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黃偉哲捲線民風暴 本人嚴正反擊:將委律師提告不實攻擊

黃偉哲 台南市長 線民 學運
黃偉哲捲線民風暴 本人嚴正反擊:將委律師提告不實攻擊

台南市長黃偉哲。(圖/翻攝自臉書/黃偉哲)

台南市長黃偉哲捲線民風暴,對此他本人發出聲明駁斥,「我沒有做過線民,也不曾配合威權特務的作為,況且轉型正義何其慎重,任何惡意藉此操作的不實攻擊,都將委由律師提出告訴。」

黃偉哲回憶,父親當年厲聲斥責「跪下」,要他跪在祖宗牌位前;父親大罵,「你不知道國民黨有多麼恐怖嗎?你以後還要當兵、還要出國讀書,你睬什麼學運,以為自己很厲害嗎?國民黨是你有能力翻倒的嗎?」父親越講越氣,一巴掌就往黃偉哲打過去,「你讀到大學要亂舞(亂搞)是你的代誌(事情),你老母做老師的退休金,你也要舞(搞)掉嗎?」

黃偉哲說,「那一年,剛進入台大的我,初次參加校園學生運動,幾天後,教官打電話到家裡對擔任國中老師的媽媽『曉以大義』,情治單位人員更是數度向爸爸關切『在學校亂舞的黃偉哲』,父母對兒子考上台大的喜悅與驕傲,瞬間轉為驚懼與痛惜,下跪和巴掌,是我第一次參加學生運動的代價。」

黃偉哲坦言,「撫著熱辣辣的臉頰,我明白父親望子成龍的期待與憤怒,也清楚長輩的內心,有著長期威權統治的烙印。情治單位恐嚇我的父母,只會讓我更憤怒;鎮暴警察在街頭對我痛毆,只會更堅定我的意志。當年的台大學生黃偉哲,沒有選擇屈服,而是更積極投入。」

他提到,包括自己在內的學運幹部,在若干年後才發現,當年沒有印象的閒聊,竟然被情治單位加油添醋,變成他們領取功獎酬勞的報告,難怪威權時期有許多的冤錯假案,情治單位和教官會想方設法接近異議分子,「但是無論他們採取任何威脅利誘的手段,我從來沒有出賣過同志。」

黃偉哲強調,自己沒有做過線民,也不曾配合威權特務的作為,況且轉型正義何其慎重,任何惡意藉此操作的不實攻擊,都將委由律師提出告訴,「我的立場很清楚:威權時代的檔案應該全面公開、全面檢視,追究黨國威權體制的責任,而不是在受難者之間製造猜忌。」

黃偉哲 台南市長 線民 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