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健康

【見鬼人生1】辦離婚手續那天 她在老公身上看見第一隻鬼

思覺失調症 精神分裂 幻聽 幻覺 我們與惡的距離 應思聰 楊佩珊

對思覺失調症患者來說,幻聽、幻覺讓他們彷彿天天見鬼。

農曆7月剛過,鬼門已關,但對思覺失調症患者來說,幻聽、幻覺讓他們彷彿天天見鬼。其實,無論是小燈泡案件,還是最近的嘉義殺警案,當大眾撻伐兇手冷血時,其實也該了解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無奈,他們無從選擇地展開見鬼人生,又無可奈何地被大眾誤解,最後的最後,竟發現政府對他們全然忽視。

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應思聰,因事業不順遂,壓力過大之下罹患思覺失調症。

為了去汙名化,精神分裂症更名為「思覺失調症」,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衝進幼稚園挾持小孩的「應思聰」,就是此疾病患者。本刊記者前往位於桃園的思覺失調症患者康復之家,傾聽病患經歷的患難與無助。

採訪當天,負責人楊佩珊前來迎接,她的身後是願意受訪的丁丁與演勇,記者連忙打招呼,並介紹一旁的攝影師。「咦?今天還要照相啊?」丁丁略為驚訝地問。「那可以嗎?」記者趕緊徵詢她的意見,最後丁丁無所謂地聳肩說,「好吧!」

桃園思覺失調症患者康復之家負責人楊佩珊。

丁丁30歲那年與老公結婚。「我跟他在同一家工廠上班,就這樣戀愛結婚,那時他對我真的很好。」新婚甜蜜的日子不久,丁丁立刻被催促著生孩子,但將近13公分的子宮肌瘤一次次讓兩夫妻失望,丁丁不敢開刀,絕望之餘便對老公說:「沒關係,是我不好,生不出孩子,你可以去找別的女人。」

不久,丁丁果然在家門口看到女人的鞋子,她明白老公真的帶女人回家了,「從此之後,我只要看到門口有女鞋就不回家,到處去洗碗、打工,晚上看到鞋子不見才回家。」

丁丁表情調皮地講著往事,彷彿這只是場貓抓老鼠的追逐遊戲,不過最終結局是老鼠被捉到了,而且從此走入惡夢。「有一天,我聽說那女人生了一個兒子,所以我跟老公說現在已經沒有第二條路走了,我們離婚,讓小孩有個戶口。」

就算現在病況穩定,丁丁仍然堅信康復之家裡的「冤親債主」相當多。

聽丁丁這樣說,老公沉默不說話,第二天便開車載著丁丁去辦離婚手續。「汽車搖搖晃晃間,我老公的頭也搖來搖去,突然間後腦杓有兩隻眼睛瞪著我,竟然是一隻鬼!我知道那就是我老公的冤親債主。」老公從此消失了,但大鬼小鬼卻開始走進丁丁的世界。

想追蹤最勁爆消息、想掌握最Fashion、最IN的娛樂流行資訊

粉絲團按讚:https://www.facebook.com/want.ctw/

YouTube訂閱: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tUbkty-OfR4_AQ4B0GtQA

思覺失調症 精神分裂 幻聽 幻覺 我們與惡的距離 應思聰 楊佩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