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孩子守護神2/出養小孩被罵「賣嬰兒」 牧師募學費又遭調查2年

潘國憲 潘符蒂娜 晨光之家 勸募字號 實物銀行 賣小孩 食物箱 義賣 募捐童鞋 未婚媽媽 貧困家庭 善的循環
孩子守護神2/出養小孩被罵「賣嬰兒」 牧師募學費又遭調查2年

潘國憲曾幫20位清寒學生募學費,因沒申請勸募字號而被調查,全案耗時2年確認無違法情事才簽結。(圖/黃威彬攝)

台東縣晨光之家基金會泰雅族原住民牧師潘國憲(57歲)與美籍妻子潘符蒂娜(48歲),長年協助危機懷孕或未婚媽媽,並將近百名嬰兒出養到國外,但2人多年來背負各方輿論,還有人罵他們是「賣小孩」,潘國憲更曾因為替20名清寒學子募學費而被縣政府調查2年,但潘國憲把這些難關當成上帝的考驗,將持續為貧困家庭努力。

潘國憲牧師自神學院畢業後便擔任牧師、傳教服務,他與妻子潘符蒂娜結婚後原定居台中,後為關心原民同胞而搬到台東,兩人共育有5名子女,並於2006年創立晨光之家。

晨光之家起初是「危機懷孕中心」,成立於潘國憲家的客廳,收容未婚媽媽和新生兒居住,提供心理與物資支持,包括產檢安排與庇護待產,孩子出生後也會持續追蹤與聯絡,並教導未婚媽媽煮飯或十字繡等技能,現在的重心則放在實物銀行,定期發送食物箱給弱勢家庭,也會舉辦義賣或募捐童鞋衣物給清貧學童。

「不是最高,但台東未婚媽媽的比例確實比其他縣市高。」潘國憲提到,台東許多家庭的功能缺乏,或是隔代教養下祖孫溝通困難,孩子生活在缺愛的環境中,長大後容易以為遇上真愛而「把自己交給對方」,但男方往往得知女方懷孕後便消失無蹤,這些被拋棄的可憐人就成為人人側目的未婚媽媽。

晨光之家基金會目前將重心轉移到實物銀行,贈送清寒的媽媽們物資,確保每個孩子「有奶喝、有尿布可用」。(圖/翻攝晨光之家臉書)
晨光之家基金會目前將重心轉移到實物銀行,贈送清寒的媽媽們物資,確保每個孩子「有奶喝、有尿布可用」。(圖/翻攝晨光之家臉書)

潘國憲夫妻前後幫助200多名未婚媽媽生下孩子,全盛時期更同時安置14名嬰兒,並將近百名孩子出養國外,讓媽媽和孩子可以同時重獲新生,但他們獲得的不是掌聲,而是外界的難以理解和誣衊抹黑。

「也不知道是誰開始的,但有陣子被很多人誤會,說我們是在『賣小孩』。」潘國憲苦笑表示,未婚媽媽本就難獲大眾認同,許多人認為這些女性「不負責任」,連縣政府都不願正視此問題,在申請未婚媽媽之家時多方阻撓,窗簾的材質和鞋子放置位子都一度成為不予通過的理由。

事實上,晨光之家是靠著教會的補助以及潘符蒂娜教英文的收入作為運作經費,而對於領養者,則收取手續費和保母照顧費、母親生產、嬰兒花費等費用,且都有收據發票明細,一名嬰兒的收養費約1萬美元、台幣30萬元左右,晨光之家並未另外收取費用。

而近年潘國憲和妻子2人的工作重心從未婚媽媽轉移到貧困家庭。潘國憲曾在開學前,發現有20名學生無力負擔學費,因而在網路上發起募款希望大眾「幫幫忙」,許多好心人慷慨解囊,潘國憲也自掏腰包,最終讓這些清貧學子都能回到校園,一片善心卻換來長達2年的調查。

晨光之家在開學前發起募捐活動,除了讓孩子們有新鞋,媽媽也可以挑一雙新鞋當禮物。(圖/翻攝晨光之家臉書)
晨光之家在開學前發起募捐活動,除了讓孩子們有新鞋,媽媽也可以挑一雙新鞋當禮物。(圖/翻攝晨光之家臉書)

潘國憲說,當時他不知道捐款要勸募字號,有人便拿他的網路貼文向社會局檢舉,當中公文往返複雜繁瑣,且「換一個承辦人就要重來一次」,縣政府的各種規定和要求更讓他看傻了眼。

「社會局要我把錢給縣府,難道我要向學校把錢拿回來嗎?」潘國憲無奈地說,社會局起初要求把善款還給捐款人,但當中許多是匿名捐款的「無名氏」,後又稱善款給縣府統一處理,但這筆錢早已拿去付學費,所幸他保留當時付款的各種單據,全案在調查2年後終於簽結,認定沒有違法情事。

面對種種考驗,潘國憲夫妻並沒有感到灰心,他們近年服務範圍不斷擴大,更發現許多昔日的受助者成為「助人者」,曾經來領善心物資長大的孩子成為志工反饋社會,這樣「善的循環」讓夫妻倆無比感動,今後也將持續為清貧家庭努力,期望能有更多人得到幫助。

潘國憲 潘符蒂娜 晨光之家 勸募字號 實物銀行 賣小孩 食物箱 義賣 募捐童鞋 未婚媽媽 貧困家庭 善的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