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疫情下的眼淚1/遠距教學累壞師 打亂特教生作息毀掉儀式感

特教生 高雄市立成功特殊教育學校 居家遠距教學 視訊 小遊戲 每天規律 儀式感 因材施教
疫情下的眼淚1/遠距教學累壞師 打亂特教生作息毀掉儀式感

高雄市立成功特殊教育學校到校值班的老師,一邊照顧重症學童,一邊還要在線上回應求助的家長們。(圖/張進安攝)

「你今天吃藥了嗎?」這不是輕視、嘲諷的話,而是特教老師要幫特教學生線上遠端上課時,每天要關心的第一句話。特教老師無奈地說,許多學生上課前都需要吃加強專注力的藥物,「沒吃藥而上遠端課,孩子根本連一分鐘都坐不住。」本來期待疫情減緩後,教育體系能對特殊教育教學方式做出檢討調整,沒想到今年情況更嚴重,許多學生和家長因為疫情無法上治療課,甚至不敢就醫,新冠疫情對特教生的打擊比對一般生更為嚴重。

高雄市立成功特殊教育學校是國小、國中和高職十二年一貫的特殊教育學校,目前約有128名學生、76名教職員工,27年前創校之初以招收高職部及國中部為主,後為因應特教發展政策,全面照顧多重障別、解決學區中、重度障礙學生銜接需求,才開始增設國小部。

記者採訪當天全高雄市已實施居家遠距教學,校內有3位因家長不便照顧、送交校方提供基本照顧的重症學生。到校值班的老師正一邊照顧重症學童,一邊以手機、電腦視訊回答在線上求助的家長們;甚至中午用餐空檔,還要思索如何編輯適性教材、實施個別化教學,才能適合每一位程度不一的學生,煞費苦心。

因家長不便照顧、送交校方提供基本照顧的重症學生,正由老師陪同,與其他同學一起線上教學。(圖/張進安攝)
因家長不便照顧、送交校方提供基本照顧的重症學生,正由老師陪同,與其他同學一起線上教學。(圖/張進安攝)

特教老師小雲(化名)說,線上教學方式對部分特教生而言有諸多限制,包含理解與實際操作面,因此如果有家長可以陪同的學生,就會順便教家長怎麼幫助孩子複習,進行小型試教會,後來發現教會家長省時又有效率,效果也比較顯著。此外實體上課時,特教學生注意力本來就較難集中,線上課程只要孩子「有出現在鏡頭裡」就算不錯,要不斷丟訊息提醒家長,該上課了,另外也會在課堂當中設計小遊戲,遊戲內容也是上課內容,必須完成上課才能進入遊戲,反而讓學生更進入狀況。

特教老師小珍(化名)說,許多特教生依賴每天生活的規律與儀式感,來鞏固內心的安全感,當疫情爆發、每日上下學的規律作息被打亂,很難透過線上教學正常學習。

此外,特教生的學習內容基本上與日常生活的技能培養息息相關,很多時候需要「實作」,例如教學生曬衣服、掃地等,在學校實體教室裡老師可以手把手帶著孩子做,但遠端教學如果沒有家長在旁配合就很難完成,也會面臨家長是否有空、支不支持等困境。

高雄成功特教學校內設置有心理諮商師、社工師、職能治療師、物理治療師、語言治療師等專業人員,協助孩子學習、發展。(圖/高雄成功特教學校提供)
高雄成功特教學校內設置有心理諮商師、社工師、職能治療師、物理治療師、語言治療師等專業人員,協助孩子學習、發展。(圖/高雄成功特教學校提供)

小珍無奈指出,「因材施教」用在特教生身上真的再貼切不過,幾乎每個孩子狀況都不相同,老師需要製作多款教材才行,有的學生家裡連電子設備也沒有,她只能利用下班時間打電話關心,若有家長臨時遇到問題求助,老師的工作時間變成從早到晚,甚至連睡前都還會擔心孩子過得好不好。

她說「我們拚盡全力,就是希望維護特教學生,在疫情期間盡量擁有跟一般生一樣的受教權。」也希望教育體制能夠跟上防疫的節奏,才不會讓停課惡夢每年上演。

但也有特教老師抱怨,實施遠距教學後,除了線上學生需要服務外,還有家長將孩子送到學校,需提供基本照顧。此外,部分家長會用各種理由幫孩子停藥,造成孩子症狀更嚴重,讓特教老師承擔被攻擊、自傷、被告賠償等風險,讓特教老師逐漸成為高危險職業,實在難為。

高雄成功特教學校校長蔡鴻文表示,儘管現在因為疫情期間採取遠距離教學,教師們都會請學生依規定進度在家自修,停課期間任課教師提供數位教材檔案,由導師轉知學生及家長,在家自行學習運用。導師們每天也會關心學生在家學習情形,並告知當天作業進度,學生或家長也可以利用網路或電話與老師保持聯繫。若是家中人力、設備不足,校方也會提供在校基本照顧,請家長們不用擔心。

特教生 高雄市立成功特殊教育學校 居家遠距教學 視訊 小遊戲 每天規律 儀式感 因材施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