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爆與謝京穎假戲真做 許仁杰澄清:單純工作夥伴

謝京穎 許仁杰 黃金歲月 婚變
爆與謝京穎假戲真做 許仁杰澄清:單純工作夥伴

許仁杰跟謝京穎傳出假戲真做。(圖/取自IG)

許仁杰才剛傳出跟老婆感情生變,今(21日)被爆出與合作《黃金歲月》的謝京穎假戲真做,許仁杰到女方家裡過夜九小時,女方也疑似到他租屋處約會,掀不倫風波。對此,女方經紀公司嚴正否認,許仁杰也做出澄清。

謝京穎經紀公司鳳凰藝能回應:「緋聞是錯誤報導,長時間一起拍戲的劇組人員、演員也都知道除了工作上的共事,完全沒有外界所述的關係,請媒體勿做任何連結報導。」

許仁杰則透過聲明解釋周刊揣測他的租屋處,該處其實是宮廟,他跟謝只是各自去問事。也並無進到謝京穎住處,只是經車道出入口進出他的租屋處。

許仁杰也證實夫妻間感情出狀況,經濟問題而有意見分歧,他澄清,過去薪水完全是匯給老婆,但今年他覺察「這兩年的收入與花費完全不成正比,完全所剩無幾」,四月份起請公司改匯給他本人,「有關經濟問題一再的溝通也讓我們夫妻心力交瘁。」

他這段期間甚至壓力大到自虐,但澄清絕無對妻兒動手,也表示「真的還在努力未來一家三口回歸正常生活的可能性」,字裡行間透露出作為一家之主的無奈及無力。

許仁杰聲明全文:

我本人與謝京穎小姐,僅是單純的工作夥伴,如今家務事搬上台面,對浪費這樣的社會資源本人感到抱歉。

針對週刊未經查證報導部份,本人鄭重澄清以下幾點:

在鶯歌並非我另一個住宿點,在巷子裏的是一間宮廟,經由同劇演員介紹後,我過往就時常與太太亞希到宮廟參拜。

週刊拍攝到的那天,是宮廟固定每星期天開放問事的時間,我與謝京穎是分頭前往宮廟去各自去問事的。

本人在今年四月中就已進組拍攝八點檔,在我與亞希的夫妻關係上,在進組前就已產生變化。

在結婚後,本人所有收入都是由經紀公司進到「心胤文化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的負責人是我的太太亞希,我所有的收入都是由她掌管及處理。在去年底另一部大愛戲劇殺青後,工作因受疫情影響,幾乎停擺也沒有任何收入時,我仍積極面對生活,在孩子出生前,沒有劇組工作的空檔,我就會接跑外送好以維持平常的生活品質,也在那時我才驚覺這兩年的收入與花費完全不成正比,完全所剩無幾,所以在今年四月我就堅持向經紀公司表示,我的個人收入回到我本人戶頭,試著學習管控家庭的開銷及支出,還有為孩子努力存教育基金及生活備用金,沒必要的花銷就能省就省。一個家,兩個大人,一個小孩,沒房貸、沒車貸的情況下,雖之前收入不算頂高,但也比一般上班族好過,什麼時候會變的一點錢都不剩,這也是我正在認真面對及理清的事情;我有與太太溝通過,未來在花銷上,我們都提出單據來討論每一筆花銷的可行性,但目前為止,我一直沒收到任何討論的回應。有關經濟問題一再的溝通也讓我們夫妻心力交瘁,而這一切早在進黃金劇組前就已存在了,並非什麼六月後我人都變了。

面對龐大的經濟壓力,生活的不順遂,難免夫妻有爭吵,在為時不短的言語暴力下,我一度陷入了嚴重的自我懷疑,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這麼無能,無法撐起一個家。在這段過往中,我的確有過自虐的行為,但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對妻兒動過手。而讓妻子看到我自虐的狀況,活在恐懼中,我深感抱歉,也覺得不捨。

現階段我們夫妻是分居沒錯,但我仍會有空檔就會約好時間去看小孩,本人也堅持在疫情未穩定的情況下,不想將病菌帶給妻兒造成困擾,也不想讓孩子看到父親情緒低落的那一面,畢竟給孩子一個安全的生活環境,是我們夫妻應該要一起共同努力及維持的。

我真的還在努力未來一家三口回歸正常生活的可能性,但我現在真的必需要先工作,才能顧好生活及基本孩子的開銷,未來不管是分是合,我會盡力為孩子做一個父親的榜樣。

近月連日受到攝影大哥的跟拍,在生活及工作的雙重壓力下,更感疲憊,現在交通工具只有一台騎摩托車,我在林口工作場所附近租了一間小房間,為了緩解跟拍的壓力及不適,天天變化不同的路線來回租屋處與工作場所,被拍攝的車道前後出口是通往我租的住所,我並沒有在這個車道的社區住宿過。對於自己被跟拍不安,每天騎車亂衝而導致不相關的人士及住戶被打擾,我深感抱歉。

謝京穎 許仁杰 黃金歲月 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