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門神黃老師 下課鐘響了

反中 市場派 中資 黃國昌 獨董
門神黃老師 下課鐘響了

時代力量前黨主席黃國昌。(圖/本報資料照)

反中急先鋒、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臉書痛批大同公司經營者,指責其違背受託義務,因而造成災難性的財務表現,大同公司已失去公司治理的監督力量,應引進新的獨立董事。這段話看似「清流監督不法上市公司」,但其實是在幫自己「拉票」。因為他已接受總統蔡英文的表哥、大同公司市場派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的邀請,參選大同獨立董事,此番話真正的目的是拜託股東支持他參與大同公司2020年獨立董事選舉。

更奧妙的是,市場派邀請黃國昌擔任獨董,表面是看上他反中的立場和上窮碧落下黃泉找中資的從政作風,希望由他來釐清市場派資金的疑慮,其實卻凸顯了「反中,反中資」儼然成為謀利工具,台灣政商界之奇妙、政治人物之本性,盡在其中。

迫不及待當財團門神

大同的公司派與市場派的決戰非一朝一夕,公司派長期經營公司,績效慘不忍睹,公司18年發不出股利、旗下子公司破產重整、高層掏空醜聞不斷,且有案在身,知名品牌「大同電鍋」名聲享譽全台,數十載不墜,但整個企業形象已「不堪與聞」。

市場派建商出身,挑戰公司派要拿下經營權,坦白說,既看不出與其經營行業有什麼關聯,更沒有任何經營綜效,顯然市場派看上的是這家被視為資產股的老牌公司擁有的土地開發利益;未來即使市場派入主,大概就是以土地開發挹注獲利、美化財務,但對本業的起死回生不會有太大效果。如果加上公司派揮之不去的「中資傳聞」,從公司長遠利益著眼,這個市場派恐怕也不會是「值得託付」的對象。

但過去在立委時,與建商、財團畫清界線、儼然「清流」的黃國昌,這次竟然加入市場派一方,甚至發揮立法院時的戰鬥力,發文痛批公司派「董事們只在意林氏家族皇朝的延續」,替市場派與自己拉票,表現得相當的盡心盡力,而且也是頗「熱衷」,令市場側目。

黃國昌接受市場派邀請擔任獨董,不僅有靠「反中、反中資」謀得獨董之譏,他長期自命清高,對政客任獨董或企業董事相當不屑,譏為企業財團的「門神」,前財長、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任永豐金代理董事長時,他說是「門神」;擔任過樂陞獨董的前台北副市長李永萍在參選立委時,黃國昌也一直咬她是「樂陞門神」。不過,當他自己有機會擔任常任獨董,「門神」這個貶抑的字眼就不再適用,因為他是為了「公司治理的秩序」、是為了「維護整個股東權益」,這是一種何其特殊的「自信」,但又是何其可鄙、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雙重標準。

台灣其實老早就有一批人靠「反中」吃飯、謀利;「典範」當然是民進黨的政客們,競相以反中激發民粹、累積政治資本。民進黨前年九合一選舉潰敗後,就是因應外在環境的改變,靠著反中一路拉抬聲勢到今年總統大選的大勝。既然反中是如此「好用」又容易累積政治資本,連選後綠委都忙著提出修法要拿掉「國家統一」的字眼,最後被黨中央警告而以「當小丑」自況收場。

反中謀利只會害台灣

這種靠反中、找中資謀取自身利益的畸形現象,正逐漸從政界擴大到財經界;特別是許多投標的工程標案,廠商往往以「中資成分」質疑、攻詰對手,「有幸」把對手作掉,自己就成為受益者。去年就看到最「典範」的案例──台北市雙子星標案得標廠商南海控股,最後因中資陰影而無法順利走完程序,被迫放棄,次優廠商因而遞補。當時質疑南海控股有中資背景的「主力」就是黃國昌。

台灣在民進黨刻意操作下,反中儼然已是「全民運動」,政客固然可以藉此獲取政治利益與選票,其他有辦法者也以此獲取各種利益。不過,台灣與大陸經貿關係密切,大陸市場占台灣出口的4成,台灣能保有順差也是來自大陸,蔡政府的反中操作最後可能置台灣於災難之中。那些靠著反中來「恐嚇獲利」者,實在應有所節制,民眾更該看清其真面目。

反中 市場派 中資 黃國昌 獨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