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鴨霸拆宗祠2/國產署強逼拆祠堂 祖先牌位被迫躲陰暗鐵皮屋

陳英治 陳氏家祠 鐵皮屋 既成道路 祭祀公業 不當得利 373地號 86-1地號 泥土地
鴨霸拆宗祠2/國產署強逼拆祠堂 祖先牌位被迫躲陰暗鐵皮屋

暫厝在鐵皮屋的陳氏祖先,裡頭昏暗到連盞燈都沒有,陳家親戚無奈批評苗栗縣府、國產署蠻橫無理。(圖/趙世勳攝、CTWANT合成)

建於1921年的苗栗縣陳氏家祠,由正廳、東西廂房各1座打造而成,2010年由代表人陳英治設立祭祀公業,但2018年因與國有財產署打不動產官司敗訴後,陳氏家祠被夷平,而宗祠旁的另一塊土地日前又被苗栗縣府強行奪走,陳英治痛心地說「我餘生的任務就是要奪回土地,給祖先一個交代。」

本刊記者20日來到原來的陳氏家祠附近,陳英治的親戚帶我們前往一個鐵皮屋,裡頭擺放了5個由被拆掉的祠堂裡移過去的祖先牌位,鐵皮屋內一盞燈都沒有。陳家人說,他與妻子在這住了4、50年,以前每天都會去祠堂上香、奉茶,但祠堂被拆後,看到祖先無法住在氣派的宗祠內,也照不到陽光,想到就讓他們鼻酸又愧疚。

雪上加霜的是,不但祠堂被迫拆除,就連原屬祭祀公業所有的祠堂旁土地,政府也不放過。

陳英治表示,祠堂被拆除後,當時他心想,祠堂旁的373地號是祭祀公業所有,因此用柵欄圍住,2021年3月他還花30萬元,將原來祠堂所在地上的86-1地號鋪設柏油,好心提供給公眾安全通行,但9月間,國產署卻以「不當得利」為由,要求祭祀公業騰空返還86-1地號土地,並繳納3萬餘元的使用補償金,讓陳英治覺得太扯!

今年12月3日,86-1地號道路挖掉柏油後變為「泥土地」,附近居民哀嚎天雨路滑,不平的路面容易出車禍,在屢屢抗議下,苗栗縣府竟利用公權力,以「既成道路」為由,強行要求祭祀公業將373地號土地圍籬拆除,讓民眾通行。

「我都已經拆宗祠了,373地號的土地本來就歸陳氏家祠所有,收回來難道不對嗎?」陳英治不解,為何苗栗縣府不同意、國產署不同意,連頭份市公所也不同意,縣府和國產署未免太蠻橫不講理。

原先鋪柏油的祠堂舊地後來變為泥土地,路面凹凸不平,附近居民屢屢向政府抗議,還強占陳家私有地開放給公眾通行。(圖/趙世勳攝)
原先鋪柏油的祠堂舊地後來變為泥土地,路面凹凸不平,附近居民屢屢向政府抗議,還強占陳家私有地開放給公眾通行。(圖/趙世勳攝)

苗栗縣頭份市公所表示,那條既成道路的土地確實為祭祀公業所有,但縣府考量公眾通行安全,強行拆除圍籬,市公所是夾在中間的執行者,也是聽命辦事。陳英治後續也將對苗栗縣府及國產署提告,把宗祠的土地要回來。

對於陳家的指控,國產署中區分署苗栗辦事處表示,1990年 7 月 5 日苗栗縣頭份市山下段 372 地號國有土地依法辦理第 1 次土地登記,管理機關登記為國產署,祭祀公業蓋陳氏家祠時可能不知道那是國有地,後來雙方打「返還地上物」官司,才要求對方拆遷宗祠。

苗栗縣府工務處道路管理科林科長表示,苗栗頭份市山下小段373地號雖是私人土地,但長期是市公所在管理維護,由於地主設置路障,導致有人出車禍摔倒,市公所有管理疏失的話,可能涉及國賠,且該地號是都市計畫區域的道路,若被圍堵阻礙通行,市公所有權依市區道路條例強制拆除。

陳氏家族的族人在市公所拆除圍籬當天,到場舉牌抗議,痛罵苗栗縣府及國產署強占私有地,欺壓百姓。(圖/趙世勳攝)
陳氏家族的族人在市公所拆除圍籬當天,到場舉牌抗議,痛罵苗栗縣府及國產署強占私有地,欺壓百姓。(圖/趙世勳攝)
陳英治 陳氏家祠 鐵皮屋 既成道路 祭祀公業 不當得利 373地號 86-1地號 泥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