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詐團販原民3/線上賭博業者轉型搞詐騙兼人販子 贖金行情60至80萬元

一帶一路 柬埔寨 詐騙集團 起薪低 起桶子 交付贖金 人蛇 博弈事業 西港 招募新血 涉世未深
詐團販原民3/線上賭博業者轉型搞詐騙兼人販子 贖金行情60至80萬元

亞洲周邊國家線上博弈產業萎縮,隨之轉型為詐騙產業,跨國人口販運逐漸形成一條龍產業化模式。圖為金邊當地街景。(圖/讀者提供)

柬埔寨因為詐騙、人口販運等事件成為近期台灣關注焦點,凌虐毆打、器官摘除等驚悚畫面深入人心,讓「柬埔寨」這個國名一時間在台灣人民心中留下陰影,有前往柬埔寨從事正當工作的台商,以及曾為台灣詐欺集團幹部成員接受本刊訪問,直指台灣起薪低、薪資長期停滯才是造成人口出走的根本問題。

中國政策轉變讓許多亞洲周邊國家線上博弈產業萎縮,加上過往「一帶一路」計劃援助停擺,人口撤出,也讓當地原本的賭博產業隨之轉型為詐騙產業。台灣人在文化、語言相近的優勢下則成為當地詐欺集團覬覦的目標。

曾為詐欺集團一員的千哥(化名),因思路清晰、做事有條理,因此曾被派往東南亞國家組建詐欺集團,用他們的黑話來說就是「起桶子」(意近於台語起厝),也就是成立一家新公司或是籌備新組織團夥,公定行情約在台幣600萬元,大致以半年為限。

也因此,不論是自願或是非自願,來到柬埔寨的台灣人許多被「轉賣」給人蛇、詐欺集團,至少需待滿半年才可離開,若是中途離開,集團擔心被爆料檢舉,導致整體投資與計畫報銷,因此才會提出每人約60至80萬元台幣不等價格,用「交付贖金」的方式放人,沒想到台灣人對此也「可以接受」,因此才有詐欺、人蛇並行的營運模式。

由於人口販運的議題越炒越熱,使得在柬埔寨正當經營的台商企業受到池魚之殃,很難招募台灣員工到當地工作。

今年35歲的浩偉(化名)原本在台灣從事表演事業,2019年初相中柬埔寨高經濟成長率,認為未來可期,毅然放棄在台每月約20萬元的優渥收入,投入柬埔寨相關廣告、活動事業。在當時金邊已經是「中國化」程度極高的一線城市,因此他選擇以打工方式進入大公司體系,一邊學習當地文化一邊累積人脈。

浩偉說,以賭場、飯店和博弈事業等聞名的西港,社會治安相對不穩定,但經濟活動相對熱絡,因此當時常頻繁往返出差,由於眾多中國人湧入柬埔寨,許多周邊產業應運而生,盛極一時。

平安從柬埔寨獲釋返回台灣的瑤瑤(化名)說,詐騙集團成員會將表現不好的同事,直接拖到外面凌虐。(圖/讀者提供)
平安從柬埔寨獲釋返回台灣的瑤瑤(化名)說,詐騙集團成員會將表現不好的同事,直接拖到外面凌虐。(圖/讀者提供)

儘管如此,但他第一次到西港,就曾親眼目睹有人倒在路邊死掉,身上有槍傷。後來看當地報導才知道疑似是債務糾紛尋仇所導致。當地公司保安人員也再三告誡,晚上千萬不要獨自出門,就算只隔幾條街,也可以申請保安開車護送,以免遇到不必要的麻煩,讓他對這座城市有了深刻體會。

直到後來中國人大量撤資,在整體經濟產業上有很大落差,但因為柬埔寨防疫措施進度很快,因此經濟活動快速復甦,浩偉也與其他股東一起創辦廣告行銷公司,並與當地媒體、企業合作舉辦大型宣傳活動,漸漸站穩經商腳步。

浩偉苦笑著說,對於柬埔寨當地打工、詐騙的新聞熱度突然在台灣破表,民眾的關注程度也令人咋舌,但也因此影響他們這些做正當行業的台商,「現在根本都沒人敢投履歷,更不用說到柬埔寨。」因此現在招募新血都必須具備比以往更加齊全的資料,才能取信於求職者及其家人。

台灣當局威力掃蕩不法份子,許多詐欺團夥逐漸將重心移轉至東南亞國家,也讓許多涉世未深的年輕人或經濟弱勢族群成為被騙出國的對象。(圖/翻攝畫面)
台灣當局威力掃蕩不法份子,許多詐欺團夥逐漸將重心移轉至東南亞國家,也讓許多涉世未深的年輕人或經濟弱勢族群成為被騙出國的對象。(圖/翻攝畫面)
一帶一路 柬埔寨 詐騙集團 起薪低 起桶子 交付贖金 人蛇 博弈事業 西港 招募新血 涉世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