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女大生暑假瘋捐卵2】捐卵者親身說明 手術台上直發抖

捐卵 暑假 打工 OHSS 揪團 手術台

本刊採訪到捐卵者,認為捐卵是在作愛心。

【財經組】

今年28歲的鄭小姐,大學時就讀醫療行政科系,在一次生殖中心就業說明會時,第一次聽到捐卵相關事宜。「那時覺得這麼可怕的事情,怎麼可能有人願意做?就算營養金真的很高,但實在太可怕了。」

鄭小姐說,自己與朋友們聽聞營養金都紛紛心動,但後來知道過程需要常常打針、麻醉動手術、術後還會有副作用,原本熱切的心立刻冷卻。「那家診所員工剛好是我同科系的學姊,所以自然成為朋友,大學畢業後一年,她跟我分享自己捐卵的經驗,這次就讓我真正心動了。」

學姊跟鄭小姐說,當她知道自己捐出的卵子讓一個家庭更圓滿時,心情真是快樂極了。「當時我已經大學畢業了,正處於就職前的空窗期,既然能夠幫助別人又剛好能領取營養金,那為什麼不做?」於是,鄭小姐在二十三歲那年決定捐卵。

「當時我有詢問媽媽的意見,因為我自己是醫療相關科系,媽媽相信我會為自己健康把關,再加上可以幫助不孕夫妻,所以媽媽也同意我捐卵,還幫忙一起瞞著爸爸。」

Dcard、臉書上充斥許多赴美捐卵的廣告,甚至包裝成度假之旅吸引年輕女性。

鄭小姐開始了捐卵療程,經常帶排卵針回宿舍施打,「室友看我打針都很害怕,更加堅信不捐卵的決定是對的。」鄭小姐笑說,其實取卵手術的前一天才最為可怕,她想著手術台、麻醉等等,那一夜她根本睡不著。

手術當天,當時的男友陪著鄭小姐前往診所。「我看到那張將雙腿分開的診療椅,真的很害怕,坐在上面的時候,赤裸的雙腿冷得直發抖。」突然間,護理人員用雙手來回幫忙搓熱鄭小姐的腳,鄭小姐瞬間暖了心頭,直到5年後的現在都記憶猶新。

手術結束後,鄭小姐立刻劇烈嘔吐不止,原來她對麻醉藥過敏,隔天恰巧鄭小姐要幫表姐擔任伴娘,那天她只覺得稍微腹痛、有些水腫,很幸運地沒有卵巢過度刺激的副作用。

鄭小姐也坦言,相較於生理上的不舒服與磨難,營養金真是拿得相當辛苦,她會奉勸想捐卵的人,一定要先考慮風險與副作用,如果願意承受再捐卵。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79期《周刊王》和2165期《時報周刊》。《周刊王》與《時報周刊》聯姻,一套雙雜誌僅需「旺透價39元」,2019/08/14起全省4大超商、全聯及美廉社強勢上架。

想追蹤最勁爆消息、想掌握最Fashion、最IN的娛樂流行資訊,請點讚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want.ctw/

捐卵 暑假 打工 OHSS 揪團 手術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