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誰偷換女廁4/免術換證猶如失速列車 如有人因此喪命「誰負責?」

免術換證 性別登記 性別重置手術 SRS 泛性戀 雙性戀 生理優勢 跳太快 收養孩子 LGBTQ
誰偷換女廁4/免術換證猶如失速列車 如有人因此喪命「誰負責?」

Onsdag(右)認為免術換證像失控的火車,應該讓它先煞車,所以提出暫緩實行免術換證的連署,目前也已獲5392人附議通過。(圖/黃鵬杰攝)

去年9月跨性別者小E免術換證(免經手術摘除性器官就可以變更性別登記)官司勝訴後,讓台灣LGBTQ社群陷入莫大震盪中。CTWANT記者採訪6位LGBTQ成員(Lesbian女同性戀者、Gay男同性戀者、Bisexual雙性戀者、Transgender跨性別者、Queer/Question酷兒或性別認同疑惑者),以下是泛性戀Onsdag的自白。

我來自傳統軍公教家庭,父母相對來說比較保守,中學的青春期階段,我和女生、或比較陰柔的男生比較要好,上體育課時,也總是跟女生一起聊八卦,從來不曾跟男生一起打籃球,那種衝撞式的運動,我從來不愛。

雖不屬於傳統男生,但第一次的戀愛對象是很典型的女生,當時是她先追我,女性特徵十分明顯,受到身體的強烈吸引,於是順其自然就在一起。我們時常吵架,所以我也曾出軌,對象都是女性,後來吵吵鬧鬧也交往近10年才分手。

大學時開始接觸多元性別,一位朋友邀我協助拍攝同志紀錄片,於是我開始跑同志遊行,也接觸更多不同的人,包括喜歡穿女裝的男生、跨性別者、同志等等都曾經接觸過。我覺得自己應該是泛性戀,但對象以生理女性占多數。

我現在的對象就是生理女性,但她的性別認同不認為自己是女生,除了我之外,她沒有辦法忍受其他男性,她也是泛性戀,曾跟生理女性交往,也跟穿女裝的生理男性在一起過。

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委託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進行「性別變更法制化立法建議問卷」,設計偏頗、調查隱密,因此引起許多爭議。(圖/網路截圖)
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委託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進行「性別變更法制化立法建議問卷」,設計偏頗、調查隱密,因此引起許多爭議。(圖/網路截圖)

參與性別運動超過10年,從來沒想過這次(反對免術換證)會和家長團體站在同一邊,太感嘆!看到「性別變更法制化立法建議問卷」之後,我覺得一切跳太快了,明明還有很多事需要推動,例如同婚收養孩子等等,但怎麼會一下子就跳到免術換證?

全世界不到20個國家通過免術換證,相對來說非常少,西班牙、德國都緊急煞車,去年日本的免術換證法案也被擋下,美國雖然有通過,但由於屬於聯邦制,也僅限部分地區適用。

英國雖通過免術換證,但也引起很多爭議,例如免術跨女進入女監性侵女囚;還有部分學校撤除男、女廁,僅設立多元性別廁所,讓所有人都在同一個空間上廁所,很多女生根本害怕到不敢去廁所,試想一下,你敢在隔壁有男生的狀況下換生理用品嗎?

我覺得這火車(免術換證)衝太快了,應該讓它先煞車,否則會出事,所以我提出暫緩實行免術換證的連署,目前也已經通過,正等待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回應。

如果免術換證通過,可能會無形中傷害那些真的變性的人。這樣的例子已經發生,曾有台灣公司邀請一位免術跨女面試,在拒絕這位免術跨女進入女廁後被控告「歧視」,最後公司因此被判賠,那未來是不是不要找跨性別者面試,還比較安全?這是不是反而傷害跨性別?

我覺得如果真的是跨性別者,應該會非常排斥自己原生的性器官,我認識一位跨男(生理女跨性別男),一成年就立刻動手術除去子宮,也更改身分證上的性別,後來慢慢存錢,再陸續裝人工陰莖、睪丸,一顆睪丸就要10萬元耶!所以如果真的想做,就會想盡辦法去做。

台灣的性別運動還有許多努力空間,例如同婚收養孩子等,但卻一下子跳躍到免術換證。(示意圖/非當事人,報系資料庫)
台灣的性別運動還有許多努力空間,例如同婚收養孩子等,但卻一下子跳躍到免術換證。(示意圖/非當事人,報系資料庫)

有一項英國研究顯示,男人出拳的力氣是女性的1.6倍,這顯示生理男性若要對女性施暴,是非常輕而易舉的,免術跨女要進入女性空間,又擁有生理上的優勢,這實在太過危險,有些事實就是刻在生理、身體上,這沒辦法改變。

我認為就算有配套,也不適合通過免術換證,因為百密總有一疏,而這一疏忽,就可能是一個女孩子的生命,我們負擔不起!萬一發生了,誰要來負責?

看更多相關報導請點這

免術換證 性別登記 性別重置手術 SRS 泛性戀 雙性戀 生理優勢 跳太快 收養孩子 LGBT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