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最新

墮胎權「一國多制」惹議 美聯邦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後的6個政治問題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羅訴韋德案 墮胎權 期中選舉
墮胎權「一國多制」惹議 美聯邦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後的6個政治問題

反墮胎權運動支持者(Pro-Life)。(圖/達志/路透社)

目前由共和黨保守派大法官掌握多數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24日推翻了半個世紀前象徵女性權利里程碑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墮胎合法化裁決。「這在法律上等同於核彈」,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美國法律事務記者妮娜托滕伯格(Nina Totenberg)指出,這項裁決可能為「取消其他個人自主權利打開了大門,包括避孕、同性婚姻等等。」親民主黨的美媒NPR在26日總結了聯邦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後的6個政治問題:

1.墮胎權受到了哪些影響?

在1973年聯邦最高法院做出「羅訴韋德案」墮胎合法化裁決前,全美50個州只有4個州在很大程度上允許女性合法墮胎,另外16個州則是在有限的情況下允許墮胎。「羅訴韋德案」裁決結果出爐後,聯邦最高法院賦予了女性在懷孕三個月內可以合法墮胎的絶對權利,而因為憲法高於州法律,因此其餘30個州涉及墮胎權的禁令在當時自動失效。但如今這個憲法裁決被推翻,全美各州州法院將可以自主決定是否要取締墮胎,目前已確定有22個傳統共和黨州將制定墮胎禁令,而傳統民主黨州則會維持其對墮胎權的保護,這種全美各州「一國多制」的現象如今已從學校教材、投票權和限槍法案等等,擴大到了墮胎權,這次事件有可能再度引發美國國內新一波的政治和社會動盪。

墮胎運動支持者(Pro-Choice)。(圖/達志/路透社)
墮胎運動支持者(Pro-Choice)。(圖/達志/路透社)

2.聯邦最高法院還可以進一步改變哪些事?

由共和黨小布希總統任命的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在近期表示,他希望最高法院重新審查有關避孕、同性婚姻,甚至同性性行為的裁決案例。由於川普在總統任期內任命了3位保守派大法官,這使得最高法院如今已完全被保守派控制,如果這些共和黨大法官聯合起來,不知道將如何一一重塑美國的社會和文化。

3.這次事件對聯邦最高法院的公信力意味著什麼?

公眾輿論一直是明確和一致的,絕大多數的美國人在歷年民調中都支持有限的合法墮胎權利,但最高法院徹底推翻「羅訴韋德案」,明顯是與美國多數民眾的意見嚴重脫節,最高法院的公信力已然在下降,而且民眾對它的看法變得更加兩極化。在5月保守派大法官試圖推翻「羅訴韋德案」的草案遭人洩露之後,最高法院的公信力開始急轉直下,蓋洛普民調在23日公佈的數據顯示,現在只有25%的美國人對最高法院「非常有信心」。這是該民調統計50年來最低的一次。

4.改變最高法院結構的想法會成為主流輿論嗎?

外界預測民主黨進步派人士會發起一場運動,目的是為最高法院增加更多的大法官名額。「我認為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席次的想法沒有立足之地,但在某個時間點,這種輿論可能會漸漸變得主流。」妮娜托滕伯格指出,民主黨沒辦法透過國會立法去改變最高法院的結構,但考慮到其公信力開始下降的問題,以及法院的裁決跟美國公眾的認知存在巨大分歧,這種想法是否會越來越受歡迎?

5.民主黨和自由派如何更廣泛地應對?

反墮胎權的保守派透過半世紀的精心策劃和動員投票才走到了這一步,他們不僅為總統大選動員,還非常積極的為州議會等低層級的地方選舉造勢拉票,這是民主黨長期疏於經營而為人詬病的地方,儘管民主黨近年來也開始組織一些團體和機構參與選戰。不過由於新任的保守派大法官都相當年輕,距離他們退休並被新的大法官取代還有漫漫長路要走,這絕不是經歷1、2個總統任期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6.這件事會動搖2022年的期中選舉結果嗎?

雖然「羅訴韋德案」被推翻會激起更多支持墮胎權的民眾轉投給民主黨,但這一事件不太可能改變共和黨即將拿下眾議院多數的預測,目前許多美國人表示他們更關注高通膨和汽油價格等議題,但這一裁決無疑為期中選舉增添了更多不確定因素,而且考慮到川普極有可能再次成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尤其正是因為他的大法官提名,「羅訴韋德案」才會被推翻,因此這件事還有可能影響到2024年的總統大選。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羅訴韋德案 墮胎權 期中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