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壓榨運動員2/教練被迫掛名協會放棄獎金 舞蹈協會遭控收割名利

體育協會 報名費 獎金抽成 新北市體育運動舞蹈委員會 舞蹈協會 放棄獎金 議員兼任會長 鍾宏仁 李宇翔
壓榨運動員2/教練被迫掛名協會放棄獎金 舞蹈協會遭控收割名利

董姓少年、蔡姓少女從小被發掘出跳舞天賦,代表新北市出征國內大小賽事外,也代表台灣出國比賽。(圖/趙世勳攝)

每一場國際賽事都會創造出幾位國內運動明星,然而一個國手的培育並不容易,除了從小培養的教練費用、比賽報名費、生活支出,以及到國外比賽的食宿費用,對還沒成名選手的家屬來說有如一場博弈,雖然政府曾對運動選手提出不少利多政策,但本刊卻接獲投訴,政府預算及資源都掌握在各地的單項運動協會手裡,而選手們的經濟處境始終沒有被改善。

「我光是花在我們家小朋友身上的費用,1個就超過100萬元,裡面包含了教練費、報名費,有時候還要出國訓練,這些都是不小的開銷。」家中有2名國際標準舞國手的徐姓婦人說。

徐婦是舞蹈國手董姓少年以及董姓少女的姑姑,她看中了董姓兄妹的潛能,因此花了大筆資金在他們身上,而孩子也很爭氣,除了在國內競技舞蹈項目征戰各縣市賽事獲得佳績,也在國際賽事上表現不俗戰績輝煌。

然而,徐婦卻認為新北市目前的體育環境根本不利於選手發展,「選手要參加選拔賽,新北市體育運動舞蹈委員會(下稱舞蹈協會)卻要我們付錢,但根據中央規定,選手參加遴選賽並不需要繳報名費,而且在培訓過程中,我們花錢請教練培訓小孩,他(舞蹈協會)還要我們簽同意書放棄教練獎金。」徐婦表示。

徐婦表示,董姓少年從小就有教練教跳舞,這些年來的教育、生活費,以及各比賽的報名費、出國的費用,加起來已經破百萬元。(圖/趙世勳攝)
徐婦表示,董姓少年從小就有教練教跳舞,這些年來的教育、生活費,以及各比賽的報名費、出國的費用,加起來已經破百萬元。(圖/趙世勳攝)

「其實不只是競技舞蹈這個項目,很多運動項目都有這種狀況,遺憾的是很多單項運動協會的會長很多都是新北市的議員,可能新北市政府想要改革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徐婦說,所幸自己家境小康,同時孩子們也都很爭氣,才能繼續在這條路走下去,但卻有更多清貧的選手看不見自己的未來。

本刊調查,目前新北市議員兼任新北市體育總會各單項運動協會主任委員的就有18人,包括:足球陳文治、籃球陳明義、橄欖球蔡錦賢、體操王威元、角力金中玉、棒球蔡明堂、壘球黃林玲玲、羽球周勝考、滑水蔡健棠、幼兒體育洪佳君、撞球李余典、划船宋明宗、體育運動舞蹈黃桂蘭、排舞陳儀君、冰球金瑞龍、電子競技黃俊哲、匹克球陳偉杰、圍棋林國春。

徐姓婦人帶著孩子參加完由新北市政府國標舞協會舉辦的遴選賽後,卻被協會要求簽下放棄教練獎金的同意書,而且孩子的教練還必須掛名在協會下,等同自己所請的教練、耗費的心血,所有努力、獎金全遭協會收割。

「這個制度已經很多年了,其實我們也不是要那個獎金,只是看著自己手把手培訓出來的孩子,掛名教練卻不是自己,這當然感覺會很差,同時我也覺得協會這樣的作法非常不合理。」在新北市培育出多位國手的王教練說。

新北市議員鍾宏仁表示,他之前也有接獲運動團體來陳情,顯見其他運動項目也遇到編列預算不足、政策體質不良的問題,沒有辦法照顧到教練與選手,同時根據了解,新北市在選手、教練獎金、訓練補助等都列於各縣市之末,如再被變相苛扣,會嚴重打擊選手士氣。鐘宏仁呼籲,新北市應多編列體育預算,並改革新北市政府體育委員會制度,提高專責層級,改善新北市運動環境現況。

新北市議員候選人李宇翔則也表示,新北市運動員眾多,有些清貧的選手卻因為繳不起教練費、各項運動協會的報名費而卻步,被賽事拒於門外,新北市各項運動協會的體質應該全面體檢改革,才不會導致運動人才不斷流失。

新北市議員鍾宏仁及新北市議員參選人李宇翔都接獲不少選手及家屬投訴,指稱遭到某些單項運動協會的不合理對待。(圖/趙世勳攝)
新北市議員鍾宏仁及新北市議員參選人李宇翔都接獲不少選手及家屬投訴,指稱遭到某些單項運動協會的不合理對待。(圖/趙世勳攝)

對此,本刊循報名表上的電話撥打給舞蹈協會承辦人謝淑華總幹事,她表示,是今年體育委員會撥款尚未下來,才會向選手收取報名費,「經過反應」後將會退費,但本刊追問往年是否都有收取報名費且沒有退費,她則避而不談,隨即以要開會為由掛上電話,本刊隔天再度撥打電話,卻沒人接聽,截至截稿前未獲得回應。

新北市體育處則表示,根據全民運動會選拔(遴選)總則,以及各選拔賽的規定,選拔辦法內無訂定收取報名費,如果查到各項協會收取報名費,將會要求退還選手報名費用,同時運動選手、教練獎金是為提供給努力的選手、教練,若是查獲協會違反「新北市績優體育團體教練及個人獎助金發給要點」,除將追回費用同時會建議體育會撤換不適任人員。

體育協會 報名費 獎金抽成 新北市體育運動舞蹈委員會 舞蹈協會 放棄獎金 議員兼任會長 鍾宏仁 李宇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