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球星媽的街友人生1/大姐頭成街友守護神 「棒球媽媽」還認養原民弱勢兒

高雄市微笑慈善會 黃淑娟 街友收容所 陳傑憲 大姐頭 小弟 棒球媽媽 黃義彰 後事 定額制
球星媽的街友人生1/大姐頭成街友守護神 「棒球媽媽」還認養原民弱勢兒

娟姐清醒後不再是街友,但她卻與街友分不開,反而更像是家人的關係。(圖/翻攝照片)

2019年創立的「高雄市微笑慈善會」,短短時間就在高市社福界闖出名號,起初以關懷街友出發,50歲的理事長黃淑娟「砸鍋賣鐵」租房成立街友收容所,她把街友當朋友,透過聊天、訪談了解他們的家中狀況,找到對方的家人,其實這麼佛心來的「娟姐」來頭不小,不但是中華職棒球星陳傑憲的媽媽,過去還曾是走路有風的「大姐頭」,也曾經流落街頭當過一年多的街友。

微笑慈善會是高雄市最大也最知名的關懷街友協會,每年的街友迎春晚會高達上百桌、街友上千人,工作重點包括募集愛心關懷民生物資、慰問轄區弱勢及中低收入戶、發放日常生活日用品,並收容安置街友。

微笑慈善會收容的街友,最顛峰時期有37位,除了每天三餐溫飽外,光是如何管理就是一大問題,起初街友間動不動就會起爭執,尤其喝了酒後還會喧嘩打架,環境也弄得亂七八糟,讓鄰居頗有微詞,生怕變成眾矢之的,讓她不得不拿出以往「走跳江湖」的魄力,把街友當「小弟」管教,排排坐好聽訓,不願配合的只能請他走路。

黃淑娟坦言,自己曾經因為精神失常成了六親不認的遊民,在街頭流浪一年多,街友的經歷讓她能站在對方的角度看事情。黃淑娟說,以往還在當「大姐頭」時,看到街友時是「同情心」,會拿錢或物資幫忙他們,但現在對街友則是「同理心」,看看有沒有機會讓他們重回正軌,「幫一個是一個」。

娟姐訓練街友們自己煮飯,還叮嚀菜炒太久會苦。(圖/莊曜聰攝)
娟姐訓練街友們自己煮飯,還叮嚀菜炒太久會苦。(圖/莊曜聰攝)

在關注街友的同時,娟姐與慈善會成員也注意到弱勢邊緣戶,因為她的小兒子陳傑憲是統一獅隊的職棒選手,在球界原本就有人脈,更讓她興起栽培人才的想法,於是開始認養原住民及弱勢孩子加入棒球隊,包括復興國小、忠孝國小、橋頭國中、前金國中、新光高中等5所學校都有娟姐認養的棒球選手,現在已經有54個之多,「棒球媽媽」之名當之無愧。

高市警局公關室警務正黃義彰說,他擔任長明派出所所長時與黃淑娟相識,當時就相當佩服「娟姐」,她對於每個街友的身分背景如數家珍,比社工還熟悉,還能分辨「真假」,慈善團體發物資時,她還會跟來「蹭飯」的假街友吵架,慈善會成立後,娟姐跟志工四處訪查,目前光是造冊登記的街友就有692位,協助警方及社會局掌握街友資訊,能第一時間提供協助或避免意外發生。

現在長住慈善會的街友還有8人左右,大部分都能與人對話自如,而且生活習慣良好,娟姐訓練他們自己煮飯、打掃環境,也替他們接一些臨時工作,把賺的錢存起來,並協助街友把菸、酒等習慣慢慢戒掉,現在娟姐和街友同住,既像舍監也像老媽子,感覺相當溫馨。

慈善會已幫助94個案例回歸家庭。街友阿成(化名)的媽媽偷偷跑來探望,阿成痛哭流涕求原諒,並回到家鄉後和爸爸一起種田,妻兒也回到身邊;小陳(化名)原本是地方頭痛人物,戒酒後返家當個水電工,與姐姐奉養母親,安享天倫。

街友的後事也是微笑慈善會的重要工作,而且喪葬費用的募款採用定額制,募到一定額度就停止,因此常出現善心人士想捐款卻排不到的狀況,若葬禮後不足的部分娟姐則出錢補足,經費有剩就拿來添購物資發放給弱勢民眾;警方若遇到疑似街友的無名屍,也會找娟姐來指認,且往往認出死者身分的是娟姐而不是家屬,讓她相當感慨。

除了照顧街友、弱勢邊緣戶,娟姐也認養54個孩子,讓他們能專心打球,希望培育出更多棒球好手。(圖/翻攝照片)
除了照顧街友、弱勢邊緣戶,娟姐也認養54個孩子,讓他們能專心打球,希望培育出更多棒球好手。(圖/翻攝照片)


高雄市微笑慈善會 黃淑娟 街友收容所 陳傑憲 大姐頭 小弟 棒球媽媽 黃義彰 後事 定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