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無家悲歌1/新竹街友1月內1死1重傷 兇手逍遙法外他卻終身失禁

街友 失禁 腦溢血 劉志枰 惡煞 沙包 出氣
無家悲歌1/新竹街友1月內1死1重傷 兇手逍遙法外他卻終身失禁

街友身處社會最底層,很容易成為一般民眾的出氣筒。(示意圖/焦正德攝)

街友在一般人眼中往往是危險和恐懼的代名詞,但他們身處社會最底層,身上背負著八點檔戲劇般的過往,很容易成為社會的出氣筒,本刊調查,新竹縣近期連續發生街友遭攻擊案件,一個月內出現1死1重傷的悲劇,46歲許姓街友更留下嚴重後遺症,恐終生大小便失禁,如今因腦溢血而二度住院,但攻擊他的兇手至今仍逍遙法外,街友們不寒而慄,害怕曾經賴以為生的街頭成為「絕命終結站。」

本刊調查,許姓男子5月18日結束工地工作後,傍晚在公園納涼吃飯,卻遭一名惡煞攻擊暴打,許男被打到頭部腫脹、滿臉瘀青,被丟棄在公園角落一個晚上無人理睬,新竹縣中華照顧者關懷協會常務理事劉志枰發現他時,許男已奄奄一息,滿地鮮血怵目驚心,連忙將他送醫急救。

「他那時候被打到像豬頭,如果沒人發現,大概就走了。」回想當時的驚險,劉志枰如今仍心有餘悸,他提到,許男是協會長期照顧的對象,雖名為「街友」,但許男一直靠雙手在努力賺錢,他過去是貨車司機,因不慎撞死人而面臨巨額賠償,他傾家蕩產後無力租屋,只能流落街頭,在協會的幫助下找到工作,平時是住在公司的宿舍,周末假日才會回協會的關懷據點,其個性低調老實、不喜衝突,沒想到會遭逢橫禍。

許姓街友5月在公園遭到暴打,整個臉被打得像「豬頭」般腫脹,並留下嚴重後遺症。(圖/讀者提供)
許姓街友5月在公園遭到暴打,整個臉被打得像「豬頭」般腫脹,並留下嚴重後遺症。(圖/讀者提供)

而許男頭部遭到重創,一度因腦壓過高而住進加護病房,所幸在長達1個月的醫治後保住一命,卻也留下嚴重後遺症,其雙腳本就不太方便,現又因行為能力嚴重受損而無法站立,加上大小便失禁,過去可以自理的生活瑣事都得靠別人幫忙,而他上月出院後沒多久,又因腦瘀血再度就醫,其出院後如何生活則讓劉志枰操碎了心。

「彰化皮包骨三兄弟得到700萬善款,我們也想為許男募款,前前後後只募到了5000元。」劉志枰苦笑表示,協會安置街友的處所是在3樓,許男出院後也想像從前一樣自行上樓,曾嘗試著顫顫巍巍、手腳並用的「爬上去」,玩命舉動讓所有社工都捏了一把冷汗,最後只能在一樓放床讓他休息,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許男又不具備福利身分,只能期盼大眾愛心介入,讓他得到照顧。

更可惡的是,攻擊許男的犯嫌如今還逍遙法外,本刊調查,該名惡煞是當地某協會的送餐志工,當日疑似酒後與許男發生衝突而動粗,隨後便大搖大擺地離開,當地警方直到一個月後,才在媒體和民意代表的壓力下鎖定兇嫌,但許男不願惹是生非而未提出傷害告訴,兇嫌也因此持續橫行,難保不會再有無辜民眾成為其練拳的「沙包」。

攻擊許男的兇嫌下手極為兇殘,犯案現場滿是血跡,許男被發現時已奄奄一息,急救後才勉強撿回一命。(圖/讀者提供)
攻擊許男的兇嫌下手極為兇殘,犯案現場滿是血跡,許男被發現時已奄奄一息,急救後才勉強撿回一命。(圖/讀者提供)

而許男並非近日唯一的受害街友,竹東鎮上月也有名60多歲的陳姓街友在市場外階梯休息時,被路過的36歲呂姓男子拿石頭猛毆,還大力狠踹被害者頭部,陳姓街友無力反抗、試圖逃跑,卻遭追打拖行約100公尺,手段極為兇殘,警方趕抵時陳男倒臥血泊之中失去意識,送醫後宣告不治,呂男則被當場逮捕,但2人素不相識,疑似呂男心情不好拿街友出氣,訊後被依殺人罪嫌移送。

街友 失禁 腦溢血 劉志枰 惡煞 沙包 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