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漲租趕人2/中油遭控鴨霸收地 住戶:90歲還被迫去租房

中油勞工住宅 芳安 石油 國光新村 陳文彬 求助無門 過河拆橋 郭定緯 翁重鈞
漲租趕人2/中油遭控鴨霸收地 住戶:90歲還被迫去租房

自救會會長陳冠名與嘉義市議員候選人郭定緯,在住戶的陪同下到國光新村內會勘。(圖/趙世勳攝)

為了因應國內石油需求,中油公司在1956年招募全台各地員工,並在嘉義市國光新村一村、二村、三村附近設廠,為了解決大批員工居住問題,中油以每年1元的金額把荒地租給員工,鼓勵員工自建房屋,時至今日,當地地價今非昔比,為了將土地收回,中油毫無底線地調漲租金,造成不少已年邁退休的老員工晚景淒涼。

「以我們芳安里來說,有跟中油承租土地的老員工有100多戶,他們已經80、90歲了,有的都已經癱瘓在床上,有的還能說話的,也希望中油公司不要苦苦相逼,因為他們根本付不出來這麼高的租金。」芳安里里長陳文彬無奈地說。

阿水伯與阿明伯都在當地居住超過50年,對於租金節節攀升,都擔心自己晚年生活不保。(圖/趙世勳攝)
阿水伯與阿明伯都在當地居住超過50年,對於租金節節攀升,都擔心自己晚年生活不保。(圖/趙世勳攝)

當年中油公司的員工不少都居住在芳安里,身為第一線的里長,陳文彬接獲許多老住戶的陳情,但卻求助無門。「有的住戶很可憐,癱瘓在床上靠看護照顧,孩子也不在身邊,中油還逼他們要快點換約。」陳文彬講起里民的悲慘境遇,語氣中滿滿無奈與不捨。

據了解,中油要求住戶更換的新合約,是要住戶同意中油的租金調整方案,比照高雄勞宅收費標準,且合約必須每15年一換。有住戶認為,高雄與嘉義的地價差距甚遠,不該適用相同標準,中油此舉似乎是想藉高漲的租金迫使住戶搬離,並保留收回土地的彈性。

本刊調查,根據中油公司的勞工住宅租金辦法,中油將當地勞工住宅分為3類,第一類為現職中油員工;第二類為退休員工、繼承父輩者;第三類為土地經過買賣後的所有人。目前當地住戶中以第一類占3成、第二類占6成、第三類占1成。

而據了解,第一、二類居民除了已經逝世的中油員工外,年邁的長者不在少數,「我在這邊住了50幾年了,原本這邊都是稻田啊,甚至旁邊還是軍營,我們剛來的時候左鄰右舍都是我們的員工,當初他(中油)叫我們來幫他們工作,說是用優惠的方式照顧我們,現在變成過河拆橋,這些房子還是用我們的錢蓋的。」住戶阿明伯說。

嘉義市議員參選人郭定緯拿著厚厚的聯署書,希望中油能可以正視居民需求。(圖/趙世勳攝)
嘉義市議員參選人郭定緯拿著厚厚的聯署書,希望中油能可以正視居民需求。(圖/趙世勳攝)

「租金實在是很貴,我很擔心我以後繳不起租金,一年可能要繳7、8萬 我已經退休了,現在國民年金一個月才領4000多塊,我真的很怕繳不出來。」已經在這兒住了70年的阿水伯說。

「我們員工為你(中油)賣命一輩子,用我們血和汗蓋起的家園,現在退休之後就過河拆橋,這讓我們怎麼接受。」中油嘉義勞工住宅的第三代、自救會長陳冠名說,目前當地住戶有4成的人都付不出租金,目前甚至面臨晚年還要去租房子的窘境,有如人間悲劇。

對此,嘉義市東區議員參選人郭定緯表示,截至目前為止,收到許多當地住戶的陳情,他們已經無力負擔這些租金,希望中油能夠出面好好處理,「我手上有厚厚一疊的陳情、連署書,住戶透過我找立法委員翁重鈞協助,希望中油不要再逃避、不要打官腔,更不要欺負我們嘉義人。」

中油嘉義煉油廠公關李先生回應指出,本月6日已與當地住戶開協調會,對於住戶需求會簽回公司,由公司進行裁決,煉油廠是地方單位,並沒有調降租金的決策權,「調降租金並不是我們做決定,是由總公司決定,但住戶的心聲我們聽到了。」而對於租金調升,他則表示是因為地價稅關係才會進行調整,一切都合乎規定,並合情合法。

律師劉文瑞認為中油公司應遵守合約精神,在雙方對於合約沒有共識之前,不能單方面調漲租金。(圖/劉文瑞提供)
律師劉文瑞認為中油公司應遵守合約精神,在雙方對於合約沒有共識之前,不能單方面調漲租金。(圖/劉文瑞提供)
中油勞工住宅 芳安 石油 國光新村 陳文彬 求助無門 過河拆橋 郭定緯 翁重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