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用愛道別1】她專收「死刑」貓狗 諾亞方舟6年砸千萬救援

方舟協會 諾亞方舟 動物同樂會 戈家黎 浪浪 公關公司 Milka 愛媽 石珀韶 老病殘動物
【用愛道別1】她專收「死刑」貓狗 諾亞方舟6年砸千萬救援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理事長戈家黎,長年從死神手中搶救老病殘貓狗,用愛給牠們新的家。(圖/黃耀徵攝)

呆萌貓狗人見人愛,病殘動物卻往往乏人問津,過去在收容所更常被列為「死刑」對象,諾亞方舟動物同樂協會理事長戈家黎,不忍見毛孩在鐵窗內痛苦,6年來花費千萬搶救近百貓狗,縱使知道牠們生命不能長久,戈家黎仍用心營造溫暖的家,忍痛面對愛寵離開,只期盼牠們在幸福與關懷中渡過最後歲月。

3月17日下午,本刊記者造訪隱身於北市某辦公大樓的諾亞方舟協會,一進門就看見多隻貓狗蜂擁而上,一雙雙大眼寫著最真摯的信任,難以相信牠們大多是失去經濟價值而被人類丟棄,或是遭不當對待的孩子。

曾經痛苦的歲月在牠們身上或多或少留下了傷痕,部分狗兒聲帶遭切除,本該明亮的叫聲只剩微弱嘶吼,還有毛孩因疾病被摘除眼球,或是遇上意外而半身癱瘓,繁殖場出來的孩子更一身是病,關節和各種內臟問題讓牠們連走路都是困難。

這些孩子多半遭不肖業者棄置山野中「等死」,幸運的被路過民眾發現送去收容所,但零安樂未執行前,老病傷殘貓狗往往被列為優先「死刑」對象,即使不用藥物奪走生命,在缺乏完整照顧下,牠們也難撐過艱惡環境而凋零,戈家黎不忍見到毛孩困於鐵欄內受苦,決定開始搶救,並幫他們找尋永遠的家。

在零安樂未執行前,年邁生病的動物往往被列為優先安樂的對象,即使不施打藥物,牠們也難在艱惡環境中生存。(圖/報系資料照)
在零安樂未執行前,年邁生病的動物往往被列為優先安樂的對象,即使不施打藥物,牠們也難在艱惡環境中生存。(圖/報系資料照)

除了諾亞方舟動物同樂協會理事長身分,戈家黎也經營公關公司,她留著一頭浪漫長髮,渾身上下充滿都市女子的幹練氣息,完全顛覆大眾對動保人士的偏見,但她自嘲,開公司不是為了賺錢,而是要養活毛孩。

戈家黎過去擔任愛媽,曾飼養過癲癇犬和因重傷的狗兒,她6年前在收容所遇到被繁殖場棄養的老狗Milka,Milka當時患重度心臟病和肺積水,平時總蜷縮角落不願理人,聽到自己聲音卻主動靠近,她立刻將狗兒送醫,獸醫則表示,若再晚一星期「Milka將一命嗚呼。」

戈家黎因而開辦諾亞方舟協會,6年來投入千萬救助近百貓狗,每月醫療安養費就近30萬元,其公關公司盈餘多半用在協會各項支出,她也早向下屬挑明,加薪幅度偏低,恐怕也沒有巨額的業務獎金,多數下屬對這番看似「慣老闆」的宣言毫不在意,其員工石珀韶更認為「有動物陪伴比較重要」。

石珀韶看著老闆長年救助動物,對其過人毅力敬佩又驚嘆,自己也從協會領養患有心臟病的瑪爾濟斯作伴,並在戈家黎鼓勵下每天帶來公司上班,在繁雜公務中享受狗兒的療癒,笑說自己會持續為公司賣命,好支持協會順利營運。

戈家黎說,協會最大宗旨,是希望老病殘動物能跟其他毛孩一樣,享有愛與被愛的權利,期盼大眾給這些孩子機會,讓飽受風霜的牠們在幸福中重生,在溫暖懷中重新展露笑顏。

方舟協會 諾亞方舟 動物同樂會 戈家黎 浪浪 公關公司 Milka 愛媽 石珀韶 老病殘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