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網紅拉麵惹議1/鏡頭朝私人倉庫拍 滿足拉麵店夫妻檔遭控偷裝電眼

滿足溫泉拉麵店 妨害秘密罪 滿來拉麵 足湯區 偷拍 違規營業 監視器 主委 挪用公款
網紅拉麵惹議1/鏡頭朝私人倉庫拍 滿足拉麵店夫妻檔遭控偷裝電眼

北投知名滿足拉麵店房東夫妻檔遭鄰居控訴,偷裝監視器照「私人倉庫」挨告妨害秘密罪。(圖/周志龍攝、CTWANT合成)

北投知名「滿足溫泉拉麵店」開幕後就風波不斷,陳姓老闆與侯姓老闆娘既是麵店房東,也是該幢大廈管委會的主委及副主委,但他們卻遭控訴在他人租賃的場所架設監視器,被告妨害秘密罪,不僅如此,2人還涉嫌挪用管委會公款替自己請律師打官司,也被住戶提告侵占。

本刊調查,北投滿足拉麵店去年11月在原本的「滿來拉麵店」店址重新開幕,但外界不曉得老闆其實早已換人,或許是承接了滿來拉麵店累積的高人氣,一到吃飯時間拉麵店外大排長龍,包括美食部落客圓圓媽、愛食記、SJKen的浮光掠影及大頭琳的生活筆記都推薦過,由於 新老闆砸了百萬重新裝修,打造日式風,更將二樓座位區旁規劃成足湯區,成了新北投捷運站附近的網紅拉麵店。

無奈停業的滿來拉麵店老闆小A(化名)說,「10年前這幢大樓的一二樓都被我租下來,一樓做拉麵、二樓當倉庫、廁所,生意超好做出好口碑,但去年疫情阻擾加上租金問題才退租」,豈料,事隔幾個月後,他卻看到房東(陳、侯夫婦)在原地開了一間和滿來拉麵店「風格類似、名稱僅一字之差、餐點雷同,連動線規劃都相像」的「滿足拉麵店」。

小A說「去年和陳姓房東解除租約後,我租了店址隔壁的停車場當倉庫暫放機器設備,也當作未來新店面的籌備處,不過在聖誕節時卻意外發現倉庫被裝了監視器,離譜的是,鏡頭角度竟朝倉庫內拍攝,我和老婆所有一舉一動都被人監視著,但卻渾然不覺。」現在想起來還會瑟瑟發抖。

小A報警後,警方循著監視器線路找到源頭,發現竟與大樓其他監視器的線纏繞一起,不免讓他懷疑是管委會在搞鬼,而管委會主委、副主委正好又是滿足拉麵店的老闆夫妻檔,現在他已向對方提告妨害秘密罪,一一調閱監視器,要循線找出凶手。

他說「會懷疑是前房東私裝(監視器)不是沒原因,因為去年6月我們退租,11月房東緊接著在原址開起同性質的拉麵店,較勁意味濃厚,加上我們前面走廊的天花板角落先前也被裝過監視器,且鏡頭是朝向我們,感覺像被監視,直到向房東夫婦反應後,他們才調整鏡頭角度」。

小A租下大廈一、二樓開拉麵店,後來因疫情及租金喬不攏退租,沒想到竟疑似被前房東偷拍。(圖/周志龍攝/CTWANT合成)
小A租下大廈一、二樓開拉麵店,後來因疫情及租金喬不攏退租,沒想到竟疑似被前房東偷拍。(圖/周志龍攝/CTWANT合成)

小A表示「自從偷拍事件發生後,我們都不敢再去籌備處,只能先用一塊布蓋住鏡頭,慢慢撤離裡頭的設備,也不敢繼續在裡頭工作,心裡的陰影已造成,去質問主委與副主委,2人說詞也都避重就輕」。

「雖然陳、侯夫妻檔一概否認有裝監視器,極力撇清自己與監視器有關,但第2次又改口說因我提告大廈管委會,才會拿公款請律師打官司,第3次則說雖我提告的是主委、副主委及管理員,但管委會體恤他們辛苦,必須出面替3人打官司。」3度改口供的閃爍態度讓小A難以接受。

對此,滿足拉麵店侯姓老闆娘即該大廈管委會副主委表示,大樓30年前即架設監視器在防空避難室,並非現在管委會裝設的,那個停車場雖是私人產權,但阻礙大廈逃生口,因租客屢勸不聽才會裝設監視器監控,並提告公共危險罪,捍衛大廈權益。

監視器位置拍攝的方向是小A擺放機器設備的地點及雜物間。(圖/周志龍攝/CTWANT合成)
監視器位置拍攝的方向是小A擺放機器設備的地點及雜物間。(圖/周志龍攝/CTWANT合成)

對於被控挪用公款打官司一事,侯女解釋,兩個案件的律師費各為8萬元,這費用是由管委會7名成員召開會議審核通過,會議全程紀錄也有張貼公告告知住戶,並無違反大廈規約的支出權限。至於住戶申請調閱管委會開會紀錄、會計憑證等,「我們都非常歡迎且陪同調閱,但她要求每一份資料都要影印帶走,我認為不太合適,會有外流風險,所以才無法答應」。

侯女表示,「滿足溫泉拉麵店確實被建管處認定違規營業,目前我們正在跟隔壁停車場的房東商議請建築師變更設計,想辦法符合建築法規。」

滿足溫泉拉麵店 妨害秘密罪 滿來拉麵 足湯區 偷拍 違規營業 監視器 主委 挪用公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