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華航變塑膠2/提醒欠款用詞超卑微 酒店股價飆漲就是要賴租

華航 富驛 水藍天企業社 富驛 安心住宿專案」 一魚二吃 二房東 防疫新生活
華航變塑膠2/提醒欠款用詞超卑微 酒店股價飆漲就是要賴租

華航大樓部分樓層租給富驛當作酒店經營,可是富驛卻從3月開始積欠租金。(圖/趙世勳攝)

富驛酒店集團約10年前向華航承租高雄和台北2處作為飯店之用,卻在今年3月時以疫情為由而欠繳租約,華航非但沒有依合約將該集團掃地出門,僅在4月中發出催繳通知,還主動提議12期或24期分期付款,語氣溫和近乎卑微,而富驛即使近日股價回升,依然沒有繳租意願。

本刊調查,台北和高雄各有一處華航大樓,該地產權歸國有財產署,華航是每月繳租金的「房客」,也擔任2房東將部分樓層租給富驛酒店集團使用,每月租金約500萬元。

據悉,富驛集團以疫情導致業績下滑為由,從3月開始拖欠租金,每月房租加上罰款,總金額已超過2500萬元,根據合約,華航在富驛積欠超過30日後將書面通知改善,若富驛仍未繳付,華航可終止契約,沒收約1160萬元的履約保證金。

華航的催繳文書上還建議富驛應該去跟政府尋求補助減免,甚至提供分期付款的解方,語氣溫和近乎卑微。(圖/讀者提供)
華航的催繳文書上還建議富驛應該去跟政府尋求補助減免,甚至提供分期付款的解方,語氣溫和近乎卑微。(圖/讀者提供)

白紙黑字清楚規範雙方權益,華航卻只在4月16日時發函通知,建議富驛向政府相關部門尋求援助,並表示可協助申請房屋稅減免,甚至提議要緩收3到5月份的租金,提供12期或24期分期繳款方式。

而富驛真的沒錢繳嗎?本刊調查,疫情的確重創全台各地觀光旅宿業,但富驛卻把握機會推出「安心住宿專案」,鼓勵民眾把住處留給居家檢疫者,家人則到飯店度假放空,14天要價近2萬元,此方案推出大受歡迎,富驛也成為「防疫新生活受惠族群股」之一,股價在6月時谷底反彈,悄悄創下今年新高價。

其實富驛有個「富爸爸」,它隸屬於新加坡富麗華國際酒店集團,母公司在亞太地區有超過60間酒店、別墅和渡假村,共管理約7500個房間,在國際上可說首屈一指。

富驛前董座侯尊中便與富麗華第二代合作,飯店從北京開回台灣,並在2012年風光上櫃,卻於2017年爆發經營權之爭,侯尊中被拔掉董事長職務,改由其堂妹侯嘉禎上任,外型亮麗的侯嘉禎則與各界關係良好,連華航都對年輕有為的她另眼相看。

本刊致電華航,莊姓公關表示與富驛的租約問題目前「仍在協商」,但還沒取得共識,富驛是否已付租金則不清楚。記者同時也詢問富驛酒店南京東路館是否拖欠華航租金?館長表示將詢問總公司,但至截稿前未取得回覆。

華航 富驛 水藍天企業社 富驛 安心住宿專案」 一魚二吃 二房東 防疫新生活