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路斯明飯店隔離超悶「像自費的監獄」 自嘲像寵物等飯吃

路斯明 飯店 隔離 防疫旅館 國際橋牌社2
路斯明飯店隔離超悶「像自費的監獄」 自嘲像寵物等飯吃

路斯明在防疫旅館房內健身運動。(圖/公視)

路斯明剛從新加坡工作返台,目前正在防疫旅館隔離,今(6日)他為《國際橋牌社2》做線上訪問宣傳,也提及防疫隔離生活,他打趣隔離像是「自費的監獄」,苦悶比喻自己「像寵物」,每天等待定時被餵食。

從小在美國長大的路斯明,為演出《國際橋牌社2》苦練台語,「有剛接到這個角色其實很猶豫,沒把握能同時把戲演好又把台語台詞講好。」他跟家人一起看這次的演出,還收到兒子的讚美:「他看完就對我說『爸爸你進步了欸』,之前曾給他看其他作品,有被評價演得太用力,他才12歲就看得懂表演了,所以我才說他是我的偶像。」透露兒子對於表演也很有天份,對於情緒掌控自如,未來也不排除讓兒子往演員發展。

路斯明隔離中不忘線上宣傳新戲。(圖/公視)
路斯明隔離中不忘線上宣傳新戲。(圖/公視)

談起在防疫旅館的生活,路斯明大嘆:「真的太痛苦了!」自嘲像寵物,一天餐餐都很準時,每天都很期待門鈴送餐的聲音。也笑稱像就像「自費的監獄」,不過也因為生活作息變得規律,好在有借到飛輪等健身器材可以使用,每天幾乎都至少運動1.5小時,半個小時有氧、一個小時重訓,其他時間就會玩電動放鬆,閱讀人生雞湯類的書籍充實自己,反而讓他在這段期間內就瘦了5公斤。

從去年平安夜開始隔離,再加上前面工作時間,已經家人分隔兩個月,路斯明說:「這是第一次離開他們這麼久時間,只能每天視訊、打電話。就連聖誕節、跨年也是自己在旅館中與家人一起視訊度過,因為房間訊號比較差,跨年倒數還晚了他們5秒鐘。」隔離期間他也當起表演老師,幫新加坡朋友上表演課,他自己教上癮,不排斥繼續教下去。

路斯明 飯店 隔離 防疫旅館 國際橋牌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