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安娜李學日文鬧笑話 脫口「性興奮」好尷尬

安娜李 母親 學日文 在日本 照顧
安娜李學日文鬧笑話 脫口「性興奮」好尷尬

安娜李學日文鬧笑話 脫口「性興奮」好尷尬

曾在日本出道、獲封「九頭身的三聲帶美少女」的安娜李(Anna Lee),現為台灣電玩界主持一姐,她在NHK、公視共同合製戲劇《路~臺灣Express~》中飾演遠女主角波瑠的閨蜜林芳慧,安娜李坦言為了接拍《路》推掉許多商演主持活動,她說「演這齣戲的感覺,是報恩」,希望在這齣搭起日本台灣友誼橋樑的戲劇中,自己能盡一份文化交流心力,也想藉此感謝過去在日本受前輩照顧,「睽違多年再次有新作出現在日本電視上,對我的心境很不一樣,像是交出一張成績單」。

安娜李曾在日本發展,這次以報恩心情演出《路~臺灣Express~》。(圖/中國時報粘耿豪攝)
安娜李曾在日本發展,這次以報恩心情演出《路~臺灣Express~》。(圖/中國時報粘耿豪攝)

受到當年日劇在台炫風,安娜李從小就是「哈日族」,不僅愛看日劇,高中時期超愛傑尼斯,還曾穿著制服跑到機場接機,追星執著也反映在學日文上,多年來靠著自學日文考過一級檢定,許多人好奇她如何學日文,安娜李透露「找一件你喜歡的,不論人事物,就去研究他說的話、做的事」,尤其近年來日劇都有字幕,就是現成的最佳教材,安娜李不忘宣傳「想學日文的話可以看《路》,有分中文版和日文版」。

不過講起學日文過程,安娜李自曝鬧過不少笑話,回憶高中時有次到朋友家homestay,朋友的母親說「洗風呂」,當時誤以為叫她洗澡,結果朋友媽媽把浴室門打開,驚訝說「我不是叫妳洗澡,是叫妳幫忙洗浴缸」;還有大三赴日交換一年,和同學討論假日要去爬山,安娜李本想表達很興奮,脫口用了「ムラムラ」語助詞,頓時讓身邊男同學睜大眼睛傻眼,事後安娜李才知自己講的是「性興奮」,讓她尷尬到不行,想起往事忍不住嘆「真的是學無止盡」。

早期不熟悉日文用法,安娜李自曝鬧過不少笑話。(圖/中國時報粘耿豪攝)
早期不熟悉日文用法,安娜李自曝鬧過不少笑話。(圖/中國時報粘耿豪攝)

談起在日本演藝圈發展,安娜李當時赴日就讀宇都宮大學國際學研究所,當時的指導教授松金公正,發掘她推薦給經紀公司,因而開展演藝之路。安娜李起初所屬經紀公司,旗下藝人有裴勇俊、李敏鎬還有蘇志燮,有次上司問她要不要跟韓國師兄聚餐,安娜李苦笑說「當時還不認識他們,我竟然說不要」,之後她才轉換到志村健、飯島愛公司旗下。

當時在日本稍有成績,也爭取到節目固定班底的通告,安娜李因簽證到期返台,重新以女團「ZERO+」出道,或許是個性外向活潑,加上私下也愛打電動,被遊戲節目邀約主持,一試成主顧,主持至今逾10年,期間也發行個人EP,2019年更奪下「亞洲電競大賞」年度最佳主持人獎,熱愛表演但沒想過當主持人,她笑說「無心插柳柳成蔭,是美麗的意外」。

在事業成績突飛猛進時,安娜李卻痛失至親。她2月底赴日拍攝《路》,不巧碰上新冠肺炎疫情,3月返台居家檢疫14天期間,70多歲母親病情突然直轉急下送醫,她心急如焚想赴醫院探病,卻被唸「妳不知道現在是疫情最嚴峻的時候嗎?妳為什麼現在在這裡?」,她雖難過但也體諒醫護辛苦,隔離期結束後才入院陪伴母親。

回想母親離開前一刻,她在母親耳邊唱詩歌,唱到「禱告良辰,如有雙翼,向主飛昇」歌詞時,母親眼睛緩緩閉上,當時正好是晚上8點8分,安娜李心想「可能是爸爸來接她」,因疫情關係,最後是在教會以10人小規模告別式,送母親最後一程。

安娜李的父親13年前過世,母親晚年患有腎心等慢性病,原本由她與姊姊、弟弟照顧,去年母親跌倒後不良於行,後來改請療養中心照顧,只要有空檔安娜李就會去探視母親,或許是感受到母親自責身體狀況差,表情總悶悶不樂,安娜李會想辦法逗母親開心,會摸她臉說「唉唷,我可愛的小天使」,母女互動宛如情侶般甜膩。

面對母親離世,安娜李坦言會難過,但她認為對母親來說或許是解脫病痛,而今年度過第一次沒有母親的母親節,安娜李以正向態度去面對,「謝謝我媽生給我這麼好看的笑容,呈現在作品裡,至少我媽離開的時候不是擔心,而是放心讓我們自由去飛」,她認為母親現在以另一種方式活在自己的身體裡。

安娜李 母親 學日文 在日本 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