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人物

硬頸選市長1/不被摸頭不怕砍頭 鄭寶清:改革都是靠背骨人

鄭寶清 開除黨籍 硬頸 背骨 新黨外運動 半工半讀 中壢事件 許信良 密室協商 人民的立場 民粹主義
硬頸選市長1/不被摸頭不怕砍頭 鄭寶清:改革都是靠背骨人

桃園市長候選人鄭寶清歷經黨外運動,參與民進黨組黨,並在1989年從當時內政部長許水德手中接下第一張新政黨的證書,現在為了找回黨外的初心,堅決投入市長選舉。(圖/趙世勳攝)

民進黨籍前立委鄭寶清登記參選桃園市長,預計將在今(7)日下午民進黨中常會後遭開除黨籍。鄭寶清接受本刊專訪時表示,他是「硬頸」,不是「背骨」,不願接受摸頭、被安排位置,但也不懼怕遭抹黑、被砍頭。他自豪地表示,要找回當初黨外人士建立民進黨的初心,發起「新黨外運動」,「我是民進黨最後的良心,以後歷史會寫下來的。」

鄭寶清出身在平凡、又不簡單的家庭,平凡是因為父親是從事牛車修理的木工,母親曾在家做斗笠貼補家用,家境跟一般桃園人一樣,並不富裕;不簡單是因為家中共有16位兄弟姊妹,父母只能採「自生自滅」的教養方式,才能養大這麼多小孩。

也因此,鄭寶清跟兄弟姊妹若要唸大學,只能靠自己半工半讀,他做過建築工地、水電工,也在變壓器工廠做過工,大姆指差點被切斷;做水泥工的時候,在5樓的高空中,在台北市萬華的工地推獨輪車,裡面裝著會晃的水泥橫越6米路到另一棟建築,一路唸到博士,讓他對和種基層生活有各深的體驗,也學到各種在困境中解決問題、找到出路的方法,也養成了不服輸、不低頭的個性。

鄭寶清的父母共生下16名子女,鄭寶清排行13,他形容每次家人團聚,陣仗可比進香團。(圖/翻攝自鄭寶清臉書)
鄭寶清的父母共生下16名子女,鄭寶清排行13,他形容每次家人團聚,陣仗可比進香團。(圖/翻攝自鄭寶清臉書)

「站在樓頂看著窄窄的木板,當然會怕,但想到推水泥車一天可以賺620塊,做二個月,這學期不只學費有了,吃穿都不用愁。」鄭寶清說,他從生活中學到,遇到困難要找解決方法,於是他先規劃好,萬一在木板上失去重心,要抓住哪裡,怎樣脫困,先預想好方案,再去執行別人看起來很困難的工作。

在工廠打工的時候也一樣,鄭寶清回憶說,他看過軋鋼板的工人把材料推進去的時候,雙手四根手指被機器壓斷,因此輪他操作的時候,也事先想好了解決方案,把手反過來操作,讓大姆指向上,萬一被壓到,才不致於失去8根手指。結果真的不幸發生意外,雖然他及時抽手,但大姆指仍被削去一半,至今都還看得到傷痕。

讓平凡家庭中成長的鄭寶清投入政治的轉捩點,就是發生在1977年的中壢事件,當時許信良遭國民黨開除,仍堅持參選桃園縣長,民眾懷疑執政當局作票,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當時有一位中央大學的同學被打死。鄭寶清嘆氣說,他受中壢事件啟發參與政治,當年許信良選縣長就被國民黨罵背骨,現在他也被人抹黑是背骨,但他說,自己早有心理準備,不接受利益交換、不被摸頭,就會被修理、遭側翼指為背骨,未來一定會對試圖毀滅他的人格,但客家人的硬頸精神趨使他不願意被摸頭,也不怕被砍頭。

鄭寶清多年前在街頭面對大批群眾激昂演說,他認為,反抗執政者必須要有不被摸頭與不怕砍頭的決心,也呼籲當權者不要忘記民進黨建黨的初心,否則會被人民淘汰。(圖/翻攝自鄭寶清臉書)
鄭寶清多年前在街頭面對大批群眾激昂演說,他認為,反抗執政者必須要有不被摸頭與不怕砍頭的決心,也呼籲當權者不要忘記民進黨建黨的初心,否則會被人民淘汰。(圖/翻攝自鄭寶清臉書)

「民主自由的道路不容易,要花很長的時間,不可以在我們的手上被毀掉,全世界所有的改革、社會的改變,都是來自背骨的人。」鄭寶清說,他一生都在桃園,捨不得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受到「密室協商」的影響,最後被財團壟斷,生活困難,所以堅持要出來參選,他很明白,要硬頸、要背骨會很辛苦,定會受到很大的壓力,但他想要保持著從政的初衷,也提出「新黨外運動」,希望回到民進黨建黨時的初心,找回早期黨外運動的精神,真正站在人民的立場思考,為民眾做事。

「指定接班人,只有古代封建時期才有的事,怎麼可以在現代的台灣發生?」鄭寶清說,現在目睹台灣社會從民主走向民粹,他認為,民粹主義對台灣是不利的,民粹會造成威權,再來就會成為專制,「希特勒當初就是這樣,我要在它發生前阻止,如果我不站起抵抗,那這樣我當初參與建黨的初心在哪裡?為了找回初心,我願意犧牲。」

鄭寶清 開除黨籍 硬頸 背骨 新黨外運動 半工半讀 中壢事件 許信良 密室協商 人民的立場 民粹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