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應思聰在我家1/陽光大男孩被逼退伍成繭居族 2年不洗澡愁煞阿嬤

思覺失調 精神衛生法 繭居族 都市野人 法規限制 當兵 自傷傷人 我們與惡的距離
應思聰在我家1/陽光大男孩被逼退伍成繭居族 2年不洗澡愁煞阿嬤

阿華嬤想到寶貝孫子如今繭居在家,卻又因不符標準無法強制就醫,不禁悲從中來,在鏡頭前頻頻拭淚。(圖/方萬民攝)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劇情精彩、發人省思,當中的角色「應思聰」細膩刻劃思覺失調患者的痛苦,而我國《精神衛生法》規定,患者須有自傷傷人之虞才能強制就醫,也讓許多「沉默的應思聰」被深藏在家中。本刊接獲投訴,25歲的阿華(化名)當兵回來後性情大變,整日把自己關在房內成為繭居族,8旬祖母更因此擔憂成疾,只盼孩子能得到幫助。

「他現在像魔鬼一樣,嘴巴會自言自語,我看了真的很害怕。」阿華嬤表示,孫子剛回家時偶爾還會陪同買菜、扛重物,但自我封閉的時間越長,阿華的病情也越發嚴重,他不洗澡、不倒垃圾,頭髮鬍鬚更不曾修剪,整個房間滿是垃圾髒污,家人走過都會聞到一陣惡臭,越發脫序的行為讓全家都膽戰心驚。

「社會局、兵役課還有精神科醫師都來過,都沒有辦法。」阿華爸說,他曾向多個單位求救,連台北市議員張茂楠都來關心,還有醫師進入阿華房內,匆匆一瞥就能斷定是思覺失調症,倘若未及時治療,對他大腦的損害將越嚴重,無奈礙於法規限制,無法將他強制就醫。

去年12月底,本刊造訪阿華爸與祖母的工作地點,當日的台北出現難得陽光,終於結束連日的低溫與潮濕,但罕見的溫暖並沒有照射進2位長者的心裡,想到「心肝寶貝」懷著報效國家的理想投筆從戎,如今竟成為足不出戶的「繭居族」,他們同樣飽受折磨。

「希望上天保佑我們阿華,錢賺多賺少不要緊,只要他健康快樂就好。」記者抵達時,阿華嬤正拿著三柱清香向供奉的神明喃喃祈禱,一字一句都訴說著為人長輩最真摯的心願,她怎麼也想不到,曾經帥氣斯文、人人誇獎的「乖孫」,有朝一日會變成長髮凌亂、拒絕洗澡的「都市野人」。

阿華爸回憶,阿華在大家庭中長大,自幼個性內向害羞,但他身量挺拔、笑容靦腆,從小就深得眾姑姑和阿姨的喜愛,他大學期間曾到高級餐廳當服務生,當時還經常與朋友同事去唱歌出遊,交友互動都十分正常,原期盼這個小兒子有個正當工作安穩一生,沒想到當志願役從軍後竟毀了他一生。

阿華爸說,兒子大學時不想繼續被關在學術象牙塔中,決定休學投身軍旅,阿嬤原本十分反對,但他尊重孩子的想法,阿華也在2018年進入部隊,更自願為國鎮守前線,到「國之北疆」東引島忍受刺骨低溫與強勁寒風,放假還會帶著馬祖特產回家探望,正當家人逐漸放心時,意外卻在2019年發生。

據了解,阿華在2019年9月間因不明原因失蹤,軍方發現後立刻報警並調閱通聯,最終才在島上一角找到人,但在哪尋獲、如何找到都未與家屬清楚說明,阿華被發現後,立刻送往北投國軍醫院醫治,部隊更明言禁止他回去服役,阿華最終只能在前年初被迫不光榮退伍返家。

阿華2018年主動請纓到馬祖東引為國鎮守疆土,卻疑似在軍旅中遭受刺激而性情大變。(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阿華2018年主動請纓到馬祖東引為國鎮守疆土,卻疑似在軍旅中遭受刺激而性情大變。(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巨大的變故給了阿華強烈打擊,他回家後立刻把自己關進房間,絕大多數時間皆不與外人接觸,僅過年圍爐有出來一起吃飯,阿華爸多次想與兒子溝通皆未獲正面回應,原以為歲月能消弭兒子心中的傷痕,讓他自己「想清楚、冷靜一點」就能重新開始,阿華的情況卻每況愈下。

阿華嬤提到,她每天會在餐桌上放200元,阿華則會在半夜凌晨出門,拿這筆錢去超商買飲料、便當和香菸,倘若真偶遇家人,就會像「老鼠碰到貓」般立刻躲閃,她曾試圖進房間幫忙整理,但遭孫子阻止還被推出房門,她無數次站在阿華的房門外難過落淚,心急如焚卻又無計可施,最終只能黯然離去。

本刊調查,《精神衛生法》第32條規定,若發現疑似精神病患有自傷、傷人或可能舉動時,得由警察、消防及衛生單位會同家屬護送至「指定強制就醫責任醫院」就醫,但阿華封閉自我的舉動不符合上述條件,家屬四處求助皆吃閉門羹,只能看著阿華的情況越發惡化。

「只要他會洗澡,就好了。」阿華嬤表示,她對這個孫子別無所求,找不找工作也不要緊,只期盼相關單位能伸出援手,讓孩子能得到應有的醫療照顧,別讓愛孫的大好歲月就此埋沒在陰暗骯髒的房間中。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細膩刻劃思覺失調患者的痛苦,當中角色「應思聰」發人深省。(圖/翻攝公視)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細膩刻劃思覺失調患者的痛苦,當中角色「應思聰」發人深省。(圖/翻攝公視)
思覺失調 精神衛生法 繭居族 都市野人 法規限制 當兵 自傷傷人 我們與惡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