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體液破防疫4】道具激發情慾 口水、汗水、鼻涕齊噴灑

SM 性虐待 PUB BDSM BDSM同學會 丁字褲 繩師 綑綁 捆綁 水手服 洪育志 蘇一峰 any bar COS PLAY 特殊性癖好
【體液破防疫4】道具激發情慾 口水、汗水、鼻涕齊噴灑

水手服短裙妹任由伴侶、同好輪番恣意抽打,嘶吼出聲,當然,也是沒戴口罩。(圖/本刊攝影組)

「BDSM同樂會」向北市pub租借場地辦活動,放任上百來客不戴口罩擠在密室內瘋玩,不管聊天或性虐遊戲,都可見口水、汗水甚至其他體液四射,根本就是病毒培養場。但警方前往查證時,業者竟還敢大言不慚說謊,表示「因應防疫,已停辦2個月」。

記者於3月8日即直擊,活動當天,大批人擠在1間滿是奇怪刑具的房內圍觀,1名肉感眼鏡妹將褲子褪下,露出著丁字褲的大片雪白臀部後,趴在牆上「開放」眾人持工具打得啪啪作響;旁邊另位熱褲妹則是雙手被反綁,跪地讓1位眼鏡男恣意毆打、掐捏;還有個西裝男把自己脫到剩內褲,以大字型銬在牆上後接受警棍襲鳥。

沙發區那裡也沒閒著,1名穿碎花洋裝、身材玲瓏有緻的嫩妹則被壓在長凳上,任由2、3名持電擊棒的男女「伺候」,連下體附近都不放過,在電流滋滋聲中,她雖發出連串淒厲慘叫,但卻夾雜令人想入非非的「baby!baby!我好累」呼喊。

SM中常鬧出問題的「窒息遊戲」在此也不缺席,多名女子遭綁後,被男生從後用力勒住脖子,另有人則拿出「創新玩法」,跨坐在受虐者臉上,讓其暫時無法呼吸。

有位害羞男獨坐角落2小時後,終有女生來搭訕,雙方聊了一陣子,女生便掏出一條狗鍊拴住他,在店裡「遛」起來,遇到別的「主人、寵物」,彷彿公園遛狗遇到鄰居般,彼此還會say hello,有些「寵物」則是遛著遛著,就被關進前述的「狗籠」內,乖乖蹲下任由「主人」訓斥。

在各種道具和情境刺激下,情慾和肉慾橫流,參與者的汗水、口水、鼻涕等多種體液在場內四處揮灑噴射,根本就和病菌培養場沒兩樣。

大部分民眾連在開放空間都已有戴口罩習慣,但這些BDSM愛好者不但在密閉空間不戴口罩,還口沫橫飛。(圖/鄭清元攝)
大部分民眾連在開放空間都已有戴口罩習慣,但這些BDSM愛好者不但在密閉空間不戴口罩,還口沫橫飛。(圖/鄭清元攝)

針對BDSM愛好者,諮商心理師洪育志認為,每個人都有滿足自己欲望的方式,這類行為雖屬「特殊性癖好」,但除非當事人覺得困擾,否則不是病也不必治療,甚至有些喜歡受虐者,常是社會地位高者。此外,有些好此道者不在乎甚至喜歡讓別人觀看,對他而言,就僅是需要更高強度的刺激,來達到性興奮或性高潮而已。

北市聯醫胸腔重症醫師蘇一峰則說,在Pub密閉空間內擠滿不戴口罩顧客,將存在飛沫傳染、接觸傳染與空氣傳染3大風險。前2者已在新冠病毒研究上獲得證實,而最新的空氣傳染途徑上,醫界目前正在確認病毒是否能透過「氣膠微粒」傳播,因其在空氣中停留時間更長,會增加人吸入或接觸機會,在密閉空間內感染機率更高。

轄區中山分局表示,經向「any bar」查詢,業者表示該店在當天下午,以大約3千元費用租借給「BDSM同學會」,讓其舉辦「男女COSPLAY角色扮演舞會」使用,實際負責人聲稱,因新型冠狀肺炎影響,該群組人員近2個月內已無承租該場地使用,若辦活動,也會在1樓入口設酒精、額溫槍加強防疫。但警方得知本刊在3月8日全程直擊,強調將針對業者「說謊」行為,加強查緝,不讓其成為防疫漏洞。

SM 性虐待 PUB BDSM BDSM同學會 丁字褲 繩師 綑綁 捆綁 水手服 洪育志 蘇一峰 any bar COS PLAY 特殊性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