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大陸

應徵打字員被賣到柬埔寨…嫩妹業績差挨罰「當眾羞羞」 逃跑慘遭拔指甲酷刑

柬埔寨 詐騙 逃跑 大陸
應徵打字員被賣到柬埔寨…嫩妹業績差挨罰「當眾羞羞」 逃跑慘遭拔指甲酷刑

位於西港的詐騙園區。(圖/翻攝自微博)

柬埔寨西港匯集著多家大型賭場,地下也蔓延著許多非法網路賭博公司,它們把基地設在當地的「園區」。園區就像自給自足的小型社會,被高牆、電網、打手圍住,成為滋生犯罪的溫床。每隔一段時間,媒體上都有逃出來的年輕人自述經歷,他們被販賣,遭遇毒打、囚禁,被迫從事詐騙,直到被當地義工隊解救出來。

綜合陸媒報導,小蝶(以下皆為化名)是貴州人,2021年3月,老家一個朋友請她到廣西做打字員,每個月6000塊。想都沒多想,小蝶和好友小花、小花的堂姐就去了,她們都需要一份工作。小蝶父母離異,母親改嫁,她想幫家裡分擔壓力,小花姐妹從小就沒有母親,是爺爺奶奶帶大的。

話術都是相似的,客服、銷售、遊戲推廣是最常見的「工作」,月薪在6000至上萬。這趟旅途的起點,就充滿著意味不明的冒險,3個女孩從南寧坐車到邊境,在深夜翻越一座山,途中小花掉進沼澤,泥水差點淹過她的頭,她們哭著要回家,蛇頭並沒有給機會,一路恐嚇硬拉,直到到達柬埔寨金邊,手機卡直接被沒收了。

殘酷的生活剛剛開始。為了提升打字速度,在第一個園區,女孩們學了2個月,每天打字10幾個小時,內容都是小學語文課本。接下來就是詐騙,主管遞過來聯繫方式,她們的任務就是聊天,再讓對方加上一級的微信。小花不忍心,趁主管不注意把對方刪除,因業績太差,遭主管毒打。

位於西港的詐騙園區。(圖/翻攝自微博)
位於西港的詐騙園區。(圖/翻攝自微博)

幾個月後,女孩們被賣往西港,電棍變成常事。有一回,小蝶打電話讓5樓的食堂送飯,主管以為她偷懶,抄起電棍往她身上打。小蝶表示,西港的園區一共8層,4樓和6樓是辦公區,超市、食堂、理髮店在5樓,此外幾乎都是宿舍。小蝶住在頂樓,她根本數不清每層有多少間房。

工作區也都是眼線,主管拎著電棍四處走動,不知哪個時刻,棍子就落到自己身上了。公司就是一個沒隔間的大空間,密密麻麻擺著100多台電腦,到處是劈哩啪啦的鍵盤聲。電腦前的年輕人,從中午12點到淩晨4、5點,雙眼緊盯屏幕,兩只手也在拚命打字、做業績。

在新的園區,她們認識了貴州老鄉小迪。小迪曾見過,逃跑的人被抓回來後,關進一個籠子,被打得半死,也不給吃喝。可怕的事情見多了,他說,「總感覺下一秒就是我了」,只能越來越順從。湖南人小唐,見過從小黑屋裡抬出來的人,被拔掉指甲,指尖還被插進牙簽,渾身血淋淋。

最讓小蝶感到煎熬的是體罰,表現不好,就必須在所有人面前做難堪的事,「臉也不要了」。具體是什麽懲罰,小蝶說,「很多事情也很難想起來了。」此外,公司老闆總威脅她們,「再幹不好,就把你們賣去會所。」小蝶聽說,會所裡很恐怖,那是所有女孩都懼怕的一件事,後來才得知,有位總是尖叫、摔打東西的女生就是從園區被賣到會所,被迫從事性交易,因為不配合被毆打和強迫吸毒。

被壓抑、恐懼、絕望的情緒包圍,小蝶失眠了,她找藥店老闆買安眠藥,2021年11月的一天,喝下一杯白酒,一口氣吞了30多顆藥,她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反正也出不去了」,後來僥倖撿回一命,並在醫院逮到機會脫逃,才終於結束一場惡夢。

柬埔寨 詐騙 逃跑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