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大陸

辭職賣房欠60多萬「只為找到兒」 孩子尋回後1眼神…他崩潰提訴訟

大陸 尋兒 申聰
辭職賣房欠60多萬「只為找到兒」 孩子尋回後1眼神…他崩潰提訴訟

辭職賣房欠60多萬「只為找到兒」,孩子尋回後1眼神…他崩潰提訴訟。(圖/翻攝自微博)

「走在路上(找兒子)這麽多年,花了這麽多錢,對一個家庭是致命性的打擊,誰來承擔這些損失?」這是大陸男子申軍良這些年尋找兒子申聰時反覆追問的問題。2022年11月14日,隨著一紙《執行裁定書》的送達,答案塵埃落定。

這份來自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執行裁定書》顯示,經核查,被執行人中的周容平、陳壽碧二人在貴州省遵義市共有一處房產,該房產將被拍賣。拍賣所得的部分款項將用於對申軍良夫婦的民事賠償。這意味著,備受社會關注的「申聰案」二審判決中的民事賠償部分已進入強制執行階段。

直到如今,申軍良依舊可以清晰記得第一次帶被尋回的兒子回家時的那種無力感。2020年1月,申聰終於被警方找到。同年3月7日,在廣州警方的安排下,申軍良夫婦在廣州見到了失散15年的兒子。申軍良特意選了晚上帶申聰回家。上樓前他又強調了一遍,「兒子,咱家什麽都沒有。」

轉動鎖芯,一個平日里輕巧的動作,那一刻異常沉重。申軍良忐忑不安,他害怕申聰嫌棄這個家窮,「像一個人有缺陷,不想讓別人知道。」拉開門,只見水泥地,灰撲撲的墻壁,客廳裡只有幾個小板凳。一間幾乎毛坯的房子。申軍良在兒子的眼裡讀到了吃驚。這個家為了尋找失去的孩子,已經傾盡所有。申聰出事那天距今已近18年,那是申軍良一家噩夢的開始。

2005年1月4日上午,申軍良的妻子於曉莉正在廣州增城的出租屋內做飯。突然,兩名陌生男子攜帶透明膠帶、辣椒水等工具闖入,將於曉莉的手腳捆住,又用透明膠帶封住她的嘴,把袋子套在她的頭上,強行搶走了床上不滿一歲的申聰。而後,他們通過中間人「梅姨」將申聰賣給了買家。

突如其來的打擊讓這個原本幸福的小康之家遭受重創。「申聰被搶前,我是沿海城市港資企業里最年輕的管理者,當時我有著令絕大多數人羨慕的工作和薪水,我的家庭已經提前進入了小康生活。」申軍良回憶。申聰被搶以後,尋找兒子就成了申軍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他辭去了工作,一個人輾轉各地尋找申聰。他懸賞20萬元收集線索,在大街小巷張貼尋人啟事80多萬份。即便申家陸續賣掉了老家房子等幾乎所有能夠變賣的家產,仍然欠下60多萬元的債務。妻子於曉莉整日以淚洗面、精神恍惚,後來被醫院診斷為抑郁癥和精神分裂症。

這樣的家庭境遇維持了十多年,在2020年申聰回家之後,申軍良迫切地想要改變家中的經濟狀況。他信心滿滿,在他看來,扭轉家中困局,找到工作,還清60萬元外債只是時間問題。他還和申聰約定,「一年後,你搞定高中,我把家裡變個樣!」然而一年後,申聰的成績如約提高,申軍良卻無法兌現自己的約定,他找不到那個突破口。

一位外地的國企人事領導給申軍良打電話,勸他現實些。當晚,申軍良決定開始做代駕。可是每月4000多元的代駕收入遠不能支撐一家五口的開銷,他希望再找一份白天上班的工作,能讓自己學習新的技能和經驗,而這並不容易。他突然發現,「自己這些年來荒廢得太多。」

他的某些習慣似乎還停留在從前,比如日復一日地去勞務市場填表,在街上尋找招聘廣告,直到有媒體記者來採訪時幫他優化簡歷,下載了求職應用。隨後20天裡,申軍良海投了200多份簡歷,卻沒收到一個面試邀約。

十多年前,申軍良是走路帶風、月薪5000元的車間主管;走在尋子路上,他是傾盡家財不肯放棄的父親;找到兒子後,他似乎成了一個普通、苦悶、迷茫的中年男人。二審宣判。刑事部分維持此前一審判決,以拐賣兒童罪判處張維平、周容平死刑,楊朝平、劉正洪無期徒刑,陳壽碧有期徒刑10年;民事部分則判決五名被告人連帶賠償申軍良夫婦39.5萬元。

大陸 尋兒 申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