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時事

獨/醫院外吹寒風150分鐘仍無法洗腎 4院互踢確診病患怨:被當人球等死

洗腎 醫院 皮球 人球 死亡 寒風
獨/醫院外吹寒風150分鐘仍無法洗腎 4院互踢確診病患怨:被當人球等死

桃園市日前發生老翁確診,被4醫院互踢皮球而無法洗腎,桃園市衛生局回應, 目前患者都可回原醫院洗腎,應不會再有類似事件發生。(圖/報系資料照)

新冠肺炎本土疫情持續嚴峻,隨著確診人數不斷增加,各種醫療亂象也層出不窮,本刊接獲劉小姐投訴,指7旬父親是洗腎患者,而他上周確診,家屬苦打2天電話,先後聯繫新北和桃園4間醫院都找不到能洗腎的處所,還曾被救護車載到林口長庚醫院外苦等150分鐘,最終仍被「請走」,荒謬情況讓家屬難以相信自己是身處在台灣,直呼「被當人球」,只能回家等死。

劉小姐表示,她3日發現自己確診,同住父母依規定必須進行隔離,但父親長期在樂生療養院洗腎,每周一、三、五都要返院治療,她擔心確診會影響父親的療程,當日便通知樂生並說明情況,院方告知無法承接確診者洗腎,要求患者先到急診室驗PCR。

而4日本該是劉老先生固定洗腎的日子,但PCR結果呈現陽性,依當時規定,確診洗腎患者必須要由轄區衛生局或衛生所安排並通報,各區醫院才能承接確診患者的洗腎,樂生要求患者返家等候,當日療程因而無法進行。

患者需要洗腎就代表腎臟功能缺損,必須透過血液透析清除體內的毒素和代謝物,倘若未固定進行療程恐有生命危險,劉小姐因而萬分焦急,多次撥打衛生局電話和龜山衛生所電話卻始終忙線或無人接聽,而樂生試圖聯絡亞東醫院等多個院所,卻都因無衛生局通報而無法承接。

劉小姐提到,當一家人著急有如熱鍋上的螞蟻時,父親的血氧於5日上午突然降低,家屬擔心發生意外,立刻請來救護車協助,父親便在母親的陪伴下被載往林口長庚醫院,老人家原以為終於看到希望的曙光,現實卻又將他們推入絕望深淵。

「爸爸媽媽一直打來說好冷,他們就在急診室外吹寒風苦等都沒人理。」劉小姐回憶,救護車將老人家放在急診室外後便離開,他們等候2個半小時都沒人理會,母親詢問急診室護士後,竟被告知院方無法承接父親洗腎,更表示依他們的居住地,負責洗腎的醫院是亞東和樂生,要求他們自行連絡,給了一張寫著桃園市衛生局電話的紙條後,便請防疫計程車將老人載回家中。

而劉小姐依照指示致電桃園市衛生局電話,打了數十通卻始終未獲回應,而她詢問亞東、樂生和三重市立聯合醫院,皆得到需衛生局轉介才能收治的答案,而當日下午4時許終於得到衛生局會安排立刻入院的承諾,一家人又等到晚間9點多卻始終無消無息。

眼見父親的臉色因耽誤洗腎而逐漸發黑,劉小姐無奈之下向桃園市議員朱珍瑤求救,這才在朱珍瑤的幫助下到部立桃園醫院接受治療,這也讓劉小姐氣憤表示「為什麼一定要透過關係,不懂的人難道就在家等死嗎?」「羅一鈞保證洗腎沒有問題,電視上講的很好聽,實際上卻是亂成一團。」劉小姐說,在奇怪法規的限制下,醫療院所沒得到衛生局指示都不敢輕舉妄動,否則將因違法而被撤銷執照,她也相信父親不是唯一個案,恐大多數洗腎家庭都有此困境。

劉小姐提到,父親本週好不容易能回原本的醫院接受治療,11日原是洗腎日,卻因衛生局防疫計程車出包而無車可坐,療程也再度「開天窗」,種種亂象都讓她對台灣醫療體系失望至極。

「現在誰不是為了至親的命在努力求救,連憲法保障的生存權都出現問題了。」朱珍瑤也表示,近期陸續接獲民眾「洗腎無處去」的求救電話,她隔著話筒都能感受到家屬的心急如焚,希望中央能聽到民眾的聲音,快速改善避免悲劇發生。

林口長庚回應,醫護人員都會盡力協助每個患者,但疫情期間狀況的確是稍微混亂,由於劉老先生過去並非是長庚的洗腎患者,一時間難釐清當日狀況,院方也強調,如發現患者有生命危險一定會第一時間處理。

桃園市衛生局副局長蘇柏文表示,上週能收治確診患者洗腎的醫院只有2間,的確可能有患者的療程遭到延誤,但確診患者現都已能回到原醫院治療,衛生局也要求作好分流等防疫工作,目前也正積極幫防疫物資較缺乏的診所募集資源中。

洗腎 醫院 皮球 人球 死亡 寒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