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黑心女皇3/被問演出費就避談 「情緒勒索」團員怒退團

頑石劇團 藝術總監 郎亞玲 積欠薪資 青鳥 舞蹈設計 陳俊成 戲劇科班 劇場 藝術工作者 指導費 情緒勒索
黑心女皇3/被問演出費就避談 「情緒勒索」團員怒退團

《青鳥》一劇中因為有100多個角色,演出的演員總共約30位,因此每一個人幾乎都身兼多角演出。(圖/讀者提供)

頑石劇團藝術總監郎亞玲遭到指控不僅積欠薪資不給,甚至沒有任何合約保障演員權益,除了遭到積欠薪資的《青鳥》舞蹈設計陳俊成跳出來爆料,戲劇科班出身的頑石劇團前正式演員小歐(化名)也表示,由於熟知劇場生態,一開始他決定參演《青鳥》時,就詢問郎亞玲有關合約一事,卻得到「我們劇團沒有在簽合約,如果你要的話,我過兩三天擬一份給你。」的答案,「一個成立三十三年的劇團,卻沒有任何合約樣式,這樣不守法令規範,不知道已經坑了多少有熱誠的藝術工作者!」小歐質疑。

小歐接著加碼爆料,郎亞玲雖身為藝術總監,卻不教導演員任何劇場知識或表演訣竅,「既然找來沒經驗的演員,她(郎亞玲)就應該控場、掌握時間,最後卻都是我們幾個有經驗的演員看不下去,主動出來雕舞與排戲。不過還能怎麼辦,眼看《青鳥》公演時間已經快到了,難道要開天窗?」

團員小夏表示,其實並沒有很在意演出酬勞,但多次詢問團長是否該簽演出合約都被迴避,讓她覺得很不合理。(圖/黃耀徵攝)
團員小夏表示,其實並沒有很在意演出酬勞,但多次詢問團長是否該簽演出合約都被迴避,讓她覺得很不合理。(圖/黃耀徵攝)

「或許就是因為太過雞婆,她(郎亞玲)有次當場就對所有演員宣布『他(小歐)就是排演與聲音指導』,我事後想跟她談指導費,她總是顧左右而言他,我跑去問行政人員,行政人員卻什麼都不知道,這筆費用最後當然就不了了之。」小歐不好意思地自嘲。

小歐同時指出,去年四月《青鳥》首演後,郎亞玲並未告知八月會加演,因此他答應另一個劇團的邀約,「她(郎亞玲)七月臨時告訴我要加演,我只能婉拒,她卻在電話中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對你不好嗎?基於道義,你應該回來我們這兒!』」小歐認為郎亞玲的說法已是一種情緒勒索,在領到《青鳥》演出費和排練費共三萬九千元後,憤而離開頑石劇團。小歐表示,在參演《青鳥》前,曾待過別的劇團,一齣戲從排練到演出,總共可以領到六萬多元,工作量也少得多。

面對指控,郎亞玲表示,「不簽合約是保障演員跟劇團之間的彈性,劇團經營不易,如果真的有團員覺得薪資不合理,可以透過管道提出訴訟。」

頑石劇團 藝術總監 郎亞玲 積欠薪資 青鳥 舞蹈設計 陳俊成 戲劇科班 劇場 藝術工作者 指導費 情緒勒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