看著得來不易的濾杯,一向穩重的逸凡難得面露得意之色,像匹咧嘴笑的長頸鹿。

家裡只有逸凡和老婆,因為嗜喝咖啡,專用的咖啡杯就收藏了十幾個,「喝咖啡這件事,就是我跟世界連接的方式,不管是認識新朋友還是和老朋友相聚,我都會從泡一杯咖啡給對方開始。」

日前因緣際會下,逸凡買到夢寐以求的咖啡濾杯,相當開心。(圖/莊立人攝)
日前因緣際會下,逸凡買到夢寐以求的咖啡濾杯,相當開心。(圖/莊立人攝)
麋先生 金曲獎 The Ni9ht 今天我們長成什麼樣子 長成什麼樣子算愛情 喆安 聖皓 強尼戴普 約翰藍儂 眼鏡 藍芽耳機 掉進馬桶 逸凡 鼓棒 護身符 咖啡濾杯 夢幻逸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