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區塊
娛樂
即時

阿Ken託小刀代傳情書 哀怨被橫刀奪愛

阿Ken自曝與小刀是同學。(圖/中天提供)

阿Ken自曝與小刀是同學。(圖/中天提供)

中天綜合台《同學來了》近日討論「學生時期真的沒有留白!你念的是書,我念的是“瘋狂”」,主持人阿Ken和5566成員竟是同學:「大家還記得小刀嗎?就是只有在5566重要場合才會出現,還硬說他是成員的那位,我跟他是同學。」見阿Ken怨念頗深,在場來賓很好奇兩人之間究竟發生什麼事。

阿Ken說:「國中情竇初開,但又不敢跟那個女生見面,我就透過小刀轉交情書,結果轉一轉,他把那個女的轉到他家去!」安心亞認為可能只是女生會錯意,阿Ken則覺得沒那麼單純:「女生知道是我寫的,因為他每次拿信給人家,都跟人家聊天,日久就生情了嘛!」

薔薔芬曾不滿爸爸教育方式。(圖/中天提供)
薔薔芬曾不滿爸爸教育方式。(圖/中天提供)

潘若迪學生時期,則是學校的「頭痛」人物:「我不愛念書還時常打架鬧事,爸爸被請到學校是常有的事,以前的將軍是有配槍的,有次我數學考2分,他氣到槍拿起來說『我要是不槍斃你,我怎麼對得起國家』?」父母嚴厲的管教方式,讓薔薔有同感:「我爸也是職業軍人,他用教育男生的方法教育我,我從幼稚園到國中,都是在私立學校的牢籠裡生活,如果考不好,老師打完爸爸再繼續打,不然就是讓你丟臉,像是坐特別座、膠帶貼嘴巴,那種壓抑的生活是我很大的陰影。」

薔薔為了逃離爸爸與學校的高壓生活出盡奇招:「本來還要被逼著直升私立高中,但我真的受夠了,我就拿了一張作弊的成績單給我爸說『直升浪費我北一女的資質』,結果我考了一間超爛的學校。」但即便換了學校,薔薔對於爸爸的管教方式還是有很多不滿:「我不回家,少年隊會來抓我,我就先發制人跑到警察局告我爸家暴!」

薔薔則坦言很後悔當時太衝動:「在家裡有傭人準備好好的,你從來不用過這種生活,例如頂樓加蓋很熱,汽水打翻擦了還是黏的。」在場來賓則好奇父女倆怎麼和好?薔薔則說:「大概3個月之後,我爸找律師打電話跟我說『我不會再打妳,妳趕快回家吧,不然妳開3個條件』,我就說『我要割雙眼皮、房間要有冷氣、還要一條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